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司马睿入蜀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3049 2019.08.04 23:58

  兵曹诸官闻言,喏喏不敢言,立马跪拜谢罪。

  “真是好胆!尔等俱食官俸,却不思职守,为政操劳,如此重大之事竟也玩忽而忘,尔等自己说说,该当何罪?”司马越率先发难道。

  “王司空,卿为纠察百官之职,就是这么纠察之?汝来说,此等贼子不尽职守,以我《晋律》,论罪如何处置?”

  司马炽闻言,听出司马越话中含义,他是要保这些人。其言实乃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只是论其等一个不尽职守之罪。

  于是不等王衍答话,司马炽顿时双眼一瞪,眉头上扬,冷哼一声,拍案而起,破口怒骂道,“若不是傅卿,尔等就要害杀一州兵民性命,数万之众!如此大罪,尔等以为谢罪就能了事?”

  “宁州危急,一分一秒皆有可能失陷,皆有百姓丧亡。尔等明知,还要贻误,这分明是送我疆土于敌手,害我百姓于有意,尔等如此明目张胆、杀人叛贼之行径,不斩之,不足以平民愤!”

  诸官曹闻言,见一贯脾气温和的皇帝竟龙颜大怒如此,这才似真被吓到,连忙大礼参拜,哀嚎,“陛下饶命!饶命!臣绝对没有杀人叛贼的心思!臣等实乃疏忽,无心之举也,请陛下饶了臣等这一次吧!”

  一旁王衍被皇帝抢先,此时见此瞬间便把刚准备说的话吞咽回去。不去看众人惨呼,只瞥眼偷瞧太傅,见其皱眉,方道,“陛下息怒!此等贼子,确实不可轻饶!但,实论之,实在是不致死罪。”

  “嗯?”司马炽怒气难消,“众贼子害民心思如此恶毒,王司空还欲回护他等?”

  接着长呼一口气,“皇叔之意若何?这些臣子,居其位不谋其政,为国之蠹虫。若他事也倒罢了,如今连这兵事也敢私瞒。实乃居心叵测至极!”

  “侄儿以为,他等定是以皇叔即将南行,无法震慑。而欺侄儿年幼,政事不懂,遂瞒下此事,以后还会瞒下更多此类事,以致我司马晋江山外敌四起,无可挽回,他等就能伺机出手,窃据我位!”

  “唉!”说着,长叹一口气,“侄儿昨日还言不再劝皇叔停下南行之事,可今日就接连出了这些痛心疾首之乱事。侄儿恐宵小趁皇叔不在时预谋不轨之言,现也有了验证。真是……真是……”

  司马越一听皇帝又提及老话题,心立马提了起来,生怕他下句又冒出“暂停南行”的意思,也怕这战事越演越烈,朝中百官为了保命,也倾向支持皇帝的“建议”,让他继续停留洛阳主持大局。

  心里想着,也着实恼怒这些人不长眼,非要在这等关键时候,给自己生出这么多事端。

  又暗恨傅家小子不识抬举,这等大事,也不事先与自己通气,以致现在如此被动。更想到自己的人这月余来多次接触傅氏家族,却收获寥寥,只几支支脉答应下来,心里憋闷,同时暗将此仇记在心底。

  说实话今天这连番报来的战事,他听了也胆战心惊,心神动摇,难以凝神。如今眼见烽烟四起,外患频频,皇帝连洛阳的中军都派尽,还是不顶用,他也愈加坚定去江南的心思,而且不能再晚了。

  当下决定下来,便道:“陛下之意还是怜惜他们了。如此行径,活剐之,夷三族,都不足以平我心头之恨!”

  原本还对太傅有期待的众官,立马傻了,更听太傅的意思比皇帝还狠,更是吓瘫在地。

  瞬息间,就有一股怪味弥漫开来。有心理素质差的已经生理失禁了。

  司马越离得近,闻出味儿来,立马皱皱眉,嫌弃地挪远一步,才又道,“但是,如此非常时期,内外风雨飘摇,若就此斩了他们,恐再为有心人利用,传出谣言,让人心不稳。”

  “再说如今也是用人之际,不若先治其首犯,余者允其等戴罪立功。臣南行之行台正缺人手,就遣他们与臣,再迁其家族随同迁徙,为臣治理民迁之事,也可有臣坐镇,看看其等是不是真有谋敌叛国、不臣之心!”

  “如此处理,陛下以为然否?”

  司马炽沉吟片刻,做足架势,方点点头,“那就依皇叔言!有皇叔坐镇,料他们也不敢乱起心思。”

  “至于梁州、宁州两州之事,不知皇叔有何良策可解?”

  司马越见皇帝首肯自己的处理方法,没有不依不饶,才松了一口气,立马叫道,“卫士!把他等拉出去!真是丢尽颜面!”

