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初踏绿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边后卫这个位置有这么惨吗

初踏绿茵 金梁玉 2124 2019.12.11 21:07

  放学后,赵闻雨在更衣室换了球鞋去操场参加训练。

  刚一来到操场,他就看到老贾小贾两个人围着穿着队服的曹信吵闹,曹信一脸很是困扰的表情。

  “信哥,信哥,你把衣服脱下来借我穿穿行不行?求你了,真的求你了。”老贾扯着曹信的衣服央求道。

  “是我先说的好不好,信哥,你这衣服太吊了,给我穿一次,就穿一次。”小贾也在旁边说道。

  曹信很是为难的样子,一脸苦笑。“你们两个有病吧。”

  赵闻雨对这两个奇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放下书包,拿出书包里的水瓶来。

  谁知道他们两个又在抽什么风,话说今天信哥穿队服来的啊,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穿校队队服。

  “赵闻雨,快来看,信哥的队服太吊了。”小贾向他喊道。

  赵闻雨对曹信的队服并没有什么兴趣,“大家的队服不都是一样的吗。”赵闻雨说道。他想不出信哥的队服除了尺码大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可是13号啊。信哥你咋那么抠呢,就穿一下都不行。”小贾说道。

  赵闻雨看了看他,打开瓶子喝了口水。

  13号不是很正常吗,也不是什么太特殊的号码,这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哎呀,跟他说不明白,你给他看一眼不就好了。”老贾说着,把信哥硬生生转过身来,背对着赵闻雨。

  赵闻雨喝着水,看着曹信的后背。

  “CAO

  13”

  这有什么问题吗?CAO······

  “噗!”赵闻雨一口把嘴里的水全喷了出来,差点呛死在这里。

  “你看,你也觉得有意思吧。信哥你就借我穿一下。”老贾还在扯着曹信的衣服。

  “没有没有。”赵闻雨擦着嘴角上的水说道:“我只是单纯的喝呛了而已。”

  真的是,完全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对了,老贾,李伟在名单上不会还是董奇的名字吧?”赵闻雨问道。

  贾浩明看了看他,“啊,我那天把老齐的名单又打印了一份换掉了。我看了老齐抽屉里的东西,你跑的真的挺快啊,三千米不到十一分钟。”

  “还好吧,我初中时碰到过很多跑九分五十几秒的对手,跟他们比我已经很弱了。”赵闻雨说着有些无奈。

  ······

  大家热身了之后,训练开始细化了起来。按位置分成不同的小组训练不同的项目。

  赵闻雨跟着几个同是边后卫的学长一起去练习边线球。

  校队的边后卫有金昭,关越,铁穆春和赵闻雨四人。其中赵闻雨是唯一一个连边线球规则都不知道的边后卫。

  金昭带着赵闻雨向边线走去,他忽然问道:“你之前真的从来没玩过足球吗?”

  “从来没有。”赵闻雨摇了摇头。

  “哦,那你踢得还算挺好的了。”金昭说着拿起足球,站在了边线上。

  “发边线球这活一般都是边后卫来干,你看着。”金昭向后退了几步,将球背在脑后,冲到边线来狠狠的将球掷出。

  足球高高的飞出,划破天空,看起来简直就是一脚长传。

  “你来试试吧。”金昭又拿起一个足球,看了看赵闻雨。

  赵闻雨走到边线来接过足球,心里有点发虚。刚才那是什么?他真的不是在扔垒球吗?虽说自己对臂力还算有点自信,但刚才那种投掷明显做不到啊。

  “你双手把球背到脑后,掷边线球不能单手,不能起跳,不能晃人,不能改变方向。必须双手将足球过头顶一次投出。”金昭说道。

  赵闻雨沉下一口气。像刚才金昭学长做的那样助跑,投掷。足球被扔在了不远处,距离还没有金昭学长投掷的一半。

  “挺好,就是这个意思,注意双脚不能离开地面。”金昭说道。

  赵闻雨有些沮丧,这就是挺好吗?跟他刚才的投掷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啊。

  关越见了上前来跟赵闻雨说道:“你不能跟他比,这小子构造就跟咱们人类不一样,投边线球像扔手榴弹似的,拿边线球当角球发。

  金昭没在意,继续说道:“边线球发球的规则限制太大,玩不了多花哨的东西,但边线球是不计越位的,可以将球投掷给越位位置的队友。”

  “哦。”赵闻雨听了点了点头。

  “边后卫的主要任务就是跑边和防守边路,进攻时向边路跑动,扯开对手的防线。防守时跟队友进行协防,及时补位,补防,再就是对方边线出界时去发边线球。”金昭说道。

  “学长,边后卫算进攻球员吗?”赵闻雨问道。

  “算是吧,由边后卫带球在边路发动进攻也是很常见的一个路数。边后卫也有翼卫这个说法,就像是球队的一对翅膀,展开可以进攻,聚拢可以防守。”金昭解释。

  “这样啊。”赵闻雨听了感觉还挺厉害的样子。

  关越听了一笑。“翅膀,你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吗?意思就是你要像翅膀一样不停的呼扇。我刚进校队的时候,赛场上当时的老队长就一直在喊我。”

  “关越,去跟防!关越,去接应一下!关越,断他!关越,跑边!关越,传中了!只要有点什么活那都得是边后卫去干。”关越学长说着把手搭在赵闻雨肩膀上看淡的一笑,“总之边后卫就是这么一个苦逼的位置,进攻时问你为什么不前插,防守时问你为什么不回防。跑动比谁都多,风头比谁都少,锅比谁都大。”

  赵闻雨想了想,跑动这方面自己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即使让自己九十分钟一直跑动,体力也应该能跟得上。不过按他这个说法边后卫也太惨了,真的是这样吗?

  “对了,春哥,你有什么想对新成员说的啊?来,谈谈你对边后卫的感悟吧。”关越说着看了看铁穆春。

  铁穆春这个人一直就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有点疯疯癫癫的感觉,赵闻雨也不知道他是在笑着什么。

  “边后卫没什么感悟啊,看到球就去抢好了,上去抢,上去抢啊。”铁穆春说道。

  金昭看了看一脸菜鸟相的赵闻雨,说道:“其实后卫也没那么难踢。实在不行就把球踢去边线,或者是把球踢去底线。只要不让足球进门里,把它踢哪去都行。”

  赵闻雨接着跟三个学长接连练了很久的边线球投掷,其中金昭学长的边线球居然可以很轻易的从边线掷到门前,而铁穆春和关越学长掷出的也比自己要远上很多。

  看着自己掷出的边线球,赵闻雨默默叹了口气。

  关越笑笑,对他说道:“没事没事,真正让你犯愁的事情还在后面,慢慢去感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