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洛阳雪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331 2019.07.25 22:05

  “这么一来,你应该不会再动念立太子了吧?”看着司马炽离去背影,司马炽幽幽想到。

  收敛心思,他继续埋头处理着自己的政事。

  朝政之事目前属于他的并没有多少,百官大小事奏言一般也是先到尚书台,而后经司马越后才会到得他处。

  目前司马越为南迁之事耗尽心神,虽然先遣了高密王于寿春先行处理已迁徙之民,并琅琊王睿、徐州刺史裴盾、扬州刺史刘机等协同。

  但他一心想吃个胖子,为此还特意要回了刚平定江东的刘舆,此时正在为洛阳以至中原各地之大族、名士,以及文武百官,何族南迁,何官随行台,如何吸纳、劝说等事宜,挑挑拣拣,绞尽脑汁。

  但痛苦并快乐着。

  所以少了司马越这一环监督,百官自然乐得自在,清静无为,这段时间成功放羊,不说每天朝议很快结束,政事也少得可怜,几乎不计。

  前段时间由司空王衍引发的“官场地震”,余波也悄然消逝,清谈玄虚之风又默默回归。

  司马炽如今能专心处理的都是自己暗自争取到的事情,包括他交付舅舅王延所做的匠坊、酒楼,以及他刚折腾出来的募兵以及定史事宜。

  匠坊和酒楼已慢慢步入正轨。纸张工厂正在建造中,准备投入实际生产,大批制作,然后上市售卖。

  印刷则还在藏着。偶尔显现一鳞半爪,没有大肆运用。

  酒楼生意非常红火,从年前到现在,正赶上年节,每日流水数十万之多,余利多则十几二十万钱,少则几万钱。王延现在每天都笑容满面,笑眯着眼。

  此外,还专门抽调了一些技艺精湛的厨师,组建了厨艺坊,进行新菜品、饮品的研制。

  后两者募兵和定史,定史一事,还全无进展。他升迁太弟宫中庶子缪播为侍中,全权负责此事,但诡异地是,尚无一人应诏。

  所以他主要重心还是前者。祖逖主持募兵虽才三五日,但进展已让司马炽惊叹连连。

  如今,第一队五百众已募集达成。正在城郊修建改造原禁卫军营寨,准备开始训练。

  心里直感叹:真别小看能够历史留名的人。南陶侃,北祖逖,中王导。作为后世被人熟知的东晋开国三大名人之一,诚不虚也!

  祖逖也每天都会把募兵进展呈上,供司马炽知晓。

  他现在正骑行出洛阳,远赴周边郡县,吸纳流民、面谈坞堡、亲见大族等为募兵之事宣传。

  司马炽翻看祖逖上书,有点皱眉。其上言道:需要一批匠户自用。

  难道卫尉、将作大匠等官署在卡压祖逖?

  虽然他三令五申让这些部门配合,但毕竟不管自己这个皇帝还是祖逖这个将军,目前都是毫无威望的存在。

  刚翻看一会儿祖逖的上书,曹官便走了进来,轻声言道:“陛下,昭阳宫传来消息,皇后午后哭了一场。情绪可能有点……”

  司马炽放下竹简,默然一会儿,片刻方“嗯”了一声。

  重新拿起竹简,想了想,又放下,随即站起身,“别张扬,朕去看看吧,你一人随着朕就行。”

  披好大氅,紧了紧,司马炽走出宫门,一阵寒风吹来,风中带着一丝丝小雪花,吹打在脸上,凉意更甚。

  “下雪了啊!”司马炽喃喃道。

  出身南方,他见的雪并不多。后世他仅在夏日去过一次洛阳,看白马寺、龙门石窟,并不知道洛阳会不会下雪。但他见过郑州的雪,很大,料想两地不远,应该也会下雪吧。

  一眨眼来了这个时代月余,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雪花。古代都说伤春悲秋,其实冬季才是更让人陷入思考的季节。尤其是一个人站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一望无际的白,这时候他就会陷入对生命的思考。

  人的渺小,人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人生存的意义,人的生活太苦太累,等等,等等。