  这才又言:“梁州之地上可通雍州,东可进司豫,南下则可略荆地,此战略要地之所,不可不重视之。”

  “益州据巴蜀之地,虽物丰然地小,李贼据之,困守其中,难成大势,但其一旦再有梁州,必势大难制,成心腹大患。”

  “以臣之见,此事宜遣一宗室,素有威望者,领兵据益梁,进可收复益州,退可保梁州无虞,以之为藩篱,拱卫京师。陛下,以之何如?”

  司马炽听他提及宗室,心里疑惑,一时没能揣摩透司马越的意思,佯点着头,表示赞同,又出言疑问道:“如今南阳、高密、新蔡诸王叔皆有镇所,其余宗室素留京师、封国,或缺才略,或乏威望,皇叔之意,何人可遣之?”

  说着,突然脑内灵光闪现,想到一人。但又觉得不可能。

  只听司马越答道:“琅琊王睿素来治封国有方,深得民意,今又镇下邳,娴熟兵事,实乃文武兼资也。臣之意,可遣之为平西将军、西戎校尉,都督梁益二州诸军事,使其假节,代益州刺史罗尚进讨益州李贼之众。”

  将司马睿迁至益州,对抗李雄,是司马越早有的主意。此时说来,自然头头是道,脉络皆清。

  原本他本待自己南行前再向皇帝讨要诏书,待至江南之地后,再宣诏于琅琊王。一来防止消息泄露,为自己南迁之事,生出其他事端;二来也恐琅琊王睿有异动,趁机扰乱江南。

  如今出了这事,思之,正是恰当时机,就顺势提出。还可趁机撇清了自己主动将司马睿往火坑推的心思。

  司马炽闻言,虽然早有灵光,但听了,还是有些恍神,不由感慨:这……这改变的也有点太大了点。

  就此也可以看出,这司马越是对司马睿历史上江南之主的身份有了忌惮,才会如此去做。就不知道他安的是好心还是歹意了?

  但此番将司马睿调至益州,司马炽自然也没有反对的心思,反而因此眼前一亮,拨开云雾,有了新的想法。

  比起他以前想等时间聚势,再以陶侃等为先锋,收复益州的想法,对比起来,似乎更有操作性。

  司马睿加王导的组合,历史已经证明,虽然平庸,但并不简单。至少在如今这个时代,矮子里拔高个,已是上佳组合。

  他也想看看,司马睿和王导二人能不能再给历史一个惊喜。不过,也需考虑,出了这等事后,王导还会不会依然忠心跟着司马睿。依司马炽前世对这段历史的了解,王导应该还是会的。

  至于司马睿真的攻破益州,会不会也拥其地以割据?司马炽对此并不在乎。

  目前益州本来就已是割据之态,换成司马睿,对他而言,以后对付李雄也好,对付司马睿也好,没有二样。

  再者,换成司马睿还是有好处的。其为宗室,贸贸然割据,这就失了大义,所以他只要脑子还在,只要中原没有失守,那最差只会明奉中朝,暗施割据。

  这样一来,自己居大义,其中可操作性就太多了。

  另外,就算其不能攻破益州,那也能阻挡一下不是!

  目前司马炽的重心在也只能在中原,所以最缺的就是时间。有这个组合去帮忙拖一下西南的局势,对其而言,实在是太好不过。

  他最怕的就是北方动乱还没有收拾掉,转头却又发现南方也陷入糜烂不堪局面,那就真的,四面为敌,无药可救了。

  如今,管他想也好,不想也罢:西南有司马睿,江南有司马越,虽然只是饮鸩止渴之举,但已经足够他的需求了。

  比之烽烟四起,亡国为奴,羞辱被杀,大不了再来一次天下三分,三足鼎立罢了。最后胜利的,也必还是自己这个中原。

  司马炽可不会承认自己会比他人差!

  这二人一旦视其地为禁脔,那么稳定其地这个最基础的,他们必须做到。这样一来,南中国无忧矣,至少短时间内不用他再去忧心。

  如此,只要全力将刘渊、石勒、王弥等人平息下来,整个北中国也安定七七八八。

  再观整个局势,凉州有张轨,不用管,历史已经证明,此乃安全之地。幽平二州,王浚和鲜卑据之,也暂时不用管,至少他们表面还不会反叛。

  刘渊那里,有刘琨这个钉子;石勒、王弥等人北东南三处各有冀州丁邵、青州王敦、兖州苟晞以及洛阳中枢的围剿,其势也不久;后面就是要阻截刘石王三人像历史那样聚集一起。

  思虑没片刻,司马炽当即言道:“皇叔之策可也。有琅琊王睿世兄的镇守,西南无忧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