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绿珠余音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276 2019.07.31 05:40

  歌声正唱到,“昔以匣中玉,今为粪上英。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并。”乍一听似乎很好听,然而细听歌词,却有点古怪。

  嗓音清脆甜美,让人心仪,然而却与歌词所表现的感情基调不搭。虽刻意带有一丝糯软缠绵来表达情感,但还是不足以驾驭这歌词的悲凉。就好比后世那些歌手笑着唱失恋情歌一样。

  继而,胡笳声伴着拍子响起,苍凉悠长。

  那歌声又起,“传语后世……”

  何嵩快步走过去,先进亭中。欢宴被打搅,歌声立马戛然而止。接着便听何绥懒洋洋的声音不满道:“大兄何故去而复还,还来搅我等雅兴?”

  只听何嵩的声音急促道:“陛下驾临,还不速速迎接!”

  不用何嵩说,他甫一闯入,打乱众人雅兴,早有眼亮之人,就已发现他后续跟着的众人。

  只是何绥位置靠里,遮挡视线,没有第一时间发觉。

  一阵骚乱,金银陶瓷器碰撞声叮叮乱响。

  司马炽走进亭中,扑面就是浓香混杂,差点没忍住打个喷嚏。忍住,放眼正看到亭中诸人慌张站起,收拾整理衣衫仪表的情景,面上堆起笑容,伸手朝下虚压两下。

  笑语道:“朕不请自来,打扰诸位雅兴,本属不该。不必再因朕停了这午宴,诸位继续着箸饮食,填饱口腹,不可饿了肚子。到时何卿怨我坏了他的名声,请客不给饱食,朕就冤枉了!”

  他话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附和一阵笑声。

  但众人哪敢轻易放肆,笑过后,便慌忙见礼。

  “臣拜见陛下!”

  “小民……”

  一阵拜礼颂词声此起彼伏,有自称臣的,也有自称“小民”“奴婢”的。

  司马炽这些时日日日遭受这种礼节,也已渐渐习惯下来,也愈加能对付这种场面。

  右手上抬,示意众人起身,“都免礼吧,朕微服而来,诸位臣民不必多礼。且请自便!”

  又转向席间何绥和王延,“舅父,何尚书,二卿带头入座吧,继续便是!”

  何绥王延连忙就要将司马炽请上上座。

  司马炽摆摆手,见各席都是觥筹交错,残羹冷炙,便道:“你们自入座吧。再给朕与泰基兄各加一席,朕老远就听到这歌声优美,笛琴声悦,托福也来享受一番!”

  说着,又问道:“刚才那歌声是谁唱的?唱的何词?”

  何绥边朝一旁仆从吩咐,边连忙答道:“是臣府中一歌女!唱的《明君曲》。”

  接着朝一旁莺莺燕燕的侍女唤道,“宋小娘,还不速来见过陛下!”

  只见那群侍女中走出一女童,趋步近前,跪倒,盈盈道:“奴拜见陛下!”

  说是女童完全不假,身材尚矮,脸面虽涂粉抹红,欲装扮成熟,但眼眉青涩难盖,身骨稚嫩,未张开。只是举止、嗓音显然装作成熟,有些违和。

  怪不得,歌声听着清脆甜美,而不是成熟女子的酥软甜糯。

  司马炽看着面前这个跟清河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温声道:“起来吧,不必跪着。正常行礼就是。”

  这时代皇权礼仪还没有后世那么严格以及各种表现集权皇帝至高无上的礼节。见圣上也不必双膝跪地叩拜,除非是犯了大罪讨饶或者平民百姓惶恐不知怎么表现。

  一般大臣士人鞠躬半身就是大礼,若是跪坐时,行礼倒有点像跪拜,但跟后世跪拜五体投地,也有不小差别。

  何绥在一旁趁机道:“这小娘子歌声尚且一般,尤善吹笛,技艺纯熟,堪称绝代。其师承,陛下想来听过。”语气中带有一丝卖弄和显摆,也试图勾起司马炽的好奇心。

  司马炽附和了一声“哦”,表示好奇,“何卿说来听听。”

  “禀陛下,正是那石崇石季伦,昔日养于金谷园中的宠妾绿珠。”

  话毕,亭中也同时响起细微的吸气声。看来石崇的鼎鼎大名,并没有随之身死而完全消散。

  司马炽这下倒真有些惊讶了,“莫不就是那自投坠楼、为保贞洁而死的奇女子?”

