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选址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670 2019.07.26 20:05

  转过头,见便宜舅舅一脸苦瓜,司马炽宽慰道:“舅舅不必如此挂怀。且放宽心吧,这等小事,纵有上奏弹劾你,也不碍事。”

  王延腹诽,“你是皇帝,自然这么想。”不过也确实心底承认,这种商业贱事向来不入各高官之眼的。

  他只是烦躁,一个外戚总是被弹劾不是好事。杨氏前车之鉴还在,皇帝又不当家,太傅掌权,他可不想触霉头。

  ……

  第一个地方并不远。司马炽带着曹官,就一起坐王延的牛车前往。

  等他们到不多时,司隶校尉刘暾、河南尹刘默、洛阳令王棱三人就也陆续到了。

  洛阳不仅是全国都城,也是司州的州治所,河南郡的郡治所,洛阳县的县治所,所以其州郡县三级官员都具备。

  河南尹刘默是个矮胖白皙的老者,洛阳令王棱则十分年轻,怕年不过而立,气质清冷,板着脸,不苟言笑。

  之所以叫来这三位,其实主要着眼还是在刘默、王棱二人。他二人是司马越在洛阳行政上安插的心腹。司马炽要做出商量的姿态,就是给司马越看的。

  同时也是借二人之口,把这件事全面展示给司马越,更甚者,让二人来侧面影响司马越,说服二人,让二人影响司马越判断。

  有司马越自己人站台,比司马炽特意找司马越商量,要简单多。虽说商事对这些人来说,着实上不了台面。但有酒楼的红火在前,司马炽也怕司马越眼红,因而做出意料之外的打算。

  另外,刘默、王棱作为洛阳城的行政长官,易市、夜市的开设不仅绕不过他们,还有求于他们更多。所以,先打通他们这道关卡,很有必要。

  “三位卿,不必多礼。”

  司马炽止住三人拜礼。“这时请你们来,是商量一件重事,可能有需要到你们的地方,到时得你们好好配合。”

  说着,便示意王延将细情讲述一下。

  “这……加开易市倒是无妨。可夜市……”刘暾首先皱眉道。看其神情就知其态度,但话说得委婉。

  这还是因为司马炽自登基来就对他十分信重,他才没有一贯作风,不然早就开起谏诤模式。

  司马炽没有立即接他的话,而是转问刘默、王棱二人,“刘尹、王令意下如何?”

  刘默思虑片刻,方说道:“臣也多觉不妥。”

  “加开易市,旨在商事,然今金羊马三市已显萧条,再加开,是否徒费财力?彼时,无人买卖,恐费钱千万,而成一闲地。”

  “夜市嘛……若行夜市,则必开宵禁。宵禁顿开,夜行增多,百姓安全难以保证,又怕夜有宵小趁黑生鸡鸣狗盗之举。彼时,市中也必鱼龙混杂,一旦趁黑闹将起来,不便管制。”

  “臣之虑,还请陛下明鉴!”

  王棱拱拱手,接口附议道,“刘尹所言甚是。臣也是如此想。”

  接着朗声道:“士农工商,商为贱业,商者亦多诡诈。多行易市,难填其欲壑,反伤风气。夜市更加繁杂,宵禁顿开,所趋者众,必生事端。今多事之秋,陛下不可不察!”其辞严厉,用词短促,极富正义感。

  司马炽皱眉不语,而是放眼观察周围环境。还捕捉到王棱说话时,刘暾脸色闪现一丝嫌恶。

  一旁王延先急了,开口道:“刘校尉,刘尹,王县令所言,延不敢苟同。今陛下初登极位,正是百废待兴之际。岂能因噎废食、因言废事?”

  “推商事,鼓励百姓作摊贩卖,吸纳州郡商豪往来,进行异地商货买卖。此事数利兼得,一可克税以充国库,二可资百姓生活钱余,三可安州郡民心,四可繁华如今洛阳空虚。此大利之策也!何言不可?”

