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亡国之音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327 2019.07.03 13:05

  只听皇帝再拜道,“孩儿肉眼凡胎,不知高祖驾临,亦不识仙貌,诸多冒犯,还请高祖责罚!”

  一阵无声回应。

  “高祖此来,可是要降下仙音教导孩儿?江山破败,孩儿新登皇位,心中十分惶恐,能得高祖降世教导,定当一一遵从。”皇帝又拜。

  这回不知听到什么,只见皇帝面色惶恐,膝行而上,到了柱子近前,再次恭敬大礼参拜。

  ……

  独角戏,良久。

  朝堂静默无音。

  只是新皇那几句声嘶力竭发出的叫喊的余音,还回荡在众人耳畔。

  “请高祖救救孩儿!孩儿愚钝不堪,朽木难雕,退位让贤,不要这皇位了,可好?”

  “对了,可以让皇叔即天子位,皇叔英明神武,一举平定诸王相争,有经天纬地之才,定能挽大厦之将倾!”

  “高祖,孩儿真的不想死啊,还是那么窝囊的死去,也不愿这江山落入那贼酋之手,遍地腥膻。孩子知道自己愚钝,还请高祖可怜,赐下一方,救我一命,也救救我晋室江山,和这万千黎民!”

  “苟安江南,偏居一隅,远离故土,将大江之北百姓子民尽葬贼寇之手,纵然我司马晋残存,又怎能称得上一国!国将不国,孩儿尚不如与贼玉石俱焚,君王死社稷,搏上一搏!纵死无憾!”

  “孩儿想明白了,不走!死则死矣。”

  “孩儿斗胆,还请高祖怜我,能赐下些末仙法,伴我左右,时常教我,人常言命不可改,人不斗于天,孩儿不服!今誓要,我命由我不由天!”

  “多谢高祖警示!孩儿定当不负高祖厚望,励精图治,爱民如子,鞠躬尽瘁,使我晋室万里江山不再有烽烟,万千百姓不再有饿殍,振兴我司马氏之龙脉,佑我高祖,得窥天道,以得长生!”

  纵然没有听到宣皇帝的仙音,具体内容说了什么,竟惹得新皇如此激动,但仅凭新皇这几句,百官心中就掀起狂风巨浪。

  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震得他们头晕目眩,双股战战兢兢,直欲心理生理双双失态。

  太傅司马越的神情也不遑多让。

  新皇竟说自己会是“亡国之君”?!

  这,怎么可能!

  没有哪个皇帝会在自己登基仪式上公然宣称,自己会成为“亡国之君”!

  “高祖降世”的荒谬感,让他怀疑过新皇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要与自己斗法,但自毁如斯,败名声于朝臣,于天下,何以至此!

  他又能得到什么!

  整个过程,新皇犹如扮演独角戏一般。

  一个人在那呼喊,一个人在那流泪,一个人在那磕头,一个人在那崩溃,也一个人在那振作。

  接着,一个人在那沉默。

  “曹官,宣,退朝!朕累了。”

  半晌,新皇默默站起,两颊泪痕未尽,脑门上磕出一道血痕,双眼空洞无神,扫视百官,兴不起半点波澜,嘶哑声道。

  曹官作为内廷宦官之首,“八王之乱”没少见各种惊心动魄的场面,包括前两年张方挟持惠帝入长安、河间王执意要杀羊皇后等等。

  但,都不及此时骇人。

  众人都知如今江山凌乱,贼寇四起,但谁都不会去想这会是即将灭国的前兆,因为怎么看都不至于到那一地步。

  况且如今诸王之乱已平,新皇始立,新气象俨然可期,谁心里都盼望着这是家和国平的开始。

  而今……

  新皇都要做“亡国之君”,覆巢之下,他们又有几人能活?

  “退……”

  曹官乍听新皇吩咐,心惊了一下,方才缓过神,正要说话,才发现自己喉咙有点干涸,“退”字没出口,就缓不过气,憋在嗓眼里,忙咽了口唾沫,小声咳了下,这才缓出气,拉长腔调,恢复平日的高昂。

  “陛下且慢!”

  声音被打断,曹官却不敢有丝毫不快。看了一眼皇帝,见他没有反应,慌忙退后一步,回到自己的位置。

  “皇叔!”司马炽方才有点神色,勉强笑了笑,朝开口之人叫了一声。

  “陛下,微臣……”司马越见他一副强作欢笑的样子,跟先前神采飞扬判若两人,顿了顿,组织语言继续说道。

  “臣斗胆想问一下,宣皇帝他老人家降世,到底说了何事?竟然让陛下……失态如此!陛下刚才所说的话……”

  司马越有点踌躇,不知道怎么继续恰当的形容。

  只听皇帝惨笑几声,接口道:“很吓人吧?皇叔不必拘束,有言但说无妨。”

  继而环视众臣,继续道,“朕刚才的样子,想必诸卿心里定会笑朕。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朕,失态了啊!没能做到一个好皇帝的修养啊。”

  “今日丢了祖宗的脸,明日……”皇帝呵呵一声,“明日就丢了祖宗的江山啦。”

  自嘲调侃的语调,顿时让揪心的百官一惊,齐齐呼道,“陛下……”

  一个声音高声突起,语气清朗。

  “陛下,切莫如此感怀!臣不知宣皇帝降下何等仙音,但臣想,既然他老人家能降世警示,也就说明事情未到山穷水尽之地步。还请陛下谨言慎行,振作起来!”

  众人内心慌乱闻言一清,定睛看去,原来是中书监温羡出列言道。

  接着尚书左仆射王衍出列道。

  “中书监大人所言极是。如今朝堂之上,尽皆陛下肱骨之臣,臣也斗胆请问陛下,宣皇帝究竟说了何事。陛下道来,我等也做参考。臣想,如今有陛下和太傅在,朝廷一心,定不会有那不敢言之祸事!”

  “也罢!朕还言,我命由我不由天,要搏一搏,还跟高祖立下宏愿,如今却又作这等女儿态。真是……”皇帝叹了口气,自嘲一番。

  随即做了一个深呼吸,面色一改惨淡,坚毅肃然起来,龙行虎步跨过朝堂,步上台阶,端坐在御床上,虎目圆睁,扫视阶下百官,方才昂声继续道。

  “众卿既然想听,那朕也就不讳言。原本还想和皇叔私下商议,现在就一起听听大家的意见和想法。”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朕做了亡国之君,诸臣又如何能逃?朕与诸卿身系一线,是该让尔等也听听!”

  听皇帝这么一说,百官俱都心头一颤,顿时精神抖擞,竖起耳朵,生怕漏掉半句。

  只听之前那些话,众人心里就已知事态严重到无法想象,这关系到身家性命的事情,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司马越心里则是有点苦涩,原本是怕事大,新皇不会轻易说出口,所以才当众问他,拿百官相迫,让他不得不说出口。

  哪知皇帝本意是与自己私下相谈。若如此,还让百官知道干嘛?

  但现在,要让他再反过来说出阻止的话,看百官神情,必惹众怒,实属不智。

  “众卿可知,朕之高祖宣皇帝平生之最大夙敌是为何人也?”皇帝没有直接满足大家的好奇,而是先抛出一个问题。

  最大夙敌?曹魏吧?百官中有人首先想到。

  可这,官家禁忌,真不敢说出。

  皇帝看众人无人开口,眼光游移,便继续道,“大家肯定有想是那曹魏武帝,或者那曹魏大将军曹爽吧?”

  难道不是吗?前者被迫装病,后者又被迫装病。有人心里腹诽。

  “臣窃以为,可是那诸葛孔明?”有人小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