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 历史

    类型
  • 2019.07.01上架
  • 32.57

    连载(字)

413位书友共同开启《西晋为君》的历史之旅

弟子东哥亮 学徒书友20180120213801387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西晋为君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3026 2019.07.01 13:14

  “臣等参见新皇陛下!”

  高高的朝堂之上,江诚端坐在最高处,耳听着百官齐呼颂词,望着从宫殿高耸门楹射入的朝阳,眼神有点眩晕。

  新皇登基仪式十分繁琐,纵然因朝局动乱,已简化了不少,但还是从鸡鸣折腾到朝阳初升,新皇才得以升入高堂御床坐下,缓解疲惫的身体,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

  整个过程,江诚如同木偶一般,被折腾来折腾去。穿着宽大的冕服,戴着象征帝王的头冠,珠丝遮掩着苍白的面部,让人难以发觉他脸颊的僵硬和目光中的困惑、恐惧、不甘,还有一丝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浓郁的疯狂和暴戾。

  距事情发生已过了一夜,他好歹消化了一些这具身体的记忆,知晓并正视了眼前所面临的局面,也终于接受这一切不是一场梦,自己是真真实实穿越了的事实。

  现在他的名字叫做司马炽,是一个正在登基的新皇帝,今天之前的昨夜,他刚苏醒时的身份是皇太弟。他有一个哥哥,即前任皇帝,讳衷,四天前吃了一块饼后,痛哭哀号,便死了。

  姓司马,皇帝,又有一个叫做司马衷的哥哥,即使江诚不是历史科班出身,也会知道自己现在所处何处,于何时,自己是谁。

  “这或许就是嘴贱吧!”江诚轻吐一口气,心里自骂。

  作为一名历史兴趣者,虽然本身是理科生,还是毫不犹豫就报了学校历史学院开设的历史选修课。穿越前夕还正在图书馆查阅资料,准备撰写老师留下的论文“东晋门阀始末”。

  搜集了一大堆书,准备先细细了解两晋历史再动笔,只是在学习之余看到了一本《西晋故事新编》,信手翻到“八王之乱”“永嘉之乱”的片段,就信口来了一句,“司马一家,全是奇葩。”

  可不是奇葩!自己一家你打我,我打你,然后把自家江山也打没了,这么大规模的自相残杀可真是前无古人,后却有追随者,也算是一个开创性事件了。

  然后的两百多年大分裂,江山更迭,似乎就有一种病毒一样的东西,可唤之“司马病毒”,开始在皇权中传染,同室操戈,兄弟阋墙,父子相杀,然后江山易手,然后再循环。

  就是到了唐宋明清这样的大一统王朝,这样的皇室相残也继续在上演。

  要说中国历史上最乱最残忍最无序最无德,两晋南北朝不出其二。

  于是这么多嘴一句,现在,这就得报应了?

  江诚此时面对着百官朝拜,做了这个至高无上的皇帝,别说欣喜,就是连苦笑都笑不出。

  事实摆在眼前:如今时间是西晋光熙元年,公元306年,农历冬月二十一;自己正在洛阳皇宫太极殿内;登基为新皇。

  自己叫司马炽,那就是永嘉皇帝了,著名的“永嘉之乱”中悲剧的亡国之君!

  东晋十六国,南北朝,五胡乱华,中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乱世将从自己手里开端。历史的罪人!

  再想想,司马炽的结局是什么?

  江诚不久前刚熟悉过,对此还是记忆犹新。西晋破国,接连有两帝被俘,沦为奴仆,继而皆被杀,而司马炽就是这其中第一位。

  他在永嘉之乱中将被匈奴汉政权所俘虏,带到都城平阳,就跟北宋的靖康之耻一样,然后有了衣冠南渡,为东晋建立了基础,也为江南的开发、经济重心南移开启了新阶段,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而之于他本人呢?被俘,受尽侮辱,成了匈奴皇帝的倒酒小厮,苟且偷生,但还是不免被杀。享年只有30岁。

  现在,剩余时间只有5年。

  做这个皇帝,别说享福,什么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什么山珍海味,什么率土之滨莫非王土,都先闪开一边,先求生吧。

  而想求生,也不是那么好求的。

  首先摆在面前的是,司马炽这皇帝,只不过是一纸傀儡。真正的大佬……

  江诚将目光投向阶下左列最首位那道身影。

  刚过去的“八王之乱”之惨烈,作为亲历者,在司马炽的记忆里,消化起来,尤历历在目。

  这就是那第八王,也是最后赢家的东海王司马越,现任八公之一的太傅,录尚书事,这位才是朝权尽在掌握的真正执政者。

  从晋惠帝即位就开始的动乱,至他而终结,历时已十六年,卷入这场内斗的,杀人或者被人杀的,至少有十几个司马姓氏王之多,到了东晋建国,数百王室也只余下司马睿和与其并称“五马渡江”的等等寥寥数位亲王。

