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无子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516 2019.07.12 20:15

  皇宫是前朝后寝格局,这布局一直沿用到清朝。

  从太极殿过,又过了皇帝寝宫式乾殿,这才到了皇后寝宫昭阳殿。见众人没有分别的意思,司马炽只好继续陪她们朝后苑的华林园走去。

  一路行来,温言说了些话,极力安抚好她们情绪,又搜肠刮肚说了些应景的笑话和典故。

  还好虽作为单身男,但有着前世的见识,又有原身的记忆和地位,相互融合支撑,才不至于面对雍容华贵、美丽可人的二女,谈天交流下,泄了底儿。

  稍后,又用了午膳。司马炽才借口处理政务,硬着头皮顶着梁皇后的目光以及清河公主频频偷看过来的大眼睛拜别,回到自己寝宫。

  离开前,也发现,梁后与羊后二女或许是地位相似,又同病相怜,关系也好了不少。

  要知道梁后之前与羊后更不熟,而且羊后又犯了那等大错。司马炽不是原身,他对历史上千古骂名的羊献容并无恶感,反而因后世历史教育的灌输,对她的遭遇颇为同情,故而很好揭过此篇。

  而梁后就不可能那么容易了。因为谁都知道,储君一旦没有顺利登上皇位,接下来的人生面临的就是死劫。作为受害者的妻子,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当然,也可能只是做给他看的,或者出于稳定后宫的需要。

  回到寝宫,司马炽一直含笑的脸才阴沉下来。整理思绪,推敲思虑自己刚刚意识到的问题。

  见了梁皇后之后,他才又赫然发现一个大问题,很大且致命,那就是:他尚无子嗣。不管儿女,他现在都没有。

  年届二十三,却毫无子嗣,这在古代,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之于皇位,又是一个更大的隐患,或能致命。

  身体有问题?还是梁皇后等后妃的问题?

  司马炽从记忆得知,恐怕不是这个原因,至少可能性较小。原因大头很可能是因为,原身是个不太近女色的人。又有怪癖,不喜人碰他。

  其也不是天生不喜女色。也曾年少慕艾,然而却一直心里有阴影。

  武帝刚逝,其年纪尚小,时年七岁,尚养在宫中。然后第二年,惠帝即位二年,元康元年,公元291年,八王之乱前奏就爆发了。

  这一场动乱中,贾后伙同楚王玮、汝南王亮等诛尽外戚杨氏,包括当时皇太后杨芷,以及其母庞氏、其父杨骏。庞氏当即被斩首,幽禁金镛城的皇太后杨芷也于第二年被贾后活活饿死。

  汝南王亮、楚王玮也在这场大动乱中相继被杀。其中楚王玮也是武帝子,是司马炽的兄长。

  虽然感情不亲,但也是口喊母亲、呼兄长的亲人。兄长还好,岁数相隔较大,不常见便无太多感情,而杨芷身为嫡母,司马炽年幼时,出于礼制,要时常问安。这在一个儿童心里,还是有一些地位的。

  然而,他甚至,还亲见了杨芷贵为太后,却痛哭哀嚎、剪发自辱、跪地磕头、头磕如捣蒜,只因为母求情,只为活母一命的那一幕。

  那一幕就是噩梦!

  及长,阴影似乎只活在童年。他年少慕艾,尚未娶妻纳妾,便也开始亲近侍女。

  但故态很快又萌发。

  不提贾后秽乱宫闱,其招养貌美男子之名传得洛阳满城尽知。司马炽深恶之,连带着对女性也有些厌恶。

  紧接着贾后暗害太子一事又被曝光。太子先是被废,幽禁金镛城,贾后穷追不舍,准备毒杀。毒杀失败,又考虑饿死。饿死不成,竟直接用石杵锤杀。

  死状极惨!

  当时的司马炽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状态,竟在下葬前,偷偷去看过其尸首。现在回忆,也已经理不清当时的感觉。

  后又诸王之乱再起。贾后被赵王伦所废,赶去金镛城,继而一杯金屑酒丧命黄泉。

  然后赵王伦废帝自立,又有淮南王允、齐王囧、长沙王乂、成都王颖、河间王颙、东海王越相继下场。宗室相残,同姓屠戮,被杀者、杀人者不计其数。

  就像阴影重新浮现,魔盒再次被打开,司马炽自此彻底闭门索居,钻研史籍去了。美色如骷髅,书籍方正道。

  这之后行了冠礼,娶妻梁氏,又阴差阳错被封为皇太弟,现在又为皇帝。

  细想这一生经历,司马炽心里只好叹道:怪不得如此!

