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天无二日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3037 2019.07.02 13:05

  朝堂众人顿时面面相觑,继而哗然。眼下堂中不止一位司马王爷,按辈分皇帝叫皇叔的也有几个,但众人都知道这陛下口中的“皇叔”是指哪一位。

  哗然只是一瞬,便立马悄无声息,仿佛刚刚那一声哗然只是蝗虫过境,人畜皆没。

  寂静中,众臣如坐针毡,这与礼制不符的相邀,如惊天霹雳打在头上,让他们惊得汗出如浆。朝臣中有几人熟读礼制,想到古往今来从无如此,偷眼环顾四周,想劝又踟蹰不敢出列言。

  司马越也是一惊,万分惊疑地看了皇帝一眼,那一瞬,他眼神中已带有了杀意。迅速收敛,但只看到满面诚恳,殷切期盼,皇帝甚至已起身径直向自己走来。

  这是要亲自相邀啊!

  他心里既是心动,自古以来从未如此,为何不能自我始,又满是迟疑。

  这新皇帝并不是他一手而立,而是成都王和河间王相斗时,河间王胜出,废了成都王皇太弟的身份,才改立了这无兵无权无任何势力的豫章王司马炽。

  这一迟疑,新皇帝已经走到面前,拉住他的双手,言恳意切道:“皇叔为国事操劳,劳苦功高,一举平定成都王、河间王相争,结束诸王之乱,功在社稷,当为国之定海神针矣。”

  “现如今,外还有贱胡刘渊、李雄等叛贼,逞凶宇内,侄儿不肖,才武不备,还请皇叔以周公故事,匡扶我司马氏江山于危亡之际!”

  司马越虽有心防,但听了此话还是不免露出喜意。

  周公辅助周成王,这是历来为人称贤之事!而周公是周成王叔叔,又与眼下何其相似!有皇上金口开此玉言,看还有何人质疑我有专擅朝政、篡位自立之心?

  但新皇帝真心如此?还是宽我心思,另有谋算?还是知道大权在我手,不得不乞饶?

  司马越心底疑惑不定,纵然枭雄一世,此时也怔住了。他本就是个多谋少断之人。

  这时也顾不得不敬,抬头直视皇帝双目,只见眼神清澈,炯炯有神,目含殷切期待之意,无一丝委屈含冤。

  司马越心中一慰,看来是真心的。双手又被拉着,不知觉间竟随着皇帝的步伐朝台阶而上。

  整个朝堂寂静无声,百官瞪大了双眼,眼见着太傅竟没有推辞,而是被皇帝拉扯着朝御床走去。

  这叫什么事儿?

  真要“国有二主,天有二日”?

  也不知是谁,突然咳嗽一声,接着竟有扑通一声响传来,百官丛中一人没有坐稳,也兴许是跪坐久了腿软,摔倒了。

  这声音在寂静的朝堂上,宛如炸雷。

  惊世骇俗的事情终还是没有发生。

  司马越如梦初醒,立马跪地,浑身抖索,颤声道:“陛下折煞臣矣!臣怎敢行此目无至尊之举?陛下是要杀了臣啊。”

  “此事一旦传出,必有宵小说臣飞扬跋扈,目无陛下,有篡位自立之心,到那时,臣还有何面目自立于世啊!”

  司马炽立马蹲下将他扶住,惶恐道:“皇叔,快快起来!侄儿哪有此意!侄儿只想着,不如此,无以报答皇叔厚德。”

  “你我本为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司马,这是身为侄儿对皇叔的孝道,哪曾想那么多。”

  但,任皇帝再怎么劝说,司马越说死不再松口,也不起身。

  “也罢!”司马炽劝解良久,长叹一声,又朝左右宦官吩咐道,“曹官,快把软床抬上来,让皇叔就在这御床之下坐。咱叔侄俩儿离得近,遇到事也好商量。”

  被点名的宦官闻言,才身子一抖,躬身应旨,又连忙小步趋行。进了帷幕,才敢狠狠擦了下头上的汗珠。

  “陛下……”司马越还要说什么。

  但不等他继续推辞,司马炽直接截断他的话,道:“皇叔再莫推辞了。像皇叔这样的有功之臣不封,侄儿还如何敢当这个皇帝。”

  众臣这才像刚从睡熟醒来一样,有了声音。尚书左仆射王衍当下出列道:“陛下厚意,太傅之功又传扬天下,不如此不可扬其功,臣附议。”

  其他百官心中活泛者,当下骂了一声“老狐狸”,脚下也不慢,纷纷出列,“臣等附议。”

  大家都是明眼人,眼见这一出好戏,都看得出,皇上是铁了心,太傅是心有意却作态不敢。此时王衍出列点破胶着,皇帝和太傅双方事后都要承情的。

  “不愧是三朝元老王夷甫啊!”

