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西晋为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朕不愿

西晋为君 百草三味 2872 2019.07.10 20:15

  很快他们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在宦官的带领下,从太极殿而出,到达宫城西掖门,只见皇帝所乘的辇车正停放在那里。

  皇帝坐朝时的盛装也未脱下,正坐在辇车之上,朝百官招手。见百官过来,站起身,朗声道,“诸卿,今日天气甚好。待我君臣一行游洛阳,可乎?”

  早有宦官将诸大臣的仆从、牛车叫来等候。百官估摸这时还只是辰时,抬头看看毫不刺眼的太阳,只是从厚厚的云层中透出一点光,紧了紧身上的皮裘和官服。

  再看看太傅,见他不动声色,便都知趣不言。

  在宦官小黄门的牵引下,可不管他们答应好不好,只都得无可奈何地坐上牛车,又任其还将遮风的帷帘大敞开。

  说是皇帝的吩咐,要让百姓见见百官。

  又见皇帝欲将太傅请上辇车,太傅坚决不从,众人在寒风中等了好久。最后两人才妥协,皇帝吩咐辇车与太傅的牛车并驾而行。

  这一折腾,街道两边早就远远挤满了人。

  出宫门不远,直通的就是洛阳著名的豪华大街,铜驼街,一直延伸到洛阳南城第二道门宣阳门为止。

  街道上早已被清场,两边站满了执兵戈的卫士,是金殿禁卫军人马。只是路两边并没有赶人,此时已经围满了洛阳城百姓。

  大队人马终于开动了。负责护卫的是原太弟宫右卫,右卫率缪胤正骑着高头大马在车队两旁警戒情况。

  王衍坐着牛车,对四周议论充耳不闻。

  “什么?这就是当朝尚书左仆射王衍,王夷甫,一世龙门啊……”

  “就是那个……让女儿跟太子和离的那个啊?对了,他还有个女儿嫁给了贾谧,贾后的外甥。真厉害啊,两头通吃呢。”

  “屁的和离,我跟你说……”

  “快看那边!司隶校尉刘大人……”

  “那位是太尉刘寔……此公八十多岁高寿了吧?”

  当牛车经过缪胤身旁时,王衍叫住缪胤,“缪将军,今天这是?”

  两人是旧相识,当初皆是东海王举兵时其麾下的僚属。东海王攻长安河间王的时候,也正是缪播、缪胤兄弟前往长安,使反间计才让河间王自毁长城、自断臂膀,杀了己方最凶悍的将领张方,河间王至此一败涂地。

  缪胤拱手道,“见过王尚书。”继而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何事。一早陛下就吩咐下来这么做。还让禁卫军清场,却还留了通道让百姓检查后进入。”

  “兴许,陛下真的只是兴致来了,游览下洛阳。”

  说完,缪胤再拱手道,“在下还要再去巡视警戒,就不陪王尚书多聊了。”

  缪胤告辞,王衍却陷入深思。

  他善于清谈,清谈清谈,其重要一点就是辩论。通常说上个几天几夜都不停歇的,就为了要自己的观点压服别人。这也就说明他并非愚笨之人,实为临机善变、口舌灵巧、心思敏捷之辈。

  他有一女为愍怀太子妃,即晋惠帝太子司马遹之妃,又有一女,为贾后外甥贾谧之妻。贾后专权时,欲害太子,他直接上奏请让女儿与太子离婚。

  昨天的朝事,刚刚颁布的两则诏书,现在如此,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竟丝毫不比诸王之乱差。反而更加诡异,惊谲,风云莫测,让人琢磨不透。

  历来擅于保命的他,似乎已经从其中嗅出一股危机来。自从昨日陛下当堂说出那些话,直指他的未来事。他的心中就浮现一道阴影,昨夜彻夜未眠,今天又出这些情况。

  他捻须沉思。

  不多时,他的沉思便被一声声轰然欢呼打断。

  他抬头,警惕前视。只见前方,皇帝辇车之上,皇帝站起身来,朝百姓招手,一副亲切亲民的样子。

  司马炽看着眼前的洛阳城居。低矮的房屋,凌乱的街道,面有饥色却雀跃的百姓。

  站在辇车上,登高而望,一眼望到尽头的城市,直达北边的邙山。郁郁葱葱,笼罩云雾中。

  司马炽深吸一口气,空气清寒,而后大声喊出,“洛阳的百姓们!你们好!”

  早有数十位宦官已经得到吩咐,从前到后,作为传声筒,将皇帝的喊话一一传开。

  场面迅速寂静。

  离得近的人听到皇帝的喊话,似乎是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而离得远的,只能看到皇帝的动作,没有听清话,还会交头接耳询问,场面一时嘈杂。

  只听皇帝继续喊道:

  “朕!就是新即位的皇帝!汝等之帝王!”

  “今日,朕出宫来看看你们。看看朕的子民,认认朕的洛阳!”

  “朕的后面,就是百官。你们的父母官!”

  “好好看看朕,看看百官!”

  “若是哪天洛阳沦陷,那就是我们的过失!汝等去了阎罗殿,就知道要找谁算账!”

  待宦官们接二连三,从前到后,传话筒般喊出皇帝的喊话内容。场面迅速鸦雀无声。

  百姓、朝官、士兵,面面相觑!

