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永嘉元年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230 2019.07.23 13:05

  正月初一,没有朝政,但一早新年新气象,祭祀队伍就开拔,前往洛阳城外南郊,中轴线上的明堂。

  与此同时,禁卫军全军上下披甲挥戈,在各自营中集结,然后将军骑马,兵士列队,一队队朝南郊缓行而去。

  洛阳城内百姓也早已得到通知,纷纷起早,拥挤在街道两旁,或前往明堂外围占好位置。翘首以盼,即将到来的所谓的“阅兵”。

  历朝历代,居京师者,都有一份藏在心头的自豪。平定江东的胜利,也给他们注入一剂强心剂。

  这月余新皇登基所发生的事情,惊世骇俗。如今朝廷又主动展示肌肉,都让他们心有期望。普通百姓,所求不多,无非就是饱食。

  南郊明堂,文武百官肃穆。

  禁卫军数万之众,乌压压一片,人强马壮,旌旗蔽日,铠甲凝霜,威风凛然。

  先进行的是祭祀仪式,整个仪式繁琐庄严。

  祭祀完毕,就是阅兵。因为时日过短,并没有准备什么花样,不过仅仅只是走个样式,这么多人马聚集在一起,也让人目眩。

  正月初二,宣布大赦,改年号永嘉。时间终于迈进永嘉元年。

  朝政继续。一连数日,混混闹闹。

  终于在正月初五,司马炽最终力排众议,拟定旨意:

  百姓有南迁者,各州郡皆不能阻拦,必须放行,秉其自愿,不得强迫、诱拐;并路过之州郡必须护民之安全;江南各州郡必须接收、安置迁徙民众,不得有任何欺压、拒绝之行为;迁徙民众必须保有序、遵法纪,不得有沿路生事之乱象;以上,如有违反者,皆严惩不贷。

  旨意交由使者,传檄各地。

  随着旨意的正式明了,南迁大军又开始进入了第二阶段。

  安静不过两日,上书又像雪花一般纷纷飘到皇帝案前。

  朝议再次争闹不堪。

  升迁吏部郎的傅宣首先上书,言陈郡谢氏在谢鲲谢裒兄弟的带领下,举族南迁。陈郡谢氏,当地大族也。此风不可长,恳请严责。

  又有人言,谯郡桓氏在桓彝的带领下,也已准备南迁。

  又有人言,会稽太守庾琛遣子庾亮回到颍川郡,欲说动族内南迁。

  侍中庾珉、太傅军咨祭酒庾敳两兄弟闻讯,连忙上书撇清关系,言并不知情,后定会立即查清虚实,给陛下一个交代。

  接着又有人爆出,小阮之子阮孚亦携族南遁。朝臣哗然。

  小阮阮咸、大阮阮籍,虽已仙逝,但皆为前朝名士,其时列于“竹林七贤”之二也,天下闻名。

  接着,又有数官出言,百姓南迁常出事端。

  如今南迁路上已盗匪横行,抢劫封道者无数,械斗亦已生数百起,失财者、走失者、伤者等不计其数,死难者据各地上报,也已达数百上千人之多。

  沿途州郡不能禁,苦不堪言。

  于是,也不知谁开了个头,朝臣纷纷上书谏言,南迁之事必须停止。不然整个大江之北不为贼所乱,也必将空虚无人。南迁民生乱,亦将乱一路州郡,难以禁止,恐生大祸。

  闹哄哄两天后。

  王司空王衍遂上书道,“若不停南迁事,亦需陛下择一德高望重者全权统领南迁事宜。何族可迁,何民不可迁,迁往何处,安于何处,等等事宜,皆需妥当处理。方不至于乱天下也。”

  司马炽心里一咯噔,挺直腰杆,聚精会神起来。终于等来了今天:司马越图穷匕见,意欲何为,马上就将见分晓。

  他按捺住心思,点点头,公开表态,首肯重视整个问题。问道:“王司空,可有荐人?”

  王衍道,“老臣不才,唯有一身老骨,愿往!为陛下分忧!”

  司马炽双眼一睁,尚未回应。

  带病上朝的司徒温羡急忙开口道,“司空不可!司空之职,至关紧要,怎可离人;且司空之齿,已知天命,又怎可轻赴险地!”

  同时又有几人出列阻止。

  司马炽见状,闻出一股味来,开口道,“司徒之言有理。若劳烦司空奔命,天下该怪朕不体恤老臣了。”

  接着环视朝臣,朗声道:“对司空建议,百官可有合适人选?”

  尚书令高光随即出列,“臣有言。臣以为,如今朝中名高权重者皆已老迈,南行恐有难处。唯太傅居八公之位,正值青壮,且功震寰宇,威服海内,往之,宵小不敢逞其形,凶贼难以恃其力,必能为陛下解忧,功成而返。”

  司马炽当即大骇,站起身,断言道,“不可!不可!绝对不可!”

  “高尚书此言,实乃差矣!太傅掌辅朝政,怎可轻离!当置朕于何地哉!”

  温羡、王衍齐齐出列道,“陛下,臣附议高尚书言。”

  王衍又道:“陛下不可以一己之私而不顾天下百姓。太傅此行,关系万千黎民生死安危,陛下怎可因不惯太傅离开,就抛却百姓不顾!”

  吏部郎傅宣出言道,“臣也附议高尚书言。司空之言十分有理,陛下当顾全大局。太傅此去能解万千百姓于倒悬,亦陛下之功,陛下之福也!”

  左仆射傅祗当下也出列附和自己儿子。

  司隶校尉刘暾见状,也站了出来。“请陛下拟旨降诏,以天下黎民为重任。勿以太傅为忧也!”

  见大佬们纷纷站出,百官迅速跨步出列,“请陛下拟旨降诏!准太傅南行!”

  司马炽顿时无措,这才慌了神,连忙两眼巴巴地看向司马越,呼道,“皇叔?”

  司马越深吸一口气,随即出列,不顾皇帝的眼神,昂首朗声道,“陛下,臣亦请旨南行!”

  “这……这……”司马炽瞬间变色,哀伤愈毁,连连叹气,“皇叔也不支持朕吗?可没有皇叔……”

  王衍见机又道:“陛下,老臣以为,陛下若担心朝政,可准许太傅以行台制,有繁急难断之事,即遣使告太傅,如斯可断。”

  司马炽又看向司马越,看向百官,皆蠢蠢欲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诸卿……你们……唉……这是要逼朕啊!”司马炽深叹气道,“南迁之事本也是朕一意孤行,持好生怜悯之心,欲活百姓性命。怎思之至此!”

  “先让朕考虑考虑!如无事,诸卿退了吧。”

  一连数日,司马炽跟众臣僵持着,不愿松口。直至洛阳城竟有世家大族联名上书。司豫二州各郡也纷纷传来上书谏言。

  司马炽脸色难看到极点,放下联名书。

  “也罢!那就依诸卿之言!准太傅南行,并以行台制!”

  说着,走下御床,站于司马越面前,接着朝其施拜一大礼,言辞恳切道,“还请皇叔在外多多保重!早日归来,侄儿等着为你庆功!”

  司马越深拜一礼回敬,“谨遵陛下命!”说着,就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内心愉悦,背脊一阵快感升腾而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