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皇后、皇嫂与公主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3053 2019.07.12 14:05

  司马炽反应过来,连忙下了辇车,走到二人跟前。

  “弟炽见过皇嫂!”司马炽先向惠皇后羊氏恭敬施了一个大礼。

  羊氏似乎没想到皇帝态度会这么恭敬,手脚有些忙乱,然后反应过来,才迅速敛颜回礼。脸色仍有些尴尬,目光也有些游弋。

  她跟这个如今贵为皇帝的小叔子并不相熟,甚至现在还可以说有大仇。

  司马炽被封为皇太弟时,正是河间王挟持惠帝入长安的两年。而她虽为皇后,却被幽居洛阳西北角的金镛城内,已经是历经了四废四立。

  惠帝返洛后,羊后才得复立,但两人一个外朝一个内宫,更是不可能接触太多。

  等惠帝食饼而亡后,羊氏却又做了一件蠢事。其因为皇太弟即位,她以嫂嫂的身份,不能为皇太后,所以有想打算改立惠帝侄儿、前太子、清河王司马覃为新帝。

  司马覃当时已经接到皇后诏书,到了尚书阁。还好侍中华混见势,也早已通知了太傅司马越。

  司马覃见势不对,当即声称发病,明智退出。

  这才没有发生一场流血事件。

  这之后几天,两人并没有再有照面。羊氏无权无势,深居后宫为夫守灵,心里也一直忐忑懊悔,自己的行为会不会遭至后续的报复。

  昨天登基仪式上发生的事情,由于曹官等办事宦官的缄口,今天才因为皇帝要出宫巡街,从宫外传进来,然后在皇宫中传开。

  羊氏听了添油加醋版的之后,也是三魂七魄吓掉了一半。

  正好碰到侍女又说,梁皇后正带人去宫门迎接陛下。

  她左右为难,坐卧不安,最后心一狠,也跟着过来。

  司马炽见礼过后,接着又看向皇后梁氏。两天来虽还未曾碰面,但有司马炽原身记忆打底,司马炽也不露怯,朝其问道,“皇后,你们这是……怎么来了?”

  说着,见羊氏背后突然冒出个小脑袋,正怯怯地用着大眼睛盯着他。

  是个很可爱怜人的小女孩。

  司马炽挤出一脸微笑,伸过手,小女孩躲避不及,被按住脑袋,也不敢挣扎,低下头,小脚布鞋碾着青石板。

  “清河也来了啊?”司马炽摸摸小脑袋,语气温和道。

  “二十五叔,好久都没见到清河了。最近乖不乖啊?有没有惹母亲生气?”

  清河公主,一个虚岁只有八岁的小女孩。晋惠帝最小的女儿。这也就是后世记载中那个流落民间的公主。

  永嘉之乱时,贼兵洗劫了皇宫。其年纪尚小,不打眼,跟着一个仆媪逃了出来。最后流落吴地,被卖于吴兴钱温家,为其女婢女。

  钱女丑陋,清河公主却貌美、气质脱俗,为其所妒,待其甚烈,打骂虐待,家常便饭。

  再长,清河公主偶得机会,才跑出钱家,于吴兴郡守府衙告知自己身世。最后晋元帝改封其为临海公主,杀钱温一族,又将其配于大族为妻。人生这才圆满平和。

  司马炽以前看两晋历史,常会看到这个故事。故事记载,大都说其为羊氏之女,也有记载说是贾后遗女。从记忆得知,司马炽才发现其确实为后者,乃贾南风幼女。

  贾氏被赐死后,尚在襁褓、牙牙学语的她就一直抚养在新皇后羊氏身边。随后,历经八王之乱,一直随着羊皇后幽居金镛城。

  司马衷几度飘零,一会儿洛阳,一会儿邺城,一会儿长安,羊皇后也数度被废。其一个幼儿,又是女儿身,加之生母为贾后,其生长环境可想而知。得不到安全保障,仅靠羊氏一丝温暖,才得以幸存至今。

  听到司马炽问话,清河低头不语,依旧碾着鞋,小身子一个劲地朝羊皇后背后拱去,而头部被摸着,却不敢移动。

  羊氏见状也急了,怕惹到皇帝不高兴,忙拽住她的小胳膊,不让她乱动,哄道,“清彦,叔父问话呢,怎么不回答?”

  清彦是她的名讳,清河则是封号食邑。

  清河躲不成,便像个小鹌鹑似地低头站着,小声“嗯嗯”两声,也听不清说啥。

  司马炽两世记忆都没有过哄孩子的实践,见小女孩像极了犯错被罚站一样,只好朝羊氏尴尬苦笑道,“皇嫂,没事。别吓着她!长时间没见了,小孩子怕生。”

  于是放开摸小脑袋的手,小公主便“嗖”地又钻到羊氏背后。俄而,又才露出一个小脸蛋。

  司马炽这才发现,她竟被自己吓得掉了金豆。梨花带雨,小脸惊惶,大大的眼睛泪闪闪、怯生生又有种渴望的看着自己。

  司马炽看着,突地心疼起来。也不敢再用手摸头了,只好挤出一个自认为最温柔的笑脸。

  清河公主发现自己被发现,“嗖”地又钻了回去。

  看着叔侄俩的互动,羊氏摸不清皇帝的态度,语气歉然道,“陛下莫怪。清河年幼,又一直性子怕生,所以……一时无状,还请陛下莫生她的气。”

  说着话,羊氏牵起清河公主的小手,也有点心疼。这个跟她相依为命的女儿,是她如今幽宫生活中最大的慰藉。但自小因生长环境的缘故,养成的性子极其怕生,她也没法。

  “皇嫂这说的什么话!我是清河的亲叔父,疼她还来不及呢,怎会怪她?往日接触少了,她怕我,这也实属正常。”

  司马炽说着,又朝小脑袋微笑道,拿出后世见惯的哄小孩的语气,“以后没事,就常来找二十五叔来玩,好不好啊,清河?二十五叔那里会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准备着。”

  这回,小女孩彻底躲在羊氏大腿后,用脑袋乱拱,怎么也不露脑袋和“嗯嗯”了。

  看着矮小瘦弱又性子极为羞怯的小女孩,司马炽不由心酸。贵为帝女,尚且如此,普通人家又何如?