  从未听说哪个皇帝会在百姓面前这么喊话的,而且话的内容这么直白。

  ……

  洛阳城中某处街市,屠狗的柳二沽了酒,路过杀猪铺子,就停下,跟屠猪贩子好友钱大头打起招呼。

  “大头兄弟,今天怎么样?”

  只听钱大头发牢骚道,“今天这人真少啊,这年头人都吃糠腌菜。哪还有人来买肉?羊肉卖不掉,连这贱猪肉也卖不掉。洛阳是没法待了。不知道江南是不是好些?”

  接着,呦呵一声,“哟!柳二哥,你这是狗肉卖尽了?”

  柳二嘿嘿一笑,提了一下手里的装酒的竹筒,亮了出来,“这不,得了运道,不知哪家大户专爱这一口,一次买尽了。”

  “你可真运道啊!”钱大头眼睛一亮,胖脸红晕起来,咽了咽口水,腆脸笑道,“二哥,今日请我喝上两口,可乎?明日我这猪肉卖尽了,也请你。”

  柳二正欲答应。

  突然就见往日的癞子从街道一旁窜出来,口中还大叫道,“不得了!不得了!皇帝正在巡街!好好威风呀!”

  “高头大马的,还喊话哩!”

  “你说啥子?”柳二看他窜过身边,一把抢过,拽住癞子的胳膊,将他轻飘飘提过来。

  癞子人瘦,被掐住胳膊,挣扎不得,只得苦叫道,“爷,爷!饶了俺!饶了俺!俺今天没偷吃的。”

  钱大头喝道,“谁管你偷吃的!你这狗辈,刚刚大叫什么?”

  “问钱爷好,钱爷你是不知啊,宫里的皇帝出来了。巡街哩,一排人,望不到边呀。听说王公大臣、文武百官、皇后娘娘都出来啦。”

  “那宫女都一个个水灵灵的、白嫩嫩的哩,煞是好看了。”

  “巡街?你没看错?怕是南迁吧?”钱大头喝道。

  “不是不是,钱爷,绝对不是。俺还听到喊话哩。说什么洛阳的百姓好,朕来看你们,看这洛阳……你们说,俺们还有这洛阳有啥子好看的。”

  “这皇帝还不如在铜驼街摆上大大的流水席,让咱们都吃大碗麦饭,大饼,还有肉……”

  “你刚才说是在哪?”

  “铜驼街呀。”

  钱大头和柳二对视一眼,转头就朝铜驼街方向跑去。

  “钱爷,肉,肉铺!”

  “替我看着!敢偷吃一口,小心你的皮!”远远传来钱大头的喊声。

  癞子看着红彤彤的肉,略微闻到有点腥臭,却忍不住咽咽口水。

  ……

  好不容易通过禁卫军设置的关卡,又挤过成群的百姓,抄了近路,两人才终于挤到皇帝辇车行经的前方。

  一路听到皇帝喊话,二人心里的震撼难以抑制。

  “你昨天还说皇帝肯定也要南迁?现在呢?”柳二推推身边的好友。

  钱大头默然不语。

  “朕有罪……”

  “朕不会抛弃你们的,不会抛弃洛阳……”

  “洛阳不仅是你们的家,也是朕的家……”

  “只要你们愿意,我们可以共同守卫它……”

  没有文绉绉,而是亲切朴实的话,谁都能听懂,谁都能感同身受。

  只听皇帝继续喊道,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但犹不停。

  “如果你们担心妻儿老小,朕说过,也可去江南。朕之高祖,也就是宣皇帝,他成了神仙,他亲自跟朕说过。江南可以保命!”

  “高祖也曾建议朕迁都江南。但朕拒绝了。”

  “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朕告诉你们。朕不愿!”

  “朕不愿做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也不愿抛弃这大江以北,朕的子民!朕作为皇帝,朕有责任保护你们,保护这江山!”

  “朕也不愿,百年之后,对着子孙说,我们的家乡,其实是在大江另一边。你们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朕不愿……”

  “你们愿吗!”

  寂静一瞬,接着化为滔天的怒吼,“不愿!”

  “我们不愿!”

  柳二看着好友钱大头,似乎第一次认识他,肥胖的身体完全绷紧,满脸横肉透着红潮,像极了平日醉酒,整个人无比亢奋,正在那里振臂,用力地吼叫着,“不愿!我们不愿!”声音已经嘶哑,也完全不在乎。

  平日里属他最爱抨击朝政,满朝文武百官在他嘴里,没有一个好鸟儿。特别是喝酒后,那更是没完没了。

  柳二好想扯他一下,问问他,“你平日的气魄哪去了?”只是怕挨打。

  柳二没有跟着吼叫。他更热衷环顾人群,观察不同人的不同反应。人群里没有跟风吼叫的人并不少。

  比如前面这对衣服华贵的士人,从侧脸观察,二人似乎很忧愁。

  左边正对右边的人说着,“茂弘,汝觉得这事可能吗?”

  右边沉默,许久才叹气道,“我也看不透。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前两天我们做的事情,会不会因此起风波。”

  “这个应该不会吧?”

  “但愿如道期你所言吧。”

  柳二眼睛一亮,很有兴趣继续听下去。只是那二人似乎很谨慎,没有接着聊。他只好转移目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