  他又想起,在原本历史上,明年即永嘉元年,就在权臣司马越的主持下,新立了一名皇太子,即司马诠。

  司马诠先被封为豫章王,意即司马炽的接班人,继而被封太子。他跟清河王、前太子司马覃是同胞兄弟,都是司马炽兄长、已故清河王司马遐之子。

  司马诠时年十岁,司马覃则十三岁。

  同年,先有吏部郎周穆、御史中丞诸葛玫进言司马越,言司马覃当为正统,司马炽只为河间王及张方等逆贼所立,应恢复覃皇太子地位,重归正统。

  司马越不同意,遂杀二人。本欲夷三族,因周穆乃其姑母子乃止,并因此废夷三族法令。

  后又有前领军将军吕雍即禁卫军将领,伙同度支校尉陈颜等人,欲阴谋拥立司马覃重为太子,事泄。司马覃被司马越囚禁金镛城。又年,被其毒杀。享年,十四岁。

  这里,不光能看出司马越意图以立幼年太子效仿景、文篡魏旧事,继续把控朝政,甚至为篡位自立做准备的心思。

  还表明了战乱方平,仍不乏一些野心家欲搅动风雨,为自己赚得一份从龙之功。

  这就是皇帝没有子嗣的隐患之所在。

  司马炽思虑着。如今后宫,也因其前身不喜女色,正式封号的也只有梁后一人。如今婚成三年,梁后无所出,司马炽自然知道其中原因所在。

  梁后,闺名兰璧,出身安定梁氏,为当地名门望族。其父梁芬如今被封公爵,官职尚书郎。

  梁芬这个名字,司马炽在原本历史上,看到过。其记载主要在愍帝年间,为长安小朝廷的重臣。

  永嘉之乱时,梁芬为卫将军、卫尉,逃出洛阳,并到达长安。司马炽被毒杀的消息传出后,与贾疋(ya三声)、麴(qu一声)允、索綝等人拥立秦王司马邺为帝,被封为司徒。

  后来长安失陷,晋元帝于建康即位。梁芬又再次逃脱,举族南迁,投奔吴地。

  司马炽心道:这老丈人,逃跑功夫竟不错!

  如今之计:广纳后宫?

  司马炽不由浮现这个念头。为生命安全计,他不得不让自己厚脸皮些。

  ……

  就在司马炽为突然意识到的隐患思虑时,司马越也在大发雷霆。

  原因就是刚回府邸,坐下喝了点茶,暖暖身子的时候,裴妃拉家常式的提了一句:

  如今天下乱事未平,妾又听闻高祖降世,陛下说了那些骇人的话。王爷总掌朝政,是否也要考虑一下退路。有备无患。

  司马越听此眼睛一亮,心想妻妇一个妇道人家都有如此见识,看来自己还真要多想想。

  正欲兴奋答话,将自己心里念念不决的事情告知于她,一起分享。

  却又听裴妃继续道:“琅琊王睿如今镇下邳,素来为王爷所亲近、信任,又事王爷恭谨如亲父。琅琊与东海两国又相邻,唇齿相依。何不以他为扬州事?”

  “陛下言,江南可存。其营建扬州,吾等若见势中原难继,其时往江南而去。不失为一退路!”

  司马越一口气憋住,差点没郁闷死。怒气升腾,直想跳起就给这无见识妇人一个巴掌:真是个败家娘儿,如此好的机会,自己难道就不想要,非要便宜别人!

  但想到王妃并不知情其中内事,她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同时心里也浮现一丝警惕,只好憋着闷气,闷声道:“王妃此言,听起来甚妙。为夫是要好好考虑一番。”

  先用言语安抚了一下妻子,司马越接着笑道,“王妃素来不闻政事,今日怎么如此开怀?这种事情怕不是爱妻自己想出来的吧?”

  裴妃闻言,脸色赧然,眉眼羞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闭口无言。

  司马越笑道:“我妻还有何事不可对夫言者?”

  裴妃忸怩半天,见夫君不依不饶,方道:“前几日,家兄来访。无意中言了此事。”

  司马越眼睛闪过一道精光,不动声色道,“可是邵家兄?孤记得,邵家兄与王尚书弟王茂弘如今正在洛阳,是代表琅琊王来贺陛下登基的,前些日还来府邸拜访过。”

  “正是二兄。”

  司马越笑道,继续追问,“你呀,还想瞒着夫郎我。是不是邵家兄还说了什么啊?”

  “二兄说,妾要是说自己想的,王爷定当刮目相看。”裴妃羞言道。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她没好意思说出口。

  她年纪渐大,颜色渐衰。二兄建议,若能在政事上助王爷一臂之力,不说重讨欢心,也不会太过疏远。所以最好隐瞒他来访之事,就说自己想的。

  司马越听完,见事情明了,这才阴沉下脸。

  裴妃见王爷突然变脸,不明所以。随即,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明白过来,自己这件事做错了。

  但,究竟错在哪里?

  裴妃不敢说,也不敢问。东海王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走去自己的书房。

  片刻,就闻咆哮声隐约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