  这些繁杂的念头一霎那掠过司马炽的脑际。他甩甩头,驱除掉这些不实际的东西。

  如今,他已不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而是一个古代的帝王。

  沿着长长的亭廊,转过一道道弯,路过自己的寝宫式乾殿,路遇的宦官、宫女纷纷见礼,司马炽的心情越发有点闷。才与司马越交锋胜利的喜悦,一去而空。

  司马炽无声苦笑。政事、阴谋诡计等等,他现如今都已经越来越娴熟,但儿女情长却丝毫不见增长。

  也或许只是因为他心里仍以后世的习惯来看待感情。

  临近昭阳宫,皇后宫中的侍女似乎没想到皇帝会突然到来,皆是一愣之后,才恍然见礼。有连忙去通知宫内的,也被司马炽挥手拦住。

  跟炭火烧得极旺、温暖舒适的东堂相比,一入昭阳宫就扑面而来的是清冷、寂寥的感觉。

  这月余虽然与梁皇后不乏见面,早晨更是携手锻炼,但他却还是第一次踏足昭阳宫。

  每次见面都是共同午膳完后,司马炽邀请皇后去华林园走动,或者弈棋一两局。司马炽此举也是为了让自己二人多熟悉感情,以便自己快速融入其丈夫的角色。

  碰到清河公主在场的话,偶尔还有羊皇后,司马炽就会与二人或者三人围着炭火,给她们说说轶事和一些小故事。或者陪她们玩一会儿自己让王延制作的后世小玩意儿。

  再入这昭阳宫,司马炽原身记忆中儿时见闻就浮现出来,随即那段阴影也跟着。还好他不是原身,对那段阴影记忆的观感完全无妨。

  此间对比,与那时候皇后宫殿的热闹相较,现在着实差了太多。

  但热闹过后的结局,还是不要也罢。

  曾游览过故宫,感叹宫殿的博大外,也可怜幽居宫中那些女性的遭遇。现在亲身经历,亦如是。

  晋武帝历来以好色出名,宫闱最多时有上万人。可想热闹和竞争可怕。“羊车”的典故就是如此来的。

  唯有一次南方大水,群臣谏言,武帝才豪奢一次,开口放了部分宫女出宫回家,准许她们婚嫁,人数高达二百七十人,让他好一阵心疼。

  没多久就又下令物色良家女充实宫闱,自己亲自上阵挑选,不合格才放还归家。民间若有隐匿不送者,治其父母“大不敬”罪,杀头抄家。这回不仅把人数补回来,还大赚一笔。

  但时过境迁,武帝的妃嫔如今在世的已经寥寥无几。朝局动荡,战火无情,深宫孤寂,同行迫害等等都是她们逝去的原因。

  有的“热闹”地死亡,如杨芷皇后。

  有的则静悄悄地逝去,如左棻,武帝的贵人,“洛阳纸贵”的大文学家左思之妹,亦是历史有名的女文学家。在贾后杀太子,继而自己又被废杀的当年,公元300年,于幽宫病逝。

  死于三月十八,却葬于四月二十五,月余的停尸,可能尸体早已腐烂不堪。后才被人草草安葬在武帝峻阳陵西侧,随葬的别无它物,只有一枚砖头大小的墓志,记载其主人的生平事迹。

  司马炽并不是受了原身的感染,才不亲近梁皇后。也不是不喜欢这个秀外慧中的女子。而是他心态还没有转变过来。

  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单身狗,屌丝,寂寞只能由游戏和电脑纸片人忠诚陪伴。

  别人的固然刺激,但他又不是随便的人。只想着先接触接触,熟悉后有了感情再说。

  但他的心思,梁皇后并不知道。以前司马炽与她接触不多,她孤寂委屈,无人可语;近来,司马炽亲近她,愿意与她接触,却又不碰她,她内心比以往更加委屈。

  今天“立储”的争议传来……

  走进寝阁,司马炽才听到说话的声音,以及感受到暖意。寝屋里,羊皇后与清河公主竟然也在。

  三人围着炭火,聚拢在一起。清河偎依在母亲怀里,正咀嚼着不知道吃何物,啧啧有声。两个大人则专注在一旁几案上,正下着围棋。

  纵然已经熟了,清河见到司马炽还是本能向母亲怀里一拱,藏住自己的小脸,然后再偷偷露出来,大眼睛盯着他。

  “哈喽!”司马炽下意识逗趣一声,伸手摇摇。弈棋的二女见孩子的反应,也早已看过来,慌忙起身,见礼拜见。

  “弟见过皇嫂。皇后你们在下围棋呢啊。谁输谁赢啊?”司马炽笑着,亲切打着招呼。

  “我这臭棋篓子,可下不过弟妹大才女哩。”羊皇后笑言。

  司马炽闻言一愣,诧异羊皇后今日话语突然中的不见外,随即恢复过来,笑道:“朕的皇后确实是大才女,皇嫂也别谦虚。你俩呀,都是大才女。”

  也确实,两女都是出身大族,这个时候的大族女儿可不像后世风气,限制女性自由发展。这个时代亦不盛行儒学,没有儒家风范的束缚,女子地位空前高涨。

  梁皇后笑道:“你俩逗趣,带上我干嘛?都开我玩笑!”

