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夜市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298 2019.07.25 23:55

  第二天,雪停了。午后,曹官入殿来报,散骑常侍王延宫外求见。司马炽立即宣入。

  见王延进堂,司马炽一脸笑意迎上去,亲切道:“舅舅要是早点来,正好可以一起用午膳。”

  王延连忙见礼拜谢,司马炽止住他,待就坐后,寒暄几句,便直接开口问起他的来意。

  “前些日子陛下交待臣要择选城内适合地点,开办易市以及……夜市的事。臣近日辗转城内多处,颇有些斩获,所以特意来禀告陛下。”王延神色恭顺道。

  看了看皇帝神情,他又道:“下一步是不是就可以进行筹办了?”

  司马炽闻言一愣,随即回想到几日前自己确实随口提过这事。时间又快到了元宵节,他就想到了元宵灯会,于是就说起了夜市这个想法。

  但那时只是顺嘴一说,本来是作为远景规划的,没想到王延竟留了心。而且事情还进展这么快。看样子是亲自踏点,将位置都选好了。

  司马炽朝王延看去,见他一脸期待,便大致猜出他的心思。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他发现自己这个便宜舅舅对商事特别感兴趣,更准确的说是对赚钱上瘾。尤其是现在酒楼大赚的刺激下,让他每次都琢磨出些小想法,来请示司马炽,是否可行、可办。

  而且脑袋也转得快,司马炽偶尔会讲漏一些后世的商业模式,他虽然不一定都听懂,但转过头就会鼓捣出一些类似甚至另辟蹊径的东西出来。

  加开市场,以及尝试夜市的打算,这是司马炽记在小本本上的一件事。他时常会将一些想法记下来,琢磨其在这个时代是否可行。

  而发展经济,重视商贸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古代的生产力是达不到纯以商事立国强国的,但全靠古代重农抑商的策略,也是自杀行径。

  所以在他的规划中,他想试试未来施政要将农商并行,走走宋朝的路子,然后再按照实际情况,把握好其中的度。

  但他并没想这么急就实行。听王延这么一提,细想了下,立马来了兴趣。

  司马越正被南迁的事情缠身。况且自己鼓捣商事,这在古代算是不务正业的事情,他应该不会起太多心思。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法主导太多事情,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先试试。

  当然,想是这么想,实际上不能真的傻乎乎的不把司马越当回事,筹划这事情上,还要给足司马越面子。

  这些时日的接触,他发现司马越是个掌控欲很强、很好面子的人。要时刻捧着他,他才会舒服。就算是小事,自己若是直接越过他,而后也会遭到问询,甚至事情直接被堵截。

  这样想着,他赶紧吩咐曹官,将洛阳城图拿过来。作为理科生,画图是基本功,这些时日,他早已将洛阳城的平面图绘制出来。

  再次见到鬼斧神工一样精细的图纸,王延还是感觉惊奇。虽然这图之所以能完成,多靠他提供方位和资料。司马炽作为皇帝,肯定不能天天跑出宫,去走遍洛阳城。所以就只能借王延的眼睛。

  司马炽先是估算了下洛阳城的四周城墙长宽:用这个时代的度量衡以步长为中间单位,换算成后世的米,东城墙大约在4000米,西大约在4500米;南宽大约在2500米,北城墙大约3500米。

  然后用1米:2000米的比例尺,将平面图大致画出。当然结果是有不小误差,但成图还是不错的。

  悬挂好宽大的图纸,示意王延将所选择的位置标出来。

  如今的洛阳城,易市并不少见,共设有三处官方的,最大者为金市,设在城内,其余为羊市、马市,均设在城郊。

  晋武帝年间,洛阳为都城,已经是四方商贸交易最大的流通站,三市异常繁荣。

  再到了武帝太康年间,随着南北统一,统一红利,吴地贸易也跟着涌入,更是将洛阳商业经济推向顶点。最繁华时,可以达到有人五十万余口聚集在洛阳。不光是西域诸国胡人,远到大秦的驼商,东南亚林邑扶南的船队也都来此。

  只是这些年战乱,才因此萧条下来。再加上政治因素,来此的西域胡人也不多了。

  王延见皇帝外甥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感兴趣的神情,这才舒了一口气。他说实话现在有点怕这个做了皇帝后的外甥。

  虽然比起其做大王时,如今的脾气少了原来的清冷,拒人千里,而显得更温和亲切,好接触了,但王延总感觉那只是装饰、伪装成的外壳。

  原本这个皇家外甥就像是个书呆子,虽然谨言慎行,跟谁也不多接触,冷淡薄情,但城府尚浅,也不擅于藏自己的心思,一眼就能看透。

  现在却感觉越来越难看懂,似乎一下子长大了一样,无法再捉摸他的想法,脸上总是带着笑,内心想什么就只有鬼知道。

  就好比他对太傅司马越的前后变化。王延作为他的至亲,自然知道自己外甥对太傅真实想法。但自登基以来,其表现却时常让王延见之,背后冒出一阵阵冷汗。

  而且他那时不时蹦出的新奇思想。也时常让王延觉得,是不是高祖降世,也赐下了仙法,点化了自己这个外甥。

  就像如今这夜市。这个概念若不是皇帝提出来,王延自己根本就不敢想。

  历来宵禁是每朝每代都在实行的举措,开宵禁可以想象,允许居民夜行,本朝也是有的。但不仅开宵禁,还扩大成夜晚易市,这就超出了他的思考范围。

  不过细加琢磨,王延却发现,很有搞头。冬日长夜漫漫,夏日酷暑难眠,若是有一消遣去处,谁不愿往呢?

  闷在家里,除了造儿子,真的别无乐趣。

  于是,经这么一琢磨,他就立马心动起来。连日走访了城内东西南北角,又逛遍城郊,用陛下讲过的词“人流量”来衡量,真就找到了几处不错的位置。

  王延顺着司马炽的话,将自己择选的几处位置,一一点出,并道:“臣择选了这几处,觉得应该不错。只要陛下应允,臣马上就安排,择其中一两处最妥当的,开始营造。”

  司马炽摆摆手,“不急。”说着,细细端量着那几处位置的方位,以及周围存在什么设施。

  看不一会儿,视线看到王延脸上的期待,笑了笑,便道:“下午正好没事。舅舅就带朕一起去实地考察一下吧。”

  “这……陛下要出宫?”王延闻言迟疑,有点头大。

  皇帝出宫可是大事,前阵子他被皇帝要求,没奈何,频繁几次带其出宫,因此就被皇后叫过去问了话,甚至朝堂上还出现了弹劾他的上书。

  吃一堑长一智,他可不敢再轻易冒险。

  司马炽笑着,没有答他的话,转头朝曹官道,“曹官,你着人带朕的手令,前去将司隶校尉刘暾、河南尹刘默、洛阳令王棱一并请到我们要去的地方。”

  说着,又看向王延,“舅舅,我们先去哪一处?”

  见皇帝已有决定,显然又无法推脱,王延只能硬着头皮,指了一个近点的。

  司马炽接着对曹官吩咐:“就先去这里。将三位卿都叫过去。你去安排下,另外出宫也别张扬,跟之前一样。”

  “跟之前一样”,自然是跟之前随王延一起出宫微服一样。曹官得令,立即出去安排。

  “对了,让刘卿三人也不要大张旗鼓,务必低调出行。”最后又加了句,强调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