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忆我仙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密林

忆我仙途 一分天云 1793 2019.08.07 14:41

  方善睁开双眼,脑中的眩晕让自己痛苦不堪,片刻后,才渐渐适应。

  抬起右手,挡住了烈日对眼睛的灼烧,方善现在口干舌燥,恨不得来一场洪水将自己淹没其中。

  哗啦啦

  偏过头,方善看到了左边的水流,迫不及待的侧过身体,想要畅饮一番。

  一股剧痛从左臂传来,让方善大嚎一声,冷汗布满额头。

  “手臂断了”

  方善这才想起来,自己跌落到白雾中后,只是呼吸了几口,便感觉头晕目眩,直接昏迷过去,接下里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方善就对身体有所了解,左臂骨折,右腿有划痕,半寸深度,但是有两寸长,伤口已经不再往外出血,右侧腹部有轻微的擦痕,不太严重,左脚大拇指骨折,应该是不小心剐蹭到了。

  叹了一口气,干燥的嗓子让方善说不出话。

  右手支撑其身体,左腿微微弯曲,方善勉强的坐了起来,腹部划痕又有些轻微撕裂,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身体转向水流,右手支撑着身体不断抬升,左腿缓慢的直立起来,跪在地上。

  俯下身体,腹部的撕裂感再度来袭,让方善不自觉的将身体抬起。

  方善略微喘着粗气,右手撑着地面,慢慢弯曲,左腿往后伸,身体缓缓的趴在地面上。

  方善大口大口的喝着面前的水,一股清凉之感顺着喉咙步步向下,流转到胃里,身体一阵酥麻,恢复了少量的体力。

  喝饱后,方善将脸直接浸入到水流中,冰凉的刺激感瞬间贯穿整个大脑。

  抬起头,长舒一口气,右手在脸上简单的抹了一把。

  命,这就算挽回住了。

  方善右手微微支撑,左腿蜷曲,慢慢上移,紧贴着地面。

  强忍住左脚趾的疼痛,一用力,整个人站了起来,一时间头晕目眩,单脚难以支撑,身体不断后仰,方善下意识的单脚往后蹦。

  蹦了两步就撞在一棵树上,停了下来。

  甩了甩头,方善依靠着树木缓缓坐下。

  这里是一片密林,和那白雾一般,望不到边,只有这一条水流。

  水流另一侧就是一个不高的崖壁,虽然不高,但是以方善现在的样子是无法上去的。

  低头看着自己有些湿漉漉的裤子和衣服,方善觉得自己应该是从水流的上游下来的,如果自己沿着水流往上走,应该可以回到白雾的地方。

  简单的想了下,方善就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势。

  艰难的将衣服脱了下来,用牙咬住,右手猛然一拉,衣服分成两份。

  活动着有些酸麻的牙齿,方善将撕下的一部分缠在左臂骨折处,接着从地上捡起几根较粗的树枝,放在手臂上,将另一部分衣服再度缠了上去,这才固定住。

  方善擦了擦头上的汗,一只手绑东西是在太难了,而且左臂还有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绑住。

  探了探身体,方善将较远处的一根又长又粗的一根棍子握在手中,插入地面,左腿收起,缓慢的站了起来。

  呼了口气,方善将中心慢慢往右侧移动,右脚轻轻落地,一点点踩在地面上,伤口并没有太大的疼痛感。

  “还好,虽然划伤比较严重,但是现在看来应该算是勉强好些,能动就行。”

  拄着木棍,方善一瘸一拐的沿着水流往上游走去。

  渴了,就喝水,饿了,就简单的啃点果子,好在都是一些常见的野果,并没有毒性。

  就这样,方善一连走了十几天,周围的场景依旧是树木,水流和低矮的崖壁。

  在此期间,方善也遇到过紧张刺激的时候,一只满身花斑的豹子跑到水边喝水,那时候方善正躲在一旁的草丛中睡觉,幸好没有打呼噜的习惯,不然自己已经成了人家的盘中餐了。

  还有一件让方善激动的事情,一天前,自己正在喝水,水流的上方位置,传出了轰响,不过声音不大,方善觉得应该是距离太远,但是这也给了方善一个希望,可能有人在。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方善继续前行,直到现在,他才透过树林,看到了远处的一个较高的崖壁,上面正往下流淌着水,形成一个小瀑布。

  走了有小半天,方善这才走出了树的遮蔽,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

  遍地的芳草随风而动,虽然只有两寸高,但是依旧让方善松了口气。

  偏过头,瀑布下方是一个小水潭,水潭边缘一段距离的位置,有一个扁平的大石头,上面有着火堆,火堆上残留下一丝青烟。

  “有人在吗?”

  方善高喊了几句,回应他的只有瀑布的轰鸣以及随风而动的树叶。

  或许他们晚些会回来,我等等吧。

  方善拄着木棍,来到石头旁边,坐了上去,对着三面的树林,想要第一时间看到活人的归来。

  接下来的时间,方善就那么坐在那里,满怀希望的等待着。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除了蹦跶的小兔子,方善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没事,应该是有些特别的事情吧。

  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方善就像一只沉寂在草丛中的蚂蚁,可怜,弱小又无助,只有十四岁的他,虽然身高六尺,长得挺成熟,可是内心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黑夜降临,方善靠近了早已经被风吹乱的火堆,给自己一点安慰,昏沉中,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