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良少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缘浅奈何天~~~叹三少——BY破玉天成

不良少夫 圆不破 1529 2009.08.15 20:18

    缘浅奈何天~~~叹三少——BY破玉天成

  呵呵,为祝贺二少与小容这两只终于守得云开见“肉圆”,袒裎相对,肉帛相见,特发哀戚小伤文一篇,以破坏下气氛,调节下情绪,既愉悦了身心,又算是聊表了庆贺之意~~~~撒花,哈哈~~

  废话不多说。上正文。

  皎洁的月光透过雕花窗棂,把那斑驳破碎的莹白洒落在早已褪尽纷繁步履的青石板路上,落在沉黑寂然的古朴案桌前,落在花架上茕茕孓立的水仙上,也落在伫立于窗前不动也不说,久得几近痴傻了的修长身影上。

  溶溶月色似乎会让人忘记时间的存在。

  未少阳自己也不知道已站了多久。

  满室寂寥。几个时辰前远处花魁大赛掀起的暄器热闹似乎犹在耳畔,但此时,满城已浸润在曲终人散的空旷寥落中。

  少昧吃完了饭就匆匆走了。

  老太太宣布了赫连容当家。

  白幼萱赢了花魁大赛。

  ……

  赫连容……不,是嫂子……|“嫂子”这两个字一浮出脑海,未少阳心底一颤,随之而来的丝丝刺痛看似清浅无澜实则迅猛汹涌地泅湿浸浸漫了整个心房。

  就放纵这一回吧。赫连容……任自己这样轻声呼唤着,感觉心里柔软异常。那个深深印于脑海浅浅浮于眼前的身影似乎渐渐清晰起来。

  那个奇特的女子,她在干什么呢?

  为毫不顾念自己感受匆匆奔向别的女人的夫君伤情,躲在无人知晓的角落,独对孤灯,悄悄垂泪么?还是在为即将担起未家当家重担,面对暗涛汹涌的家族内部势力争斗而紧锁了蛾眉,正辗转反侧?……是这样吗,她,会吗?未少阳有些拿捏不定,不禁苦笑起来。他发现自己真的还不了解这个女子,根本揣测不了她的心思,无从掌握她的想法,那个看来澄澈如一泓清泉,越深入却越觉得幽深似海的她,究竟是怎样一个谜团一样的女子?

  有时候的她,直如春花般的绚烂。犹记得那日草长莺飞,纸鸢轻摇,她仰望着碧澄的天空,那眼里的热切与向往,就如那日的艳阳一般恣意而浓烈。他喜欢看她那全无拘束毫不设防的笑容,喜欢她那亮晶晶的,带着难掩的兴奋与探究的眼睛望向他。那日的游戏现在想来,还是兴味十足,不同以往,那是惟独一次,为她而做。

  有时候的她,却像像那夏荷般清远高华,不堕污泥。大的家族就像一个小的社会,在华丽的外表之下,涌动着的是派系势力的明争暗斗。倾轧,压制,拉拢,勾连,时时演绎。他浸淫其中,也无可奈何。他担心她也会在在随波**中隐没于暗流之中,凋落于淤泥之间。然这个小女子却如濯水清莲般亭立水中,身在其中,不陷其间,她不属于任何一方,独守住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

  有着清莲之姿的她并不清高。和亲远嫁的异国县主,于未家之中也算是身份高贵。但她身上却未见骄矜,处处待人以诚。身份,地位,权势,这些世人蜂拥熙攘,觊觎争夺的东西,却在她恬淡如菊的一笑间,化作轻烟浮云,飘渺而去。

  以平和之态示人的她却也有着欺雪凌霜的寒梅般的一身傲骨。那石破天惊的一摔,震慑了未家上下。那时的她,犹如悲愤的战斗女神,不容任何人的折辱。

  ……

  “邦~~~邦~~~邦~~~”更鼓之声从空寂的街道遥遥传来。显得分外清晰悠远。

  未少阳蓦地从沉思中惊醒,只见满室光华,不觉间,夜已深沉。

  月光清凉如水。未少阳默默地看着这温润的水色泽光从他缓缓张开的指缝间流走。

  那天的月,也如今夜这般温柔皎洁么?……不记得了,那时的喧嚣纷扰让他顾不得这许多,只记得他代二哥拜了堂,引着大红喜带另一端的她,由人引着走向后堂,来到了洞房前。他止住了脚步。房门另一边的世界,不属于他。他只能止步于此了。也许那时,他与她的缘份,也只能止步于此了吧?……或许更早?早在那次他不经意的拒绝?……多年以前,因着不为人知的缘由,他神差鬼使般地代替了二哥,站到了那个让人艳羡的位置上,拥有了许多本该属于二哥的东西,而现在,因了他彼时蒙昧无意之间的一个错失,他把现在想来最可宝贵的珍宝轻易拱手让给了二哥,这,真是一个不为人智所知,不为人力所撼的玄妙回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