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大晋酒楼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750 2019.07.21 23:59

  酒楼的开设,仆一开张,就在洛阳城引起了轰动。连司马越也过来询问究竟,欲求酒楼的招牌菜。

  酒楼的招牌据传言,便是皇帝“发明”的。不错,这就是司马炽自己引导而产生的后世美食。由他出点子,经由手艺精湛的厨子掌握、改进、适应此时后,才推出。

  司马炽实在吃不太惯这时候的饭食。后世川菜肆虐,辣椒成瘾,平民生活中最不可缺的味道就是辣。他也是一个重度辣患者。

  可惜这个时候真的没有可比肩辣椒的辣调味。一般会用茱萸、麻椒、胡椒、芥末等代替,进行调辣味。但都差了许多味道。

  虽然没有辣椒,但其他调味料并不太缺。酸甜苦辣咸五味调料,常见的有盐、酱、醋、豉、饴和蜂蜜、酒、胡椒、麻椒、茴香等。

  此外还有葱姜蒜香菜,或者干梅、桔皮、干枣等果脯。

  于是,司马炽在连吃数日不堪入口的粗糙食物后,便真的是实在忍不住,力排众议,亲自动手,显了一回厨艺。他会做的东西也不多,但胜在新颖、花样。

  虽然没太多见识,但仅就后世小民小户常接触的食物来说,烹饪手法、口感美味都已经比如今精细多了。简单几个家常小菜,就让他味蕾再次感受到后世的美味。

  这个时代,虽然料理手法不够精细,但胜在食材都是天然,油脂用的又是猪油、羊油、牛油等动物油为主要。尤其前者,司马炽在后世除了小时候接触过,后来就再也没有吃到过正宗土猪猪油。

  记忆中那个香啊!后来即使买肉再自己炼油,也没有儿时香味,反而腥味重,还要焯水。

  这一尝试,味道自然不错,他就不免生出一个想法出来。

  民以食为天。自己何不尝试发展饮食业?

  若论全球最饕餮的国家民族,那无疑就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发展,浓缩出来,俨然可以称为美食成长史。到后世二十一世纪,饮食业也已成长为庞然大物。每年饮食消费十分可观!

  如今这个时代,饮食正处于萌芽发育以及成长的阶段。后世传颂的美食,要到唐宋才趋于成熟,到明清才大放异彩,达到巅峰,诸多名菜都是那时候发展成熟的。

  自己若是现在就扛起这杆大旗,人为引导发展,搞个饮食帝国,仅每年的税收就难以计数,更别提自己居中赚取的桶金。

  而且现在这个时代的权贵,在吃的上面,毫不吝啬,简直可称饕餮。

  比如以吃出名的武帝朝司徒何曾。其每餐耗费不下万钱,还言无下箸者。

  按照购买力来算,这个时代的一钱大致相当于后世一块至两块钱。一顿吃一两万,这或许在后世有钱人家并不鲜见。

  但再看工资,这时候普通人一天大概能挣十多钱,最高也不过二十到三十钱,还不是稳定收入。

  就拿每天稳定收入三十钱来算,何司徒一顿消费就相当于普通人一两年不吃不喝才能攒够。

  武帝每次款待群臣,只得允许他自带吃食。因为皇宫御厨所做的食物,他吃不进去,太粗糙。武帝又不能强迫老臣,也不能让老臣每次饿着肚子,只好开此先例。

  他府里制作的开花馒头,也成为天下谈资,非亲近者难有尝者,制作之法更是严防死守,成为绝密。

  何曾还著了一本书叫做《食疏》,流传天下,其中记载了他对“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深刻领会。

  而他的子孙大都也承他,继承了饕餮基因。其子何邵在每餐花销上更上一层楼,比其父“翻了一番”。

  如今,何氏俨然已成了当朝有名的美食家族。

  还有因嗜美食出名的就是武帝的女婿王济。

  王济曾在家大摆宴席,款待武帝。武帝尝过一盘猪肉,觉得特别好吃。就问是怎么做的,大概是想偷师。不料,王济骄傲答道:这是用人乳喂养的小猪肉。

  武帝撂下筷子就走了。不知道是对王济奢侈的不满,还是觉得透露了自己的没见识,被女婿态度刺激,无颜再待。

  饮食奢侈更不能漏掉的,还有因斗富而大名鼎鼎的王恺和石崇两个富豪。二人比富时,王恺屡屡落败,却从不承认石崇比自己强。

  但唯有一点,让他内心有那么一点点羡慕。那就是石崇大冬天还能吃到韭菜和艾蒿做成的腌菜。

  冬天还能吃青,这可是比斗富更惹人眼球的事情。那时还没有大棚技术,可想难得。

  最后王恺不甘心,多次贿赂石崇府里仆从,终于将秘密打听出来。原来那不是真的,而是拿韭菜根捣碎,然后切麦苗掺杂进去。王恺扳回一城,大肆嘲笑石崇。石崇恼怒,将涉事的仆从都杀了。

