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只想自力更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我对美女不感兴趣

我只想自力更生 中秋月明 3182 2020.07.22 12:00

  校领导正拿出手机在催促,要舞蹈艺术专业找几个女生来协助新生接待工作。刘江涛指着那手机啧啧称奇:“诺基亚7250!我见过大老板用这个!”

  赵德柱瞥眼一代机皇,揣兜里的手指没动。

  宽大得犹如后世智能机的块头,加上摄像头和彩屏,确实是划时代的顶尖产品。

  去年刚上市卖八千多,这年头不是老板都用不起。

  学生和家长有注意到的纷纷侧目。

  用惯了5G智能机的赵德柱,对这种昙花一现的东西毫无兴趣,也不知道能从这上面赚什么钱。

  哪怕知道未来每年大概手机会进化成什么样子,在赵德柱这里,他也无法转换成为生产力。

  总不能重生一把,去炒手机当黄牛党吧,丢不起这个人。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玩到死的他,脑海中没有任何当年的工业、商业利益转化点,甚至连拆迁这个老行当,他家都浑浑噩噩纯属运气。

  唯一可能说得出来就是涨房价。

  但拿了家里的拆迁款,去平京沪海买房。

  赚再多钱也不算是自力更生,也对不起重来的这一遭吧?

  这会儿赵德柱,其实觉得自己像花果山出来的孙猴子。

  家里有份不错的资产,就看自己能不能学到本事,把财富延续下去。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难得有个自己曾经热衷擅长的事情,居然可以当成学业。

  真有,介绍的老师明显自己都不太懂,但功课做得不错:“今年新开的专业,主要是学习高尔夫服务与管理,运动技术与管理,高尔夫俱乐部商务管理,以及高尔夫酒店服务管理。”

  理论上来说这是一个系下面的四种完全不同专业。

  但在这种学校……都要学。

  学制三年。

  赵德柱已经决定了:“好,在哪里报到缴费?”

  这几乎是所有新生里面第一个主动带头的。

  那位校领导合上手机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财务处,我们是正规大学,正规手续,现在报到手续办得越早,寝室安排就有优先选择权。”

  老师学长们立刻跟随带动一波劝说。

  刘江涛还连忙抓住赵德柱手小声:“你不考虑清楚?看你……这可是几千块钱啊。”

  赵德柱哪里在乎这点小钱。

  转头询问校领导:“报到手续办得早,是不是专业也有优先选择权呢?”

  这就是无知者无畏了。

  旁边家长都匪夷所思:“大学专业是什么哪有这么容易改的。”

  但在这种野鸡大学显然根本不是事儿。

  或者说让校领导更加另眼相看:“哦?你这个提议倒是很新鲜,郑主任,你把学校专业给各位新生再全面介绍下,今天这批学生可以尝试调剂专业嘛。”

  说完校领导就闪到一边,专注观察这与众不同的十八岁学生了。

  所谓出类拔萃,就是从这些细节展现出来的。

  三十六岁的赵德柱,比一群刚从高中出来的小屁孩,当然显得见识不凡了。

  他甚至从眼角余光,很清楚这位校领导在观察自己。

  不怕,随便看。

  其实介绍下来,就是社会上什么行业热门就开什么专业!

  所以现在天南海北的各种专业互不相干,颇为夸张。

  换个社会阅历丰富点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草台班子,学不到真东西。

  可事实证明,这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和少数几位家长都没啥见识。

  被这种场面唬住了。

  更可能是被赵德柱这个穿得最差的年轻人带动。

  刚参观到财务室就刷卡缴费。

  如果不是他一口标准的港味普通话,身份证上更是粤东地区标准土著跟应届年龄。

  真会怀疑他是不是学校请来的托儿。

  刘江涛本来还稍微有点犹豫。

  赵德柱拍拍他肩膀:“好啦,到哪里学东西都要交钱的,早点搞定,我们住一个寝室啦。”

  刘江涛就紧跟着第二个刷卡了。

  不过他却选择调剂到电梯系,说是学门手艺不吃亏。

  赵德柱嘴角动了动,没说话。

  起码没像之前那些吐槽了。

  不完全因为那位校领导一直在看着他。

  这种事情只要有人带头,其他人三三两两很快陆续交钱。

  只是在选择专业这种事情上,大多都是录取通知书上写什么,他们就读什么。

  少数几个调整的,也只是因为家里有人在加油站或者工地上打工,稍微有点了解某个行业,临时做了改变。

  却殊不知他们的人生命运,也许就在这一刻,彻底不同了。

  起码从别人随意给他定下职业选择,变成了无意识的职业规划。

  光这点区别,已经大不同。

  好比选了高尔夫专业的赵德柱。

  那套珍爱的五星红马是找不到了,他现在寻思的就是……上淘宝买一套?