  羊皇后推了推梁氏,眨眨眼睛,然后牵着清河公主,边走边说道,“陛下既然来了,我就和清河先回去了。”

  “这盘棋,暂时存着。下次我再来跟你分出胜负。”

  司马炽看到了羊皇后的小动作,突然感觉有点尴尬,看她马上要走,连忙出手拉住。

  胳膊入手,随即放开,把手按在清河的小脑袋上。

  “皇嫂和清河,还是一起吧。”司马炽若无其事道,“这天冷,人多才热闹。你们回去也没事,宫中也清冷。我没事,正好看看你们下棋。”

  羊皇后猝不及防被抓住胳膊,走势顿了一下,又听皇帝这么说,踟蹰不定。

  别看近来接触多了,刚才为了帮梁氏拉近他们的关系,又说了笑言,但由于经历,她还是有些怕皇帝。

  皇帝一开口,她还真不敢立马就走了。

  梁皇后也适时过来,拉住她的手,又将她拉回去,“嫂嫂你这是怕自己输,耍无赖啊!你要真走,这局可就是我赢了。”

  司马炽当下接口道,“输赢有没有彩头啊?要是没有,我就建议下。皇嫂要是输了,就把清河留下。”

  话音刚落,清河嗖的一声,就躲到母亲身后,小声闷闷道,“留下我,做什么?清河又不好吃。”

  “清河不好吃,好玩啊!”司马炽顺口就逗趣道。这段时间他唯一有成果的就是,清河虽然还不很亲近他,但已经敢开口说话了。

  两女瞬间就看过来。眼神恐怖。

  司马炽讪讪笑,“放心放下,我不会吓坏她的。”说着,一拍胸脯,动作表情夸张,做保证道,“朕可是清河的二十五叔!”

  梁皇后嗔道,“陛下你呀,清河本来就胆小,你还吓唬她。你好好跟她说话,不成吗?每次见面都要逗她。”

  “清河其实很想跟你亲近的。”

  司马炽连忙点头,态度端正,接受批评道,“改正改正,一定改正。皇后说的话,我一定记住。下次好好哄她!”

  说着,一拍双手,“为了承认错误!朕今天就亲自下厨,再给你们做点好吃的,怎么样?”

  刚才还躲在母亲后面,露个小脑袋的清河,大眼睛马上就亮了。

  司马炽实在吃不太惯这时候的饭食。后世川菜肆虐,辣椒成瘾,平民生活中最不可缺的味道就是辣。可惜这个时候真的没有。

  虽然没有,但比起这时候的粗糙来讲,后世小民小户接触的食物都已经比如今精细多了。

  于是他就在一次真的忍不住后,力排众议,亲自动手,显了一回厨艺。他会做的东西也不多,但胜在新颖、花样。

  “今天就……我想想……酸菜鱼吧。然后吃鱼火锅!”

  说着,口水都要在嘴里分泌着了。

  这个时代,食材都是天然,化学污染和添加剂问题都不存在。很多食材都不缺少,只是调味差别、烹饪手法等差别巨大。

  酸菜可以用腌菜代替。这个时候的腌菜达不到后世酸菜那种晶莹剔透、酸味十足。但也已足以。

  鱼则可选用草鱼、青鱼、大头鱼等等,皇宫内就自己专门有鱼塘供应,保持食材新鲜。

  最后鱼火锅准备的不尽兴,一来,配菜着实不够,火锅最好的配料,各种动物内脏,御厨不敢准备,接着又被二女嫌弃;二来,没有青,现如今还没发展出大棚技术,冬天唯一可入口的青就只是韭菜,冬葵则不好吃;三来也没有辣,司马炽想想,吃着也寡淡无味,就放弃了强迫御厨现杀取内脏的奢侈想法。

  于是最后配菜,只有炸鱼块,炸酥肉,各种丸子,以及豆腐这些了。

  司马炽不满意,便又做了红烧羊排、冬韭炒鸡蛋两个搭配。

  一切做完后,晚饭开始。御厨准备的各种饭、粥、饼、糕,以及各类汤,如人参鸡汤、鲜鲫鱼汤、羊肉汤等,纷纷端上来。

  待四人坐定。梁皇后“噗嗤”一声笑了,羊皇后也忍俊不禁,清河也在一旁低头偷笑。

  司马炽自己也苦恼。一大圈食物将他的三个菜围着,他不在意摆盘,做的量又多,直接用大陶盆装着,倒显得他的菜是最不入品的。

  “好吃不在好看!”司马炽大叫一声,“开吃!”就第一个下筷,夹了一块羊排。

  这个时代做羊排,并不缺调味料了,酸甜苦辣咸五味,皆有可替代的调味品,又有葱姜蒜香菜提味,还有干枣等果脯。

  当然,除了缺辣椒。

  继司马炽后,清河便马不停蹄第二个下箸,目标直指白嫩的酸菜鱼肉。笑着看两人吃到嘴,梁后和羊后二人才拿起筷子,也朝皇帝亲做的三个菜夹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