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打造名士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3637 2019.08.02 03:45

  等司马炽要离开,何绥看着一旁伺候的宋祎,欲言又止。

  司马炽走到厅门,突然停顿脚步,转过头,指了指宋祎,“不知这宋女郎,何卿可舍得割爱?朕闻其笛声,颇觉欢喜。”

  何绥啊了一声,口不择言道:“舍得舍得!陛下喜欢,敬请拿去。”

  给皇帝进献女人,那可是佞臣行为。何绥虽有心用宋祎搭上皇帝,但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司马炽也想明白这点。所以才主动开口求取宋祎。既然碰到这个历史人物,知晓她后事,改变它就带有一丝难言的趣味。

  再加上,司马炽另有打算。

  文化宣传,思想洗脑,最重要的一是媒体,一是娱乐,一是教育。

  宋祎的作用就是娱乐这块。

  能迷倒那么多有名人物,可见宋祎之后的潜力。那她的作用就越大。

  打造一个这个时代的明星,势必效果会很好吧。

  司马炽自从见识到顾荣、周玘弹指之间平陈敏的真实案例,就恐怖名士之威。

  也心里滋生出一个计划,“打造名士”!

  打造名士,为朝廷做宣传。经过多次构思,司马炽越发觉得这想法很有可行性。只是一直没有碰到好人选。

  这个时代,名士就如同后世的明星一样,忠实粉特别多,而且名士中美男不乏其数,像极了后世男明星。

  只是若换作女性,由于时代的限制,即使地位较高,也难以出名。反而还不及后世名妓盛行的时代。

  没有并不代表不可能。以男性为主权的社会,只要把握好心理,女性反而会比男性更好出名。物以稀为贵,男女本质上都是逐香而来的动物。

  再加上,反其道而行之。魏晋玄学风尚,是个有名的逆反社会群体。

  今日见到宋祎,司马炽就马上意识到这位是个好人选。一来,她的身份就是个天然吸睛体,绿珠弟子;二来,她可塑性强,有潜力;三来,弱势好掌握。特别是第二点。

  相比女性,打造男性名士的困难其实更大。

  这点并不是说成名难。如今成名之路,已然有迹可循,或做出匪夷所思的孝行,或做些乱七八糟显示自己脱俗的事情,成名指日可待。

  然而,男性人选的选择,是个难题。打造困难就体现在这。

  这个时代,不像后世,这时的女性天生弱势,是好掌握的资源,纵然成名后,也很难脱出把控。

  而男性作为社会主体,名士又大都出在高贵人家,一旦择人不适,那将是个恐怖的灾难,反噬都是轻的。

  当然,并不是要放弃,徐徐图之即可。

  所以,司马炽即使早有这想法,也未有实施,今日碰到宋祎,灵光闪现,才想到这点。

  “陛下,这……这不太好吧?”

  出了门,司马炽见王延魂不守舍,频频欲言又止。便开口问话。王延吞吞吐吐,指了指后面。

  司马炽见他指向宋祎方向,明了,笑道:“舅舅是担心朕的名声?不妨事。”

  他并不在意这个。司马家喜好美色的名声恐怕早就在他便宜父皇羊车临幸宫人,就传遍四海。

  如今他只是继承父志,向臣子要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唐太宗纳弟媳,不还是明君。况且他又不是真为了男女之事,而是正事。

  而且男女之事历来只是私德,从无关乎大局,只是所谓卫道士打着幌子,爱好从私德看待分析问题。

  司马炽也不知道这件事会在后世被传成什么样。只是,那时自己骨头都烂了,还管这些干嘛。

  眼下,还是好好活着,做好这个皇帝。

  “只是……”王延见外甥皇帝不以为意,心里叹气,口中又道,“皇后那边?”

  他可不想再被皇后请进宫训话。虽然血缘上是长辈,但毕竟是君臣之别。自己要是被冠上为陛下侄儿献女人的名声,那可真是完了。

  即使有人能明鉴不是自己进献,那没有谏言阻拦,也够喝一壶的。心里也直骂何绥,这家伙真不是东西,就不想想后果吗!

