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两则诏书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973 2019.07.09 20:10

  司马炽没想到司马越去而复返,又重提新蔡王移镇之事。

  “江州?”司马炽疑惑道。他真没想到司马越竟提议东燕王司马腾移镇去江州,镇守豫章。

  “臣回去后心里总是不安,就好好想了想。唉……”司马越重重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元迈终归是臣的亲二弟。”

  “江州远离中原,必然也远离杀身之祸。”

  司马炽点头赞同,理解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侄儿能够明白皇叔的苦心。江州,那就江州吧!”

  “侄儿封豫章王,却从未去过,今东燕王叔镇守豫章,也算是十分缘分。”

  原本在他预想中,司马越一旦起意去江南,那其胞弟三王的去向,很有可能是以下两种可能:

  一可能去下邳、寿春、襄阳等三地,掎角建业;二可能留守邺城、许昌、长安,用来掣肘自己这个皇帝,亦作他立稳江南后,北图中原的助力。

  没想到他竟然第一个提议的是江州。不过转念一想,便明白他此举意义。

  江州大致就是后世的江西、湖北、湖南三省交叉范围,治所豫章,也就是南昌。

  在武昌郡属江州、长沙郡属荆州的情况下,江州无疑就是南方七州的中心。治所豫章更是中心的重镇。对江南的稳定,可谓至关重要。

  司马越图谋江南,在豫章先定下一颗钉子,可真是一步好棋啊。

  弄清司马越的心思,司马炽突然有点患得患失。这家伙不会是先把三王或者只是东燕王弄去江南,替他打基础,而自己不去吧?来个两头压注,庄家通吃?

  自己还得再加把劲儿才行!一定要让他自己也得去!

  压下心思,又听司马越道:“河间王颙昔日强迁先帝,今仍窃据长安,余孽未清,不可不防。唯恐他势力再起,臣提议将其征召回洛,到时其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再无爪牙之利。方能不再有内部之患,朝野上下,一心剿寇杀贼,匡扶晋室。”

  司马炽眼睛一亮,“皇叔此言大妙!”顿了下,犯愁道:“河间王劣迹斑斑,一旦放任,恐遗患无穷。但就怕他不应诏!”

  “无妨!我们也用最大诚意去征召他,就……就让他回朝任司徒之职吧!”司马越道。

  西晋设八公,以太宰(即太师,避讳司马师)、太傅、太保谓之三师,称上公;以太尉、司徒、司空谓之三公;以大司马、大将军谓之二大。

  魏晋以来,相国、丞相非一般不置,都是有特殊含义的,所以司徒就相当于丞相。也是八公中唯一有实际职责的,掌管选官评用以及州郡之大小中正。与尚书台吏部,共掌选举。

  司马炽惊讶道:“这不太好吧?河间王已是八公之太宰,再任司徒,尊荣至极。”

  司马越摆摆手,“这正代表我们的诚意!若他一意孤行,不领命,那就说明其心里根本没有朝廷,仍有反意。到时哪怕再兴兵,也要除之后患。”

  司马炽思虑片刻,做足了态势,这才点点头,“皇叔所言得理!那就依皇叔之言。”

  他知晓历史,心里早就明白司马越是何打算。但他并不准备阻止。

  河间王司马颙已是强弩之末,困守长安的秋后蚂蚱,又太蠢,没有拉拢的必要,反而是个定时炸弹。

  所以他跟司马越的目标是一致的。司马颙必须死,让出长安!

  紧接着,趁司马越要走,司马炽将其唤住。吞吞吐吐作势,才将自己的打算说出。

  “皇叔,我准备明日出宫,于城中将今日之事告知天下。”

  “这怎么可以?”司马越叫道。听完,他第一时间本能的不同意。

  “皇叔,我也知道这事确实有点……所以才跟皇叔说。侄儿想着,如今之事,必谣言四起。一旦遭有心人利用,传出些乱七八糟的,那对如今朝局稳定,势必有大影响。”

  “都怪侄儿没考虑清楚,将事情都在朝堂上宣之众臣。”

  “所以只有我亲自现身,以陛下之尊,将态度表明。一来可安民心;二来谣言不攻自破;三来,我也有私心,想让百姓能紧随朝廷,万众一心,共抗敌寇。”

  司马越内心一哂。皇帝果然还是“幼稚”!百姓吃不饱,无钱财,而我们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怎么可能会跟你一条心!以利诱之,以力压之,这才是正途。

  立国稳固从来都要靠大族豪门,拉拢用之。而百姓只不过是牛马,养之,牧之,可以驱使就行。

  他细细想了,方觉得这倒是个机会。

  皇帝说得对,今天这事传开,发酵,必然谣言四起。谣言多了,肯定降低可信程度。故土难迁,没有人会轻易相信毁家纾难之言,都心存侥幸。

  若是皇帝金口玉言,亲自现身,表明态度,那可就不一样。南迁风潮也可能更快掀起。

  而且……这对皇帝的名声也肯定是个打击。这个“无德”的把柄,自己捏好了,何时都可以用。

  司马越最终“艰难”地答应下来。

  分别时,司马越、司马炽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

  西晋并没有每日一朝的习惯。自汉一来,大多五日一朝。

  晋武帝立国之初,也有一日一朝,但坚持不久,特别是灭吴之后,贪图享乐,更是旬日月余不朝。

  到晋惠帝后,朝政多道转手,上朝的次数就更少了。

  第二天,由于是新帝刚立,诸事待兴,太傅司马越率领百官,摆驾继续朝议。

  朝事并没有议多久,由皇帝提议,太傅作答,两则诏书很快便颁布下来。

  其一:镇守邺城的安北将军、东燕王司马腾改封新蔡王、安东将军,都督江广交三州诸军事,移镇豫章。

  其二:征召远在长安的太宰、河间王司马颙为司徒,回京师洛阳任职。

  然而,两则本该起风波的任职,却雷声大雨点小。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出列说话。

  接下来等皇帝问镇邺城之人选,让百官推荐时,堂下竟一时静默无言,最后也没有能确定下来。

  朝议就这样在诡异的氛围下,很快结束。

  但退朝后的百官并没有被允许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