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初踏绿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这门将就是个变态吧

初踏绿茵 金梁玉 2238 2020.01.14 23:58

  不出赵闻雨所料,操场上的积雪不到一周内就被晒净。

  虽说初春的风儿还微微带着一丝寒意,但足球场已然很是干爽了。

  赵闻雨放学后从器材室搬出足球,将推车推到禁区线上,取出一个又一个足球,射向球门……

  赵闻雨向足球助跑,支撑脚站稳后将右脚背立直抡去,垂直着抽在足球正中心的位置上……

  看着足球理所当然的快速向球门飞去,赵闻雨安心了不少。

  这时赵闻雨身后突然传来一句:“果然是你啊。”

  赵闻雨听着声音回头看去,郭心毅正背着书包,站在赵闻雨的身后。

  “我从远处看姿势感觉像你。”郭心毅说着走上来,从推车中拿了一个足球,用两只手按了按。

  “哦,我没事来踢上几脚。”赵闻雨跟他打了个招呼。

  “足球气不少吗?”郭心毅看了看手里的足球问道。

  赵闻雨继续练着射门,回答道:“还行啊,足球稍微软一点练射门还是挺不错的,就是练盘带不怎么舒服。”

  郭心毅点点头,蹲下身来摸了摸人造草皮,然后抬头向赵闻雨说道:“我守你几个点球吧。”

  赵闻雨听了将推车向前推到罚球点旁,取出一个足球放在点上,郭心毅也走去门前,摘下书包扔进门里。

  点球赵闻雨并没怎么练过,不过罚球点到门线仅有12码的距离,突破门将的十指关并不是什么难事。

  赵闻雨向后退了几步,朝郭心毅抬了下眉毛。

  门将郭心毅弯下双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赵闻雨长吐一口气,助跑上去用脚弓将足球对着右下底角一脚推射。

  郭心毅侧身一扑,很轻易地就将足球推了出去。

  “好球。”

  赵闻雨赞扬了一句,再取出一个足球放在罚球点上。

  郭心毅重新站立起来,走到门线上站好。

  赵闻雨这次抡腿一扣,将足球推射向球门的左底角,却依旧被扑倒在地的郭心毅一手推出……

  在郭心毅接连扑出四脚点球后,赵闻雨不免心生疑问:是他太强了还是我太菜了?亦或是两者都有?不应该啊!四脚点球全都给我扑出来也太扯了吧。

  赵闻雨看着门前的郭心毅,瞬间感觉球门是那般的狭小,郭心毅微曲着双膝站在门线前,他四肢颀长,仿佛是一只巨大的蜘蛛,盘踞在它的网上……

  赵闻雨痛苦的揉了揉额头,毅哥的臂展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没办法了,看来推射是行不太通,得换个思路了。

  郭心毅看着赵闻雨站在足球右侧的位置开始助跑,他凝聚精神,紧盯着赵闻雨的右脚。

  助跑,左脚支……

  突然间,郭心毅看见足球向自己左边飞去,他刚伸出手,足球已经飞进了球门里,发出“唰”的一声。

  郭心毅看着球门里的足球愣了愣,随即想通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好球。”郭心毅说道。

  一般来说,右脚球员罚点时都会从他的左手边开始助跑,然后左腿做支撑,右脚打门。但刚刚赵闻雨助跑后没有用左脚做支撑,而是从左手边跑上来直接左脚一脚捅射。

  赵闻雨,足球和球门底角几乎是三点一线,节奏快出了一步的时间,让郭心毅来不及反应。

  “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郭心毅说道。

  赵闻雨得意的一笑,“我捅射其实很准的。”

  “嗯。”郭心毅点点头,继续防守球门。

  这种小伎俩门将有了防备后立刻就不灵了,而遗憾的是赵闻雨会的小伎俩着实不多。

  郭心毅的几次封堵让赵闻雨愈发无奈,开始试着向球门上顶角抽射,但好几次都将足球射向了天空……

  将推车中的足球全部踢尽后,赵闻雨射进的次数还不到一半,可以说结果是非常惨淡了。

  赵闻雨有些郁闷的将推车推到门前,与郭心毅一同回收足球。

  接连将几个足球装回推车里后,赵闻雨实在想不通,不解的问道:“不应该啊,毅哥,罚点球很难吗?按理说这么短的距离门将很难反应过来的吧。”

  郭心毅装着足球回答道:“门将扑球是先于罚球人的,一个道理,门将扑出后罚球人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只能把足球射向门将扑去的方向。”

  赵闻雨皱了皱眉头,这个道理我懂,但刚才郭心毅判断正确的次数也太多了吧。

  “对了,毅哥。有个问题我疑惑很久了。门将扑点球时扑出的方向是随便猜的还是看罚球人的姿势判断的?”赵闻雨问道。

  郭心毅想了想,回答道:“两个都有吧。”

  “嗯?什么意思?”赵闻雨没太明白。

  郭心毅将一个足球拿在手里,一脸认真的回答道:“门将扑出的方向是看罚球人射门的姿势随便猜的。”

  “噗,好吧。”赵闻雨听了这个说法笑出了声。

  郭心毅又皱着眉头想了想,似乎对自己的说法还不太满意。

  “也不算是随便猜吧,当罚球人触球的那一瞬间,门将心里会有一种感觉,感觉出他会往那个地方踢。”

  “哦。”赵闻雨点了点头,但随即想了想,感觉?那不还是随便猜嘛。

  “毅哥你当门将很久了吗?”赵闻雨想起第一次看到郭心毅的场景来,那次他真的是出尽风头。

  “算是很久吧,小学三年级开始。”郭心毅回答道。

  “哦,那还很久的。”赵闻雨有些意外,小学开始踢球还真的是很早啊。

  郭心毅突然诡异的一笑,“当门将还是很有趣的。”

  “嗯……”赵闻雨听了沉默了片刻,门将无疑是场上十一人里面最特殊最重要的一个,但实话实说来讲,门将很有趣吗?绝对没有射门的前锋和组织的中场体验感更好吧。

  “也是啊,自己一个人捍卫着球门,用一己之力就能抵抗住整个球队的颓势,挺厉害的。”赵闻雨试着赞同道。

  “不。”郭心毅摇了摇头,随即向赵闻雨露出了一抹狞笑,“门将这个位置的乐趣就是,你每一次将球扑住,都可以近距离直接体会到对手的失望,如果你多次扑救,零封对手,你能体会到,他们空洞洞的眼神里唯一剩下绝望。”

  “你想想看,一个球队像咱们这样,相处融洽,刻苦训练,二十几人共同追逐着一个目标。而我最终像是恶魔一样给了他们一个名为“零”的答案,让他们所有的努力都毫无意义,付诸东流。他们会是何等的绝望?”郭心毅说着用手比了个零的手势,透过空洞来看着赵闻雨。

  “我当门将,就是为了享用对手的这种绝望。”

  赵闻雨看着郭心毅阴狠的眼神顿时感觉脊背发凉,这家伙就是一个心理变态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