  司马炽这才龇牙咧嘴,感觉牙酸。

  “把宋祎先安排在舅舅你家里?”司马炽嘀咕一下。

  王延吓得一愣。不接腔。

  “算了,还是我先带回宫去吧。”司马炽没留意自家舅舅的躲滑。

  如今他跟梁皇后的关系已然升温,他二人都不是普通身份。这个女人势必是要陪伴他一生的。家室和睦一些,少些宫斗,对他而言,也是必要。

  仅仅一个误会,让她难受,没必要。他也不想。

  瞒着?他的身份在这,皇宫又如同筛子一般,自己要真那样做,只是给有心人机会进行挑拨而已。

  那么就沟通,坦诚吧!

  司马炽后世没结过婚,也没谈过女朋友。理论知识告诉他,夫妻,沟通应该很重要。

  王延见皇帝直接要将宋祎带回宫,这下也不想继续说什么了。其实,如果不是外甥身份特殊,他也不会说这番话,有这番顾虑。

  这个时代,这种事情太正常不过。

  王延转口,又问了一下关于胡商、招揽商客等事情,也提及到何绥今天找他的本意。

  司马炽也将自身打算告知于他。

  如今商事大多把持在显贵官员以及地方豪商大族手上。一般人是做不了商人的。

  不像以后朝代,商业发达,小门小户也能撑起一家商铺。现在,就是做屠夫的,都不是一般小角色。

  “像何氏这样的显贵官员,豪商大族,都把握着商事,皆可以合作。但朝廷必须掌握主动权,另外他们想合作,就让他们出钱。”

  司马炽将后世的一些理论向王延说了说。又提到拍卖、招投标、分商区、招牌统一、商业联盟等知识,让其见机行事。

  他的想法是,闻腥的猫多了,他不想花自己一分钱,而是全从羊身上拔毛。当然,也不能太贪婪,要羊能承受的范围。

  具体情况,都看实际如何。

  还是太缺钱了!不然,哪用得动这种心机。

  说完,司马炽又问道,“最近酒楼的情况怎样?”

  王延用司马炽“发明”的后世美食,运作了一个酒楼。“收益虽不及之前,毕竟城内一下子走了不少人,但依旧很红火。”

  “说书情况呢?”

  “天天爆满。甚至因此影响了酒楼生意。”王延语气有些高兴,又有些埋怨。

  “那就再建个茶楼吧。嗯……”司马炽停顿了下,思考了又道,“不光是茶,酪浆,各种饮品都可以提供。然后让说书人专供茶楼。”

  如今茶和酪浆是两大并行的饮品。茶在汉人以及南方都比较流行,酪浆则是羊牛奶甚至马奶、骆驼奶等制作而成,多出于胡人口味,或者北地汉民。

  洛阳人员成分混杂,则是两类饮品都很流行,也汇聚了各种饮食习惯。

  不过这两个味道都挺奇葩的,若是后世有商家卖这种东西,怕是直接破产,呃,或许也有怪异食味者偏好,打出另一片天地也不是不可能。

  王延点点头,“饮品,最近厨艺坊的人倒是调配出不少新口味。开个茶楼,绰绰有余。又有说书人吸引,肯定客满。”说着,又有些纠结,“说书人走了,不会影响酒楼生意吧?”

  “具体情况你看着办吧。过些时日,我让宋祎去酒楼说书。”

  王延一愣。还没反应答话,又听皇帝道:

  “等夜市办好,开一个自助餐吧,吸引客源。”

  王延忙略过宋祎的话题,不情愿道:“免费?这个成本,是不是高了?”

  皇帝早在开酒楼时,就跟他提过这个模式。当时他坚持己见,才打消皇帝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司马炽听到“成本”二字,懒得吐槽自家这个便宜舅舅,活学活用。自己有时是嘴快,有时是懒得找与现代经济词语对应的古代词,没想到王延学得倒挺快,领悟得也快。

  “试试吧。也不是全为了收益,夜市刚成,让人知晓,吸纳人流,才是最主要的。”

  他急欲把这件事交掉。王延学得越快,他就能越快放手。现在他的重点不可能长久停留在这些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