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顾周定江南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4132 2019.07.18 20:35

  顾荣,字彦先,吴郡人士。吴郡顾陆朱张四大姓,以顾为首。其乃三国时吴国丞相顾雍之孙。

  年少时,便已成就美名,与丹阳郡纪瞻、薛兼、会稽郡贺循、广陵郡闵鸿齐名,并称为吴地“五俊”。

  作为吴地的名人,吴国灭亡后,顾荣与陆机陆云兄弟一起入洛阳出仕,并称“洛阳三俊”。

  只是较陆氏兄弟而言,他更能审时度势,说白点,就是惜命,所以陆氏兄弟最终在中原惨死,被夷三族,他却屡次得脱,最后干脆回到家乡。

  陈敏据江东后,遍邀吴地名士,但没人理他。其出身寒微,又行事无度,不知礼节,纵兵欺压乡里,故吴人多瞧不起他。

  陈敏对此十分愤怒,于是起了杀心。

  顾荣起初也是反抗,但见势不对,就主动找到陈敏。一番交谈后,答应做了丹阳郡守,并说服吴地其他人一起顺从,同时陈敏也放弃大开杀戒。

  与他同样境遇的还有周玘,被任命安丰郡守。周玘,“除三害”周处的儿子,此人在后世名声比顾荣有名,历史上“三定江南”的就是他。

  接到华谭书信之前,顾荣也正在忧愁。

  他从一个亲厚者那里听闻,陈敏二弟陈处向敏进言,言其有二心,不可久留,建议将其诛杀。

  虽然陈敏没有答应,但他还是很恐慌不安。

  他本就是被逼迫才与陈敏合作,有二心当然是正常的。

  初时,陈敏以讨平徐州封云、斩杀荆州石冰之勇功,安定徐扬二州,尚有一丝人心。

  等到其意图割据江东,效仿孙吴旧事,他们这些吴地大族也因此作壁上观,两相之间,打算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其才能平庸、缺乏谋略,为逼迫吴地士族在其麾下任事,不惜以杀逼迫。

  这之后,更是刑政无章,朝令夕改。陈氏子弟,以陈敏七位弟弟为首,个个据一地而逞凶,横行无法度。被当地人视为祸患。

  所以顾荣一直都有反陈敏之心。

  接到华谭信后,顾荣连忙入后宅展开观看。这一看,既怨又惭。

  华谭信中言辞毫不客气,语锋犀利。就像这一段:

  “陈敏盗据吴、会,命危朝露。诸君或剖符名郡,或列为近臣,而更辱身奸人之朝,降节叛逆之党,不亦羞乎!”

  “吴武烈父子皆以英杰之才,继承大业。今以陈敏凶狡,七弟顽冗,欲蹑桓王之高踪,蹈大皇之绝轨,远度诸贤,犹当未许也。”

  “皇舆东返,俊彦盈朝,将举六师以清建业,诸贤何颜复见中州之士邪?”

  意思就是说你们都出身高贵,却屈节投身叛贼。陈敏一介庸才,却图效仿孙坚父子旧事。现在陛下已居洛阳,朝政恢复,他日就将平叛,那时你等有何颜面再见中原人士?给我吴人丢脸!

  又见到,信最后,太傅司马越已遣高密王司马略、平东将军刘舆二人,正意图讨伐陈敏。

  顾荣深吸几口气,平静下来。这屈身陈敏年余,他早有耳闻华谭对其等评价,但此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他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行动。

  其取来纸笔,迅速将自己“素有图敏之心”写于信上,又极言自己愿拨乱反正,作为内应的心思。最后,剪发作为信誓,同时请求寿春出动大军,逼近大江,做出攻势,以便其在内行事。

  待自己人与华谭信使一同远去后,顾荣又立即遣使,前往安丰,联络周玘,将事情尽与其言。又商定共同起事。

  很快,寿春那边就做出回应。扬州刺史刘机、平东将军刘舆亲率大军,打着讨伐陈敏的旗号,正式进攻陈敏割据的历阳郡。

  陈敏迅速派弟弟、广武将军陈昶率数万兵驻防乌江,历阳郡守陈宏驻防牛渚。

  陈昶军司马钱广是吴兴郡人,与周玘同乡。于是周玘立即派出心腹,策反钱广,并令钱广趁不备将陈昶斩杀。

  钱广杀掉陈昶后,收拢其兵,进驻秦淮河朱雀桥,并宣称:建业已诛杀陈敏,胆敢从贼者,屠灭三族。

  陈敏大怒之下,又派儿女亲家甘卓讨伐钱广。

  甘卓,三国东吴名将甘宁之曾孙,原为吴王晏之常侍。东海王最后举兵,大战长安河间王时,甘卓见天下大乱,于是弃官回江东乡里避乱。

  途中在历阳遇到陈敏,而陈敏有意割据江东,就阴谋与其结为儿女亲家。又使甘卓冒称皇太弟之令,封敏为扬州刺史。

  于是甘卓上了贼船。

  顾荣得知甘卓被任命,连忙从家里赶往陈敏处,故意晋见陈敏,借此打消他对自己的疑心。

  果然,陈敏毫不怀疑顾荣参与阴谋,对其谆谆而言:“君该为我往各地镇压安抚,岂可一直在我身边?”

  顾荣一出门,就往甘卓军营而去。

  顾荣劝说甘卓道:“若江东之事可济,当共同成之。然如今之势,君观之,当有济理?”

  “敏乃常才,又政令反覆,计无所定,其子弟无不骄矜横行,其败必成定局。”

  “吾等投身屈节与其,受其官禄,事败之日,过江诸军当函吾等之首送洛,名题曰‘此乃逆贼顾荣、甘卓之首’。岂不羞辱万世,辱及子孙,愧对先祖?”

  甘卓也是丹阳郡人,素来敬重顾荣,事其为长者。又见陈昶已死,寿春大军压境,更是恐惧。心中忐忑,思量良久,终于决定背叛陈敏。

  于是假装突发疾病,派人将女儿接回。然后迅速移兵秦淮河南岸,破坏朱雀桥,与钱广兵汇合。

  此时周玘已联络纪瞻、陆玩等吴地名士,皆带兵前来汇合,合兵共同攻击陈敏。

  陈敏连遭背叛,既悲又愤,亲率万人来攻伐甘卓等人,在秦淮河两岸对战。

  对峙不久,联军众将士隔河朝陈敏处喊话,“吾等之所以为陈敏效忠,皆因顾丹杨、周安丰之领导。如今情势翻转,顾周二君在此,汝等还等什么!”

  顾荣、周玘于是拨马出列,亲自朝陈敏部众喊话。让他们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又有朝廷大军压境,速速逃离才最好。

  陈敏部众被说服,纷纷弃械逃跑,一哄而散。陈敏见势不妙,慌忙单骑而逃。不久就被当地人捕捉送至军营。

  顾荣等人随即遣使恭迎等待刘舆大军到来。二军合一,刘舆带兵进入建业,将陈敏处决,夷三族。

  陈敏残余势力,也相继被吴地当地大族一一逮杀,将首级传至建业。

  江东于是迅速平定。总用时,不到一个月。陈敏之乱,历时一年有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