  八岁,就算是虚岁,在后世,也已经长高至一米二三为常态。而眼前的小女孩,据他目测,尚不及一米身高。

  再说性子,后世但凡家境不是太差的孩子,七八岁早已是活泼好动,聪颖好学,能说会道。家境再好些,已经能多才多艺,慨然而谈。

  两相对比……

  想着,又想起她自小成长伴随的环境,感叹也难怪如此。一时感同身受,同病相怜,原身记忆也跟着翻涌出来。

  司马炽作为司马炎幼子,生母王媛姬只是才人,后宫妃嫔第十四级别。武帝又是出名的好色,羊车幸后宫的代表。王媛姬不复宠爱,宫禁如牢,没几年就撒手而去。

  司马炽幼年丧母,七岁时,晋武帝又去世,至此成了父母双亡的孤儿。

  晋武帝共二十五个儿子,活着成年的也不在少数。在世时,对这个幼子也缺乏关注,在其自知时日不多前,才想到这个幼子,封其为豫章王。

  晋惠帝即位。可惜是个痴呆哥哥,贾后专权,诸兄弟对这个最小的弟弟,又不是同胞,可知其等态度。

  及长,公元300年,十七岁时,贾后被废,继而被杀。这时,诸王之乱也开始更进一步。无权无势的王爷也只是个小虾米,不动还好,一动就是粉身碎骨。

  于是,司马炽闭门索居,不见宾客,只爱钻研经史。反倒传出好学的美名。

  但最终命运捉弄,待到河间王与成都王相争,成都王败北。

  此时武帝二十五子只剩下三人,成都王颖、吴王晏以及豫章王炽。晋惠帝子嗣则全绝,包括前太子司马遹以及其三子,已统统死于非命。

  河间王于是废了成都王皇太弟身份。又因吴王自幼有风疾,又愚钝,就立了这有好学美名的豫章王。

  现在,新的司马炽又代替了旧的司马炽。

  “好啦好啦,陛下就不要逗清河了。既然陛下喜欢清河,以后要记得多带她玩啊。”被晾在一旁的梁皇后插嘴道。

  接着又朝清河公主方向笑道,“清河以后也要跟叔母亲近亲近啊。叔母也会带你吃好吃的。”

  这时,见皇帝看过来,梁后才顺势回答之前的问话,“听闻陛下朝事过后,便出了宫。如今天下还不太平,陛下新登高位,妾怕外面不安全,寝食难安,就不如在这宫门等候着。”

  接着,展颜欢笑,如清风霁月,美丽动人,继续道,“后来,又听宦官们传消息来。陛下正在铜驼街讲话,好大的威风,妾听了欢喜着哩。”

  “妾站在这里,就听到满城百姓的欢呼声,都在为陛下欢呼,就心里也很高兴。直想也冲出去,看看陛下的威风,亲自为陛下欢呼助威。”

  司马炽学着原身的记忆,不疏远也不太亲近的语气,带笑道,“朕的皇后,尽会说些让我开心的话。也着皇后担心了。外面风大,都快进屋吧。”

  说着,正眼瞧她,双眼对视,才发现其美目竟红肿着。刚听她说话,语气没有一丝抽噎悲戚之感,也没在意。

  随即恍然,昨天的事和刚刚在外的讲话应该已经传入宫来,她怎能不担心?

  再加上,自己如此态度。

  记忆里得知,司马炽原身与皇后关系并不亲近。其实不能说不和睦,而是颇有点相敬如宾那种。不亲近也不疏远。而且不是梁皇后有什么问题,而是司马炽自身的原因。

  又看看羊皇后。知道她们所担心的,心里道:怪不得这么大阵势!

  司马炽随即压下原身记忆,温声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梁皇后开心笑道,“妾自然相信陛下。”说着,转身走到皇帝身后,“陛下快进屋吧,外面风吹着冷。”

  司马炽心中苦笑,有司马炽原身记忆打底,又结合自己后世记忆作为旁观者。自然能一眼看出梁皇后是在强颜欢笑。

  又瞥见她走到自己身后,想伸手扶住自己胳膊,刚有抬起之势又马上放下。知道她是清晰记得司马炽原身的怪癖,不爱人碰他。

  司马炽看着心不着落,抬起手,一时心动,本想握住她的手,但还是只扶住她的胳膊,牵着她,柔声说道,“朕说的是真的!”

  梁皇后下意识胳膊往后扯了扯。司马炽也因心里还不熟悉,没有抓实,竟被挣脱了。随即就又见胳膊自己送上来。手和胳膊又重新恢复虚抓状态。

  “有朕在,朕绝不会让你们再受欺负!”司马炽继续重复一声,说的坚决,斩金截铁,说着,也看着羊后和清河公主。

  摇头道,“朕不会当兄长第二。皇嫂,皇后,清河!你们都是朕仅剩的亲人。朕若连你们都无法保护,还怎么保护天下子民呢!”

  羊后和梁后两人,一时被皇帝毅然的语气怔住。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道小声,又脆盈盈的声音蓦地响起。

  司马炽看过去,发现竟是小女孩清河公主。瞧他看过来,又急忙钻回母亲大腿后面。

  司马炽顿觉有趣,哈哈大笑,逗趣道,“吾家麒麟儿,小清河说得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