  “绿珠坠楼”的典故在后世还是挺出名的。流传下来的还有一些唐诗宋词,专门写来歌颂她的。至于只是用典的诗词文章,就更多了。

  又兼有王石斗富中石崇这个炫富狂人做大背景,更显得这个弱女子的传奇。

  何绥闻言,愣了一下,才答道,“应该是。”心中纳闷,陛下何以如此评价区区一侍女宠妾?莫不是不是同一个人?

  司马炽没有注意何绥的心思,而是看向那宋小娘,也对其身份有些猜测。

  但只见她听完自己与何绥的对话,身子分明一颤,双眼竟开始泛红,蓄起泪珠来。眼泪强忍着,始终没有落下,只略微听到细微抽泣吸鼻声,身子紧绷,双手攥成拳头,看着就知道正憋得难受。

  想来是提及到她的伤心事了。让她想念起那时应该对她不错的绿珠这个如母师长。

  司马炽又突然想到。

  算算时间,石崇被杀,绿珠跳楼已是六年前的事,300年赵王伦篡政的时候。记事再加上念恩,这再早,也应该是六七岁、七八岁之际吧。

  眼前这女童哪像十二岁以上的年纪呀!

  司马炽纵然已慢慢接受这个时代,此时也心中不免一酸。

  后世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无不是父母手中宝。但这个时代,不管是清河还是眼前宋女,都遭遇着与之年纪不匹配的痛苦磨难。

  “可怜,可恨的世道啊!”

  司马炽感叹,愤恨,又难受,这不是他一己之力所能改变的,但这恰恰又是他作为天下之君的责任。

  至于这女孩的身份,如果没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宋祎了。那个东晋明帝司马绍的妃子。

  宋祎在后世远不及绿珠有名。司马炽也是偶尔看到过对其介绍的文章,才知道此人。后世自媒体发达,从历史故纸堆中找话题的就更加多了。皇帝的家事,隐私,后宫隐秘,就是一个很热的点。

  两晋跟其他朝代不同的是,女性地位较高。出彩留名的女性反而很多,不像有些朝代,大多只是以父姓或者夫姓称之,留不下姓名。

  宋祎的经历恰恰就很符合后宫阴谋传奇这一特性。

  晋明帝司马绍是两晋皇帝中难得的有真才略可成为明君的帝王,然而只在位三年,便病逝,享年二十七岁。

  他是在父亲晋元帝司马睿被王敦兵乱攻入建康,幽居忧愤而死后,才匆匆上任即位的。

  接着在王导、温峤、郗鉴等人的辅佐下,迅速平定了王敦之乱。而宋祎入宫之前就是王敦的姬妾。

  司马绍的早逝就让他的死因出现争议,围绕于其的便是各种猜测和阴谋论。

  而且其病重时,重臣齐聚,进谏央求将宋妃也就是宋祎赶出宫。这件事更加深了宋祎的嫌疑。

  后世有说是宋祎红颜祸水,导致皇帝沉湎酒色,以至于此;也有说,宋祎受王敦指使,慢性毒药害死晋明帝;也有猜测,宋祎是为王敦复仇。

  真相到底如何,难以知晓。但从宋祎的结局可以推测,这以上的指责,欲加之罪,显然只是历史对女性的不公罢了。

  群臣进谏后,吏部尚书阮孚出言求取,司马绍便将之送其。后来宋祎又归谢尚,谢安堂弟,终老谢家。只是不知是被阮孚送予的,还是其死后无依,被谢尚买入的。

  辗转一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