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插手长安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4480 2019.07.20 03:40

  时机是从司马炽接到一封上奏开始的。上书的是当朝太尉刘寔。曹魏建国时年生诞,曹魏历三朝之旧臣、到西晋又历三朝的重臣,高寿已八十七岁。

  刘寔祈求告老还乡,卸职荣养。

  司马炽将司马越唤来。将此事告知于他,询问他的意见。司马越早就知道此事,但凡奏疏没有不经过他的。只是这种事,对他无所谓,他只看了一眼,就吩咐呈上陛下。

  “驳回吧。”司马越道,“刘公元老之臣,望重名贤,岂能轻易放归?若不以极位显之,怕朝野上下要议我等不尊老贤,不荣元勋了。”

  司马炽沉吟了片刻,方道:“皇叔,侄儿之意,还是觉得当准。一来,刘公年齿老迈,已至耄耋,近逾鲐背之年,今尚加职责于其身,使其劳心劳形,实不是尊贤荣勋之举。”

  司马越皱眉。

  “二来,余下数年,侄儿觉得战事必不可少。太尉之职将掌天下兵马,军兵之望。刘公之岁难持久,精力难继,一旦有殁,反而显得吾等有欺老之名。另外,侄儿也属意皇叔来接任太尉职,力挽江山于绝倒。”

  司马越双眼一亮。

  “三来,侄儿之意,不着刘公归乡荣养,而是令其南迁。侄儿近来想了许久,江南之地不可不察。然今诸宗室无可行者,只好选用德高望重之老臣,刘公之名望久传天下,定能威服江南。”

  “再者,江南水土春光又美,恰适合养老。而中原之事若不可行,一旦丧乱,也不至陷老臣晚年至横死。后世谴我等亡国,也会思我活一老臣之仁义。”

  司马越闻言,立马要爆炸了。皇帝这招他完全没想到,也难以招架。

  直接拒绝,可有什么好借口?不拒绝,但他可不想自己地盘上多一堆心向朝廷的老爷爷。

  你听,这什么“养老”,“免遭横死”,“活老臣仁义”,这话里分明就是,今天有刘寔,明天还可能有王寔、李寔。

  司马炽见司马越沉默。点到为止,开口道:“侄儿是这么想的,皇叔不用着急为难,可以暂作考虑。另外还有一件事,侄儿想听听皇叔的看法。”

  于是,转移话题道:“今河间王已薨数日,长安尚无接任者,不可久任空置。这数日来,都未听皇叔安排人选,不知对镇守长安者和雍州刺史是否已有安排?”

  司马越立马懊恼。

  这些日子,他日夜与心腹筹划,一边引导流民南迁风势,暗结地方鼓吹谣言,为自己南行之策做铺垫;又忙着接见亲近朝官,同时遣人征辟各地名士、州郡官等,为自己定南积蓄力量。

  这忙的一塌糊涂,就完全忘记了长安之事。

  司马越苦恼完,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连忙答道,“臣还真忙糊涂了,把这个给忘了。不若就令刘公去吧!长安远比江南重要,刘公之望镇之,可无忧矣。”

  司马炽面做难色,叹道:“长安如今凋敝,正需振兴,事必多繁杂,恐刘公身体精力都难以支撑啊!”

  说着,心里却窃喜,司马越竟主动上套。同时也惊讶司马越已对江南这么上心,连刘寔一个老臣都难容。

  早前司马越攻河间王时,长安是被王浚部下祁弘所领的鲜卑兵率先攻破的。然后纵兵劫掠,大肆杀人,长安被祸祸得不成样子。

  历史上,先有张方祸害洛阳,再有祁弘祸害长安,接着汲桑、石勒焚毁邺城,王弥破许昌,曹魏所建五都之四都被破毁。西晋难以存立,最后洛阳为匈奴攻破,可想而知。

  “这个好办。”司马越连忙道,一个念头已有开始,后续灵感就唰唰冒出,“只需再派些精干之人协助刘公治理即可。刘公但享清闲,把握大局,不必过问细政。详事皆托付精干僚属即可。”

  司马炽佯作赞同,点着头,“皇叔此言在理,或可行之。只是皇叔可已有合适人选?”

  司马越一时难以抉择,他当然有合适人选,应该说有很多合适人选。但那都是他自己的命根子,江南小江山的根基呀。怎可费在长安上?

  故作沉吟,片刻方道,“一时难有择选。不知陛下可有推荐?”

  看看皇帝有什么人才,我也捞一捞!

  司马炽这下没猜准司马越的想法,以为他又是考验自己,想了想道:“游击将军司马承为宗室,闻有治政之才,可任职雍州刺史,令其牧民;散骑常侍华轶华彦夏素有才望,可任之为京兆郡守;此二人以才干闻名,协助刘公以兴长安,必然妥当。”

  雍州治所、京兆郡治所都设在长安。

  司马越闻言,双眼灰暗,这两人可都是他所关注的。华轶,出身平原华氏,是三国名人、曹魏重臣华歆的曾孙。曾为司马越太傅府掾属。

  司马承则是谯王司马邃的叔父,司马懿六弟司马进之孙,第一任谯王司马逊次子,与司马越同辈。

  司马越攻河间王时,他任职安夷护军,镇守安定郡,遣兵站队司马越。司马越掌政后,不久前刚将其调回朝廷,升任游击将军。

  一个宗室,一个高门世家,功勋之后。而且还都是与司马越瓜葛之人。这就是司马炽打的组合牌。

  司马越纠结,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两人很适合。只是,他不愿意放手啊!但,若陛下再说出几个,他更不愿放手的,咋办?

  司马炽看出司马越纠结,问道:“皇叔可有更妥善之人选?侄儿处政日浅,此二君也是因有过面缘,才识之。侄儿听闻皇叔太傅府有百余掾属,或可择一二为朝廷表之。”

  他完全没关系,太傅府掾属也不全是真心投靠于司马越的。他手里已准备多个组合来应对这个问题。能达成就是赚的,达不成也就把长安拱手相让呗,下次再战。

  司马越一惊心,咳嗽一下,方道,“敬才为宗室少有才略者,华彦夏少有美名,此二君如陛下所言,正当其才。臣附议!”

  司马越不得不同意下来。他虽看好这二人,但两人一来未明归顺,二来虽有才略之名,却资历威望皆不足。一个曾是郡守同级的杂号将军,一个仅担任过清闲职位。

  为这二人,搭上已入彀中的人才,买卖不值当!况且也可借此机,待二人养足名望,他日可再为己所用。

  司马炽没料到司马越第一下就不挣扎了。插手长安成功,让他很高兴。

  第二天,便开了朝政。将长安之事议定。关于刘寔的处置,让朝堂一片哗然。竟然给老臣外放,虽说是镇守长安,荣耀之职,然而刘寔此公也太老了啊。

  但不管怎样喧哗,皇帝和太傅眼观鼻鼻观心,都不做解释和退让。

  司马炽不说话,确实是因为此人合适,岁数大了,不可能会盘踞长安,忠诚不必忧心。

  政事又有司马承、华轶承担,一个是宗室,一个是高门世家,又算是比较有才干之人。也完全适当。

  而司马越不发话,自然是怕皇帝旧事重提,将江南变成养老院。同时,他也打算尽快起势,将南行做成定局,不然总是这样担心受怕,太难了。

  最后事态在刘寔出列接旨后,才为之平息。

  司马炽勉励几句,又换作司马越勉慰几句。惺惺作态罢了,便宣告散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