  王济和王恺,一个是武帝女婿,一个是武帝舅舅,也发生过一个饮食故事。

  这个时代出行多用牛车。王恺有一头牛,十分厉害,据吹嘘能日行八百里,为千里牛也,将其起名“八百里駮”。王恺爱之甚惜,常自我吹擂,引以为豪,还将珍珠磨粉,涂抹在牛角和牛蹄上。

  王济一次就看上了这牛。与之打赌射箭,用一千万钱做赌注,又用言语激迫。王恺也是大富豪,哪能丢面子。比就比,于是输了。

  早就嘴馋的王济,马上就命仆从将牛宰了,办起全牛宴。他自己烤了牛心。只吃了一口,觉得跟普通牛没什么差别,径直扔了而去。

  这些例子,俯拾皆是。民以食为天,而这些权贵则以食为显。此时吃稀罕物,也逐渐流行起来,比如什么燕子腿、猩猩唇、黑豹胎、老虎骨、大象鼻等等。

  为了吃,豪门权贵无不想尽绝招。可惜由于时代的限制,让他们穷尽财智,还是错过了不少美味。

  不过,一个推崇高品味,外带炫耀性奢侈消费的环境,对美食的无尽追求,也让司马炽看到了无限商机。

  如今,他就想试试,自己到底能从这些权贵腰包中,掏出多少钱财出来。

  对于司马越的来意,司马炽极言自己对手工技术的喜爱。甚至还留他,亲自下厨,款待了一次午膳。最后还拨了两个新厨艺掌握不错的御厨,交给司马越带回。

  司马炽早就知道自己在宫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外漏,也没想过要掩盖自己曾下厨的行为,甚至自己都大肆宣扬。

  那酒楼传言就是他自己着王延传播出去的。希望借此能给司马越留下皇帝玩物丧志、沉迷奇技淫巧的印象,麻痹于其。

  这一日到了匠坊,司马炽却发现王延早已等在那里。最近几日,王延一直忙碌酒楼事宜,鲜有见他。

  “舅舅怎在此?今天酒楼不忙?”司马炽于是问道。

  “大晋酒楼那边,诸事已安排妥当。已不需要臣盯着,臣还是随侍陛下要紧。”

  “也好。”司马炽点点头,笑道。对于舅舅的热情和恭谨,他不可能打消其心思。

  又道:“酒楼情况如何?”

  王延满脸喜意,双眼笑成一条缝,“红火!简直难以想象的红火!特别是陛下所授的抽奖免费用餐之策,吸引无数人来尝试。”

  “那就好。”司马炽很高兴。这第一步迈出成功,后续就好办。

  匠坊事宜也没有太多,督查过后,司马炽便让舅舅王延带着,前往酒楼。

  到了酒楼,酒楼开在铜驼街上,人流最密集处,城内最显眼的位置上。

  到了酒楼,只见仍黑压压一片正排着队。如当日酒楼开张一般。

  人群队伍两边,府中的仆从穿着一水的黑色衣服,正在维持秩序。

  洛阳县府、河南尹府也各自派出府吏在一旁盯着,深怕出现事故。

  “这都是在等待抽奖的。”王延朝司马炽解释道。

  司马炽点点头,见队伍并没有扰乱交通,而是顺着街边延伸。看来自己的交代,王延都一一注意,照办。

  抽奖这是他想到的促销以吸纳顾客并宣传打响名声的方式。

  抽奖规则也不复杂:

  一人一钱可参与抽一次。活动共持续十天,前三天,每天限制五十个中奖名额,后七天,每天限制二十个名额。每个名额可带一人入内,免费食用价值千钱套餐。

  抽奖所用纸张,就直接采用了匠坊新造的,上面还尝试用雕版印上图案,鸟语花虫、人物等进行防伪。

  之所以防伪,还是头几天就出现了状况。有人用假冒仿造的中奖信息进行诱骗,被人举报查实。

  司马炽灵机一动,用二者合为一,顺便也为精美的纸张打个广告。

  套餐的菜品也进行了公示,童叟无欺,诚实可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