  想到这里,又才反应过来,这居然是个连淘宝都还没有的年份。

  差点又把兜里的手机摸出来了。

  得忍住这种无论什么事情,都动不动找爸妈或者亲戚朋友去帮自己买来搞定的恶习。

  耐住性子跟这一拨儿三十多名新生参观、报到完毕。

  赵德柱正准备和刘江涛到寝室去看看,顺便把车上的行李搬过来,又或者到校外买些生活用品。

  要开始自己五十多年来的正式独立生活了,他内心还是挺兴奋的。

  那位一直旁观不说话的校领导,终于拿起新生学籍卡:“赵德柱?你过来跟我谈谈。”

  赵德柱眉毛抬抬,来了。

  刘江涛还是高中生习惯,对校方老师有天然的惧怕心理,使劲鼓足勇气:“哥们儿,我跟着你!”

  赵德柱拍拍这不谙人情世故的家伙肩头:“你先去帮我把床铺选好吧,有手机吗,顺便帮我买张本地卡,我这里……”

  都已经准备从脏兮兮的牛仔裤兜里摸出一叠钞票了。

  这些天反复告诫自己汲取教训,从每个细节角落都要汲取教训的念头翻起来。

  对,上一世自己就是周围所有人眼中的憨包、提款机。

  包括现在家乡围在自己身边的亲友、女人,都是为了自己的钱才贴上来。

  那是已经没法改变的了。

  但来到这个新环境,完全可以改掉这种坏习惯。

  所以迟疑下换成:“等我家里寄了生活费……不,等我打工赚了钱,一定还你。”

  没想到刘江涛双手捏住他肩膀:“兄弟,有我吃的,就不会亏待你!”

  说完雄赳赳的转身去了。

  赵德柱楞在那看着五大三粗的背影走远,还有点不习惯这种被人包养的感觉!

  你特么家里不是杀了猪才能凑学费吗?

  直到身后传来咳嗽声,他才转头跟着走进办公楼尽头的校长办公室。

  还没坐下来,主动抽出香烟递过去:“这个焦油含量低些,您这经常应酬经常说话,还是要注意嗓子保护肺部。”

  这根本不是学生和校长之间的沟通模式。

  甚至连朋友之间都不像。

  多了些体贴照料的口吻,让五十多岁的龙楚雄有点难以置信,接过来:“这烟不便宜啊,你这穿得怎么……”

  他看人,当然和十八岁的刘江涛天壤之别。

  赵德柱坐下来后仰跷二郎腿,像是在自己的大班台后,轻松写意:“临时说走就走,路上走了好几天,随便路边买点衣服换洗,以前没离开过家,很高兴能到您的学校来改变提升自己,以后请多关照了。”

  龙楚雄更特么觉得像是见了鬼,点燃烟:“你这社会经验看起来很丰富,还来读什么书?”

  赵德柱笑笑:“除了瞎混,正经的啥都不会,所以要让我学到东西哦,不然要找你退钱的……”

  龙楚雄好歹搞了近十年的学校,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哑然失笑:“有本事你就来要,嗯,你确实挺特殊的,这样,从今天开始你就参与到协助新生接待工作里面去,这对你来说是个非常好的锻炼……”

  赵德柱打断鸡汤熬制:“给多少提成?”

  龙楚雄噎了下:“晚点就有舞蹈专业的师姐过来参与协助……”

  赵德柱再打断迷魂汤的烹饪:“我对女人不感兴趣,美色都是刮骨刀。”

  五十多岁的校长确认自己见了鬼:“那就好,我还怕你在这点上面把持不住,毁了好苗子,他们是按照各个专业系提成的,你这,你自己的觉得多少合适?”

  赵德柱其实是一切都在摸索:“您说了算,是个数儿都行。”

  他在乎的不是数目,而是每个可能赚钱的机会。

  龙楚雄就看菜下饭了:“你应该清楚你作为新生,更了解新生的心理,所以尽可能协助老师学长们招揽更多同学,这样吧,给你二十块一个人,无论哪个系专业……”

  三五千一个人,就给二十块?

  赵德柱还是兴奋得马上弹起身来:“好!一言为定!”

  被误导的龙校长,无可奈何摇摇头:“这时候你终于有点像个十八岁的样子,这就是我要教你的第一样,别动不动就打断别人讲话,懂得倾听才能获得更多的选择跟筹码。”

  一直习惯于指使的赵德柱定睛想了想,认真点头:“谢谢您了,我会跟着您好好学东西的。”

  龙楚雄呵呵一笑:“去吧,一切皆有可能。”

  赵德柱琢磨着懂得倾听的好处,这可以说是他从小到大正儿八经有人教,他又愿意听的首次感受。

  关键是还让他觉得有点道理。

  好像来读书,这个选择确实是不错哦。

  没有爬上台阶去宿舍,而是顺着体育场往校门外去。

  摸出裤兜里一直在震动的那支沉甸甸8910i,看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浮现出厌恶的表情接通。

  用冰冷的声音:“不用打电话给我了,以后我们互不相识,滚!”

  挂掉电话之后,娴熟的拆开后盖取下手机卡扔进体育场下水道缝隙里。

  这辈子,终于不用再跟这个女人纠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