  史书上将在这场动乱中完全掌控过中央政府的八人,称之为八王。而这八王中的另外七王有其三,或已或将死在他手里的。

  先是长沙王司马乂,被其联合禁军出卖,最后长沙王为河间王司马颙的将领张方活抓,接着用火生生烤炙而死,“八王之乱”第五王,就这样再起不能;

  第二便是成都王司马颖,被其手下刘舆假传诏书勒杀,连带死的还有司马颖的两个儿子,“八王之乱”第六王,再起不能;

  最后便是河间王司马颙,接下来几天即将被新帝诏书从长安诏唤回洛阳,说是要征其为新朝廷的司徒,行至洛阳不远的新安,被其弟弟、南阳王司马模的部将梁臣抓住,然后掐死于车中,连带死的还有他的三个儿子,“八王之乱”第七王,再起不能。

  这还不算,晋惠帝司马衷也被传言是其毒死;另外还有废太子司马覃也将在两年后,被其毒死,时年十四岁。

  历史上的晋怀帝也深受其害,短短的五年皇帝生涯,全为其掣肘。这还不止,永嘉三年也就是三年后,怀帝为数不多的近臣还是没逃过清算,被其一股脑收押斩首,自此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这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权臣,而自己就是那卑微的傀儡皇帝。

  如今的朝野内外,已尽被其把控,地方上又各任心腹,或拉拢割据者。其三个弟弟也各被封为藩王,分别是东燕王司马腾、高密王司马略、南阳王司马模,镇守各个军事重地。

  问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废了司马炽,自己当皇帝、皇太弟什么的?那就是出身问题。

  司马越的血统太偏疏了。他并不是晋武帝这一脉,甚至不是宣帝司马懿这一脉。他是司马懿弟弟司马馗的孙子,按辈分只是司马炽的族叔,离嫡系血统太远。

  有八王之乱中赵王司马伦的前车之鉴,司马越更不敢乱来。

  司马伦,“八王”中的第三王,他是司马懿九子,最小的儿子,宠妾柏夫人所生,比司马越血统有利不知多少倍,但当他废惠帝自立后,天下,主要是司马氏诸王,没有一个认同,纷纷举兵反对讨伐。这也是八王之乱进一步扩大的直接原因。

  但现在不废黜,历史上没有废黜,不代表自己想振兴,要权的时候,就不遭废黜,甚至杀害。

  权臣当道,纵使自己拥有知晓历史的先机和经验,想要探索求生,发挥不出来,也无济于事。

  而且不光内忧如此,外患一样可怕。

  外面,东晋十六国中,氐族成已在成都称帝,匈奴汉占领并州大部,磨刀霍霍,石勒、王弥也已崛起,率领变民攻城略地,张氏前凉、慕容前燕分别在其奠基人张轨、慕容廆手里正打着基础,司马睿、王导另一个“王与马”组合如今镇守下邳,正窥视江南。

  而朝野上下可称社稷柱石者无一,后世闻名的祖逖、刘琨、陶侃、王敦还未发迹;门阀、玄学这两大怪兽还在啃咬着皇权梁柱。

  作为皇帝,想求生,这是一场“地狱模式”的真实游戏,没有存档,没有多条命,也没有攻略。

  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一步不慎,就是game over!

  面对这样的困局,江诚一夜来都没有睡好,他心里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些什么。

  经过一早上的折腾,如同木偶一般,被一群分明陌生却又记忆中熟悉的人包围着,听着一句句歌颂的辞令,面对一个个虚伪假笑的面孔,江诚的耐心一点点被磨逝殆尽。

  内心的煎熬,终于促使他下定决心!

  “众卿平身。”待众臣三拜九叩,行礼完毕,江诚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控制自己不让声音颤抖,朝下吩咐道。

  还好有司马炽的经历垫底,不然只以江诚大学生的经历,连对着全班演讲都不定应付得好。

  “谢陛下!”众臣齐声拜谢起身。

  接着,便有宦官向前一步,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黄色布帛,展开便要宣读。

  见此,在列的文武百官不少人开始面露喜色,脸上的疲惫、肃穆一扫而空。

  朝拜完毕,就等于新皇即位成功,可以开始发告诏书,宣示天下,行使皇帝权柄。这接下来就是人人关注的重头戏,谕旨将下诏尊奉皇亲,以及论功行赏。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官位变动才是每个人心中的至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眼下司马炽新帝登基,自然是要提拔一些新人,安抚一些老臣的。

  却见新帝摆手停止宦官宣读,正当众臣惊讶,又听皇帝朗声道:“还请皇叔上前,与侄儿同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