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何氏用意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3455 2019.08.01 02:10

  一席酒宴下来,主客尽欢。到底欢不欢,司马炽无可得知。表面上至少是欢的。

  有他这个皇帝在,自然少了很多不可言说的娱乐,有人强颜欢笑,也在所难免。

  不管是后世,还是这个时代,他都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酒宴,好在由于他身份的缘故,没人敢当面放肆,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也没管那些人,让宋祎吹奏起笛子。笛音清脆悦耳,婉转动人,实属难得。他本身没有音乐鉴赏能力,好在原身是个王爷,对此还是略有研究,对宋祎奏笛技术评价很高。

  何绥给他准备的软座,十分华贵,用整只虎皮鞣制而成,又装点着无数精致的黄金珠宝于周边,串着琉璃的流苏。

  据说这还是武帝幸何府,常用的御座。

  如今的何府,势力不如从前。西晋立朝后的第一二代何曾以及二子何邵、何遵都已过世。如今当家的是第三代。

  何邵是嫡子,承继何曾爵位,又传给了儿子何岐。何遵是庶长子,没有承继爵位,子嗣却很昌盛。四子分部是嵩、绥、机、羡。

  如今这一代在朝做显官的就只有何绥一人。

  司马炽边听着曲子,边与旁边何嵩说话。起初话题有点寡淡,身份有别,何嵩拘束在所难免。

  司马炽就刻意转向史学方面话题,逐渐二人话题渐入佳境,说说笑笑,欢颜无数。

  这种场面落入有心人眼里,自然又是一种解释:何氏要继续显贵了!

  司马炽想要的就是造成这种假象。他也要给何绥一个信息:你,可以投靠我。同时告诉那些勋臣之后,我这个皇帝是念旧的。

  果然,何绥开始大嗓门起来,劝了两轮酒,便宣布罢宴。两兄弟对视一眼后,何嵩见机与皇帝告罪,代弟去送客,而何绥接替兄长,将皇帝和王延请到正厅。

  何绥再次告罪,说慢待了皇帝。司马炽摆摆手,说自己不告而来,搅了诸人兴致,才是罪过。

  何绥迟迟不言自己事情,又出言探问道:“不知陛下莅临鄙室,可是有何训话?”

  司马炽心里好笑,见他还在拿捏,也不给他机会,实言道出:“听闻舅父在何卿府中,特意来寻舅父。”

  何绥愕然,他本以为皇帝此来,要么是拉拢自己,表示亲厚,要么就是有事情求自己。竟没想到是这回事!顿时卡了脑壳。

  王延见势,连忙开腔告罪,“臣惶恐,劳陛下亲来唤,大罪大罪!陛下势必有重事,请稍待,臣这就与何尚书辞行。”

  转首就向何绥道,“何尚书今日款待之恩,延他日必有回请。今有要事,不便再作打扰,还请何尚书见谅!”

  司马炽内心给自家舅舅点个赞。也作势要起身。

  何绥连忙伸手阻拦,道:“王尚书且慢,陛下既然已来陋室,还请允我尽尽地主之谊。”

  又向司马炽道:“陛下,还请给臣一个机会。”

  司马炽见态度做足了,也不便太过,强行扫何绥面子,“也罢。朕本意是与舅舅商谈易市与夜市之事。既然何卿浓意拳拳,朕就再叨扰一二。”

  何绥喜意溢于言表。又听皇帝说“易市”,眼神更是亮起。

  司马炽继续道:“朕幼时就曾聆听过先皇感慨,说何府食物精美绝伦,世间仅有。如今幸而得见,才知不光**,还有物美、曲美。还请何卿唤来那宋女郎,继续为朕奏上一曲,可好?”

  何绥喜不自禁,连忙唤来。

  伴着笛音,又说了些废话,见何绥迟迟没有表露正事的话头,司马炽也不愿继续,待一曲毕后,作势就要告辞。

  关于易市,司马炽虽有意与这些豪门合作。但这事必须他们亲口入彀才行。若是司马炽来言,效果就大打折扣,成了皇帝求他们了。话语权和主客之别就不一样了。

  他想到一个引导话题的办法。于是开口朝王延道:“舅舅,寻找胡商之事进展如何?是否有合适之人可供合作,以加强易市、夜市买卖?”

  他把话说的明白,怕王延不明白自己暗示。他也没有直说易市夜市话题,怕何绥和王延之前已有过沟通,两相撞了车,就另辟蹊径,用胡商话题来旁侧易市夜市。

  王延闻言,虽不明白皇帝具体在打什么主意,但肯定有其用意,而且这用意很可能就是作用于眼前何绥身上。心中了然,便答道:“已稍有进展。臣已约好部分胡商,明日商谈,看看有没有合适人选。”

  王延也是个玲珑心思。他不言没有找到,也不言已找到。而是编扯“已找到胡商,但还没决定合适的”。

  何绥闻言,立马道:“陛下是准备与胡商合作易市夜市?王尚书是真不露口风啊,其实臣这里倒有不少胡商相识,皆都来历可靠,可与引荐一二。”

  他之前与王延谈过易市夜市之事,话里意思是打算自己来主持这些买卖。王延却婉拒,以不知陛下有何安排为由。

  这让何绥很失望。自己人知自家事。何氏表面看着光鲜,然而内里早已千疮百孔。

  家族上下,除了大兄何嵩用度节俭些外,从掌家的何岐到自己和两个弟弟,都是奢侈之人,承继了父祖爱食之性,每餐用度不下万钱。

  若不是父祖官位显赫,一来有皇室赏赐,二来有叔父在时,留了一手,接纳了一些商客贿赂,允其等借势买卖,然后进献部分红利,家产早就成了窟窿。

  就是这,自己父亲在时,为补用度,两次贪墨官家资产,后被发觉弹劾,丢官罢免。

  如今自己是何氏最显贵之人。不得不为家族考虑。昨日就有以往商客登门求访,说起这事。

  他还在纳闷,今早在朝堂之上就见到旨意决定下来。这帮商客消息还真是灵通,如同闻腥的猫,老早就闻到味儿了。

  他本意是贿赂王延,看能不能全权拿下易市夜市买卖,然后自家主持。他虽不懂这买卖上的事,但又不傻,能让大商客们这么着急,肯定有丰厚利益可逐。

  就算自己做买卖不成,也可招揽一些商客,替自己做事。或者与之合作,红利收丰厚点。都比过往搭桥牵线那点毛头小利强。

  可惜,王延油盐不进。还好现在陛下不知道自己谋划,给自己送来这个机会。

  何绥随即又道:“其实依臣之见,不只是胡商,洛阳本地商户、近周州郡商客,都可以招揽一些。他们势大财粗,对易市和夜市的红火会很快起作用。”

  司马炽附和着点点头。开口道:“何卿可有此番人脉?”

  何绥闻言,心中大喜,忙不迭点头,应道:“不是臣自夸,臣何氏一族久沐天恩,得皇恩浩荡,逐利小民还是识得臣家这副招牌。再者,臣等家族上下又好美食,与商客来往居多,于其中,名声渐显,多少能说上话。”

  司马炽猛一拍手,“很好!得何卿之助,此事必成一大半。既然卿有心,那就劳卿居中搭桥牵线,襄助朕舅父一臂之力。可好?”

  何绥连忙答道:“臣定全心全意为陛下办妥此事!”

  心下大石落下,有了陛下金口,王延肯定不敢再推脱。自己势必可以促成一些事情。

  这下,何绥更加殷勤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