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战事起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165 2019.08.03 07:05

  元宵节以后,便是一连的大晴天。天气越来越暖和。洛阳城外,新军训练的号子,从每天蒙蒙亮一直持续到黄昏日落。

  传到城里,百姓也渐渐从新鲜慢慢到习惯。

  募兵与中军征兵的新兵训练营,相望而立。但两方状态却成鲜明对比。

  任缪胤和高韬怎么使劲,鼓励也好、惩罚也好,士兵们都死气沉沉,状态好一阵,持续不久便又降下来了,最后只能从喊号子上做文章,号子喊得敞亮,压过对面,就得过且过了。

  司马炽两方都进行了视察,但并没有对此作出改变。

  时间很快就转到二月。

  这一日,安静许久的朝堂突然热闹起来。就连多日未曾出现在朝议上的太傅司马越今日也盛装出现。

  缘由是青州刺史王敦传来急讯:躲入长广山一带的变民首领王弥于正月二十五下山,突袭了东莱郡各县城。东莱郡守鞠羡出兵讨伐,被击败,后为贼所杀。

  王弥原是青州刘柏根叛乱的残部。

  前一年,也就是公元306年,东海王、河间王、成都王之间正斗的如火如荼。地方野心家便趁机不甘埋没,刘柏根就是其一。

  刘柏根原是青州东莱郡惤县县令,大的县长官称令,小县则为长。

  其时,高密王略时任安北将军、持节,都督青州诸军事,镇临淄。为配合兄长扩充势力,其逼走青州刺史程牧,自兼青州刺史。于是,便在青州横征暴敛、招兵买马。

  刘柏根见百姓不堪其重,便顺势聚众举兵。左右征战郡县,不出旬日,便拥兵数万人众。遂自称惤公。

  王弥便是东莱本郡人,为当地大族,其祖父曾官至太守。其人自认学识渊博,能言巧辩,早年游学各地,也曾去过洛阳谋官,欲重振家族,出人头地,但朝廷任官只看品级,不看才干,无人推荐之下,他自然一无所获。

  听闻刘伯根起兵,王弥便携族中子弟、家僮、部曲等前往投靠。一见之下,刘伯根就任其为长史,堂弟王桑为东中郎将。

  合兵整顿后,刘伯根部在王弥的建议下,擒贼先擒王,于是西攻青州治所临淄。

  兵临城下,高密王出兵迎战。其内斗是个好手,打仗却稀疏平常,大败而逃,只得撤退至聊城驻扎自保。此战,差点就连锁反应,导致东海王在三王混战中失败。

  幽州刺史、都督王浚见状,于是顺势派军进入青州、冀州等地界以讨伐为名义,以期扩张势力范围。

  其军下鲜卑骑兵众多,刘伯根一众皆流民出身,以步战骑,又无军事训练,很快便败北。

  刘伯根兵破被抓,斩首示众。余部在王弥的带领下,逃到附近海岛生存,最后又转至长广山一带休生养息,劫掠百姓、郡县。

  王敦在上书上又言:臣刚入青州,府无兵马,库无剑戟,难以为抗;请求朝廷遣兵支援,或允许兖州、徐州、幽州、冀州等兵马相助,以资破敌。

  又言:臣已联络各郡县府及其地大族,并同募集兵马,不期日,便可自助,如今时日还请允臣求援。

  议了半晌,太傅司马越才拍板道,“如今王浚的鲜卑骑兵仍未退出青州,就允其继续停留,为王敦平叛。再令兖州刺史苟晞、冀州刺史丁邵各遣兵力,阻截各州郡要地,防止贼寇逃窜。”

  司马炽连连点头,出声赞同。

  王弥又名“飞豹”,就是指其军兵强悍,破坏力惊人,如同“豹”一般,同时行军速度极快,飘忽不定,出没无常,如同能“飞”。

  所以,司马越这么安排,也是出于此。

  朝事一毕,司马越便又匆匆忙忙去了。

  天气变暖,其心也愈来愈焦灼,原本想一口吃个胖子,耽搁了近月余,以图谋成,但如今兵事又起,他生怕皇帝又起了心思,所以如今跟司马炽见面的想法也少了。

  司马炽自然有大事不会忘记招呼他,以示尊重、恭敬。同时也不催他。只要他不掣肘自己如今正处在紧要关头的练兵,司马炽也不想主动招惹。

  虽然他很想他快点走。

  又二日,地方又传来兵事急讯。

  这次则是邺城告急。造乱者是变民汲桑、石勒团伙。

  汲桑等人原是公师藩所部,而公师藩则是成都王颖旧将。成都王在争权失败后,被河间王囚于长安,并废黜皇太弟之位。

  于是其原手下旧将公师藩以此为名义,遂起兵为其鸣不平。其于兖州、司州交界的鄃县起兵,攻略周边郡县,很快就裹挟民众数万。

  茌平牧马场的首领汲桑及其手下石勒等众,趁机携所养马匹,投入其部。汲桑、石勒等众骑技娴熟,内里胡人众多,打仗异常勇猛,遂连破阳平郡、汲郡等司州大郡。兵力迅速膨胀。

  公师藩在势力大壮后,便不思前往长安,解救上司,而是将目标定向不远的重镇邺城。

  邺城告急,但好在广平郡守丁邵以及范阳王虓的部将苟晞调兵来救,才将公师藩逼退。

  后来东海王在三王混战中胜出,腾出兵力,便直追猛打,将成都王颖以及打着他名号的公师藩部都接连消灭,公师藩也兵败被斩杀。

  丁邵和苟晞也就是因此,后各任冀州刺史和兖州刺史。

  公师藩残部则被汲桑、石勒等收拢,又回窜根据地茌平牧马场,以此为窝地,平常据守,时不时再劫掠周围郡县,壮大己身。

  这冬季刚过,汲桑众便按捺不住。汲桑自称大将军,封石勒为讨虏将军,以为成都王颖报仇的名号,倾巢而出,兵峰直指邺城。

  周围郡县如同纸糊一般,汲桑军势如破竹,很快便到达了邺城近围。

  镇守邺城的征北将军和郁命令各军退守城内,紧闭城门,以拒敌来犯。魏郡郡守冯嵩、将军王秉和吕雍皆率其部,入城驻守。

  同时邺城数遣使奔洛阳告急,以求支援。

  于是,洛阳出现了一日内接连数位信使上堂奏事的奇景。

  其等所携上书又言:汲桑贼无道,围城后,将成都王颖尸骨挖出,盛以车中,置灵牌,每欲攻城,便哭祭一番,贼攻城势愈猛。邺城急危,请朝廷速遣兵将救援,不然,将城破难守。

  朝堂鸦雀无声,信使噤若寒蝉。

  只听司马越朝信使咆哮道,“这和郁是干什么吃的?冯嵩、王秉、吕雍等人呢?为什么不出兵迎战?”其脸色铁青,愤怒满膺。

  “邺城守军满万,又有两队中军这种骁勇善战之兵,何故据守城内,不敢一站?徒让贼寇肆虐壮大?”

  作为他自己亲点的镇守之将,和郁如此表现,简直打他的脸。司马越再不关心北方战事,也珍惜自己的声望。

  如今他久久不南迁,就是在啃几块难啃的骨头,期望说服这些大族、名士随同自己一并迁往江南。所以他很重视目前自己理政的声名,这样才能证明自己值得那些大族、名士信任,托付全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