  王延语气不客气。刘暾刘默闻言都皱眉,王棱更是忿然作色,忍了两忍,没有再吐毒舌。

  刘暾脾气直,对皇帝客气,对王延可不会管他身份,立马就要怼起。而王棱纯粹是看不得王延大谈商用作态,他出身琅琊王氏,豪门世家,为官清洁廉明,最看不惯商人诡诈,也不喜铜臭。

  司马炽将其等神色变化尽收眼底,没有多言,摆摆手止住要起的争论,“先不急辩论好坏。你们先与朕走走,看看。”

  于是司马炽当先打头,众人紧跟着,王延时不时发表着自己择地的想法,讲清利弊。

  司马炽也第一次清晰见到了洛阳城的市井景象。

  魏晋的洛阳城都是单宫城制,而不是承东汉时期的双宫城制,城内只修建一个宫城,不是南北各建一个。

  从东城的中门东阳门到西城的中门西明门,拉出一条笔直的宽广街道,将城池一分为二。

  象征着皇权的宫城,皇帝的居所,位于北城正中。东北角是太子东宫,西北角是金镛小城。其余地方则井然有序、错落分布着各类府衙,以及一些宗室、重臣所居住的里坊。

  南城则大多都是城民聚居的里坊。从周朝发展起来的里坊制度,到此时,已经逐步完善起来,大致成棋盘方格网状。虽不至于像后世看过的唐朝长安城复原图那种严格密集、整齐划一,但已经渐显轮廓。

  而城内街道也成棋盘式,主街道都是宽广的大街,沟通东南西北十二个城门,东西向三条,南北向四条。除此之外的另一些小道,都是里坊之间沟通往来的。

  唯一建在城内的易市,金市,则位于西城第一个轴线,被隔开的四个格子中从北向南的第二个。按方位,属于西城,北城。从西明门一进入,向左转便是其所。

  坐落偏北,自然方便王公大臣们出入买卖,不必过多前往南城,目睹普通百姓的穷苦潦倒生活。

  所以这也就注定金市的格调比较高,一般普通人难以进入,就算去了也是满眼奢侈品。

  因此,居民平日里的购物需求大多都是在街坊邻里之间物易物,以及里坊内私设的小市场进行。

  王延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他的第一个地点就选在南城东边,位于南北四条交通道靠东的两条之间。

  左边格子靠近铜驼街,是一个居民比较密集区域,右边格子则是东城城门附近的里坊,交通出入方便。

  只是可惜不是现成的空地。若大规模开发,肯定要占用民房。

  再往南,是王延选择的第二处。靠近洛河,正好是一大片空地,是城池的东南角,位置显得有些偏。

  另外还有两处是在城池西南,大抵上与前两处对应。

  这是城内的四处,城郊也择选了三处备用的。

  一处位置最好的是靠近城池西边的白马寺周围。因为白马寺的缘故,聚集了不少百姓居住,交通也便利。

  第二处是城南郊,靠近洛水,是一片河滩。

  最后一处则是过洛水,处于洛水南岸,靠近灵台、明堂、辟雍这三处分别用以天文观测、皇家祭祀、大学国子监的建筑。平日人流也很不少。

  所有地点都走完,天已经渐入黄昏。

  司马炽收回望着高高灵台的视线,对着身旁三位州郡县官说道,“三位卿,感觉如何?”

  三人只有王棱年轻,还挨得住。而刘暾、刘默二人都粗喘着气,累得如死狗一般,就连王延也是如此。一下午的走动,说起来劳动量并不算大,但他们毕竟为官养尊处优惯了,又上了年纪,哪能跟司马炽年轻力强,近来又坚持锻炼相比。

  刘暾、刘默二人闻言,心里苦笑不迭,悔不该一开始就反驳。一路来皇帝兴致很高,丝毫不见累,这又事关政事,他们也没法劝,只能一步步跟着。

  甚至有点怀疑,陛下是不是故意的,让他们受受苦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