  那迟钝还不明所以者,见状也从众道,“臣也附议。”

  待得宦官们抬来软床,就直接立于阶上。司马越再三拜谢,方才颤颤巍巍坐上去,起初只是半挨着屁股,恭敬之意显露无疑。

  得了司马炽示意,宦官们这才重新宣读诏书。这诏书自然不是司马炽亲手所拟,甚至具体内容他也不一定都清楚。

  早在他登基前,这诏书已经准备好了。

  先是大赦天下,接着尊惠帝皇后羊氏为惠皇后,居于弘训宫;又追封司马炽亡母王才人为皇太后;封太弟妃、司马炽的老婆梁氏为皇后。

  皇亲封奉完毕,这就轮到百官封赏。这个封赏都是对中上层官员的,至于真正的顶级大佬,比如司马越、诸王、外地割据势力、王衍这种最高级官员,早在司马越掌权就已瓜分权力完毕。

  “传旨,将东海王食邑增加至八万户!”待诏书宣读完,司马炽又道。

  西晋封王有大国、次国、小国之分,食邑二万户为大国,万户为次国,五千户为小国。

  自晋武帝初封二十七王到如今,至少已有百王,至亲王爵食邑也多水涨船高,比如汝南王亮、秦王柬都曾领八万户,成都王颖受封时领十万户,摄政时又为自己增封二十郡。

  然而疏亲之中食邑最高者也只是武帝初封二十七王中的安平王司马孚,司马懿之弟,虽为小国之制,但皇帝特恩四万户为食邑,之后再无此例。

  如今东海王身为疏亲,也是小国之制,惠帝返洛时已增封下邳、济阳两郡。如今新帝金口玉言,又增其食邑至八万户,甚至比部分至亲食邑还高,再开先河。

  软床就是不一样,坐在软床上的司马越已忘了才开始时的谨言慎行,整个屁股坐下,酥软的棉褥无比舒适。听着臭长的诏书,他倒有点昏昏欲睡。

  这时听到“东海王”的字样,才立马清醒,竖起耳朵听到了皇帝的新旨意。

  “谢陛下!”司马越手忙脚乱爬起,表现着自己的诚惶诚恐,兴许表演地太过了,又或者脚有点坐麻了,差点歪倒,屁股撅着,叩谢道。

  “皇叔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太多礼了!”司马炽似乎没看到他的丑态,温言亲切道。

  接着扭头又跟左右侍中道,“拟旨,免除东海王越一切见上礼仪,并朝会有赐座之制!”

  又是一道旨意。

  堂下众臣有些腹诽,“陛下这圣旨真不金贵啊!”

  他们都心知肚明,眼前这位皇帝以后所下的每一份旨意顺畅与否,还要看太傅的心意。

  但眼下这样的旨意,太傅可不会有什么阻拦,还会作势避嫌,自己毫不过问。不然表现太过了,既不给皇帝面子,又有争名之嫌,过犹不及。

  如此一来,其他人也自会顺水推舟,乐见其成。可以说,这类旨意将是皇帝下达最快的、也是唯一可下而不会被改被驳的。

  接二连三的旨意也让众臣明白,新皇帝的态度是怎样的。原本还有人担心或者期望,新皇帝登基,将会跟东海王打擂台,扳扳手腕,争取些权力,自己等人再看菜下碟,最好两头吃。

  看了眼下,又都开始考虑,自己或家族的站队问题,要玩多大的注儿。

  司马越心中也越发宽慰,他有野心,却无果决,手段狠辣,却无长远目光。自从执政以来,他就开始犯疑心病,越来越怕自己也会落得前几王的下场,但有风吹草动,就疑虑半天。

  成都王司马颖的死讯传来,他才好受了几天,长出一口气。

  接着又如愿以偿换了新皇帝,原皇帝太过痴笨,自己好掌握也代表着别人好掌握,又居皇位日久,总有一些自诩“忠心”的人跟着。只有换了新人,无根无蒂,再多施恩于他,多控制,聪明人才更能明白自己的处境。

  然后再立个岁数小的太子,兴许若干年后,自己或子孙也能如景帝、文帝、武帝般成大业。

  虽然都是姓司马,但谁不想自己拥有。

  眼下司马炽如此识相,司马越很高兴。

  司马越很高兴,百官也很高兴。眼见皇帝和太傅相处和谐,相亲相爱,他们自是一片欣然。

  乱后思定,八王之乱以来,诸王死了不知凡几,百官更是一茬接着一茬换,到了自己这一茬,谁也不想再卷入一场内斗,然后糊里糊涂丢了脑袋。

  不是谁都有王衍王夷甫那样手腕的!

  以上至少是大多数朝官的心态。

  朝堂上百官言笑晏然,一片欢乐祥和景象,只等着宦官宣告朝会结束。

  然而——空气再次寂静!

  只见刚刚还笑意满满的新皇帝在目光不经意间掠过大殿门时,双眼突然睁大,继而紧盯着一处,便再也没移开。

  脸上笑容也慢慢收敛,开始显现困惑、问询、震惊的表情,还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的东西。

  皇帝看到了什么?

  百官是最具有察言观色本能的一群人,皇帝表情刚有不对,他们就发现了皇帝的异样。

  更别提刚还在与皇帝交谈的太傅。

  然而他们顺着皇帝的目光看去,只是靠近大殿门的一个柱子孤零零的在那里,什么也没有。

  柱子倒挺好看,雕龙画凤,木料也极其讲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