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梦回鹿鼎吟留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果然是大人物!

梦回鹿鼎吟留别 生煎包子 2172 2018.11.09 12:24

  年轻公子见状,却是向陈柯微微作了一揖。

  他说道:“原来今天是姑娘生日,倒是在下失礼了。这家店面欺人太甚,本该让他们赔礼致欠,但对这种地霸恶人,也不好相逼过甚。姑娘若不嫌弃,在下愿做东,给姑娘庆生如何?”

  阿琪一听,觉得太不礼貌了。连忙推辞说:“公子仗义相助,我们姐妹还未报答,怎能再讨扰?”

  公子只是笑道:“我们萍水相逢,便是缘分,又何必过于生疏?况且现在午时已过,二位姑娘却被恶人搅扰,腹中空空。若因此脱病了身子,岂不正让那些人得了便宜?”

  陈柯一听挺有道理。若是饿着肚子出去,万一被这掌柜的带人打过来,那可要吃大亏。

  阿琪看了陈柯一眼,欣然道:“我妹子自幼孤苦,没想到过个生日也诸多不顺。公子美意,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了!”

  公子大喜,说道:“如此,请二位姑娘上二楼雅间!在下备来水酒,为令师妹一扫晦气。”回头又喝了一声:“小二,上水牌!”

  小二听了,连忙勾着腰跑过来,跟着一起上了楼。

  几人一上楼,大厅里这才炸开了锅。众客人纷纷交头结耳,一边的柜台上,那个掌柜也探出头来望了两眼。

  两个豪奴凑到柜台边想说些什么,但被掌柜一瞪,只得又退了下去。

  二楼雅间,陈柯和阿琪跟着年轻公子一起在桌边坐下了。公子的随从分出两个人,一前一后把守住了房门和窗户,店小二则低眉顺眼的过来收拾桌上的残菜。

  “姑娘请自便,在下作东,点些喜欢吃的。”年轻公子推了一下盛水牌的盘子,笑吟吟的对陈柯说道。

  陈柯和阿琪被搅了心情,虽然肚子饿,但却没什么味口。只说:“但凭公子作主就是。”

  年轻公子也不为难,又点了几个招牌菜,之后对店小二说道:“让厨房赶快送来,不要再怠慢两位姑娘。再者,无事不得靠近这里,可听明白了?”

  “是,是。”小二这回是真的恭恭敬敬,连唱了几个诺,退出了雅间。

  小二退出去后,年轻公子拱手道:“恕在下冒昧,还未请教二位姑娘芳名?”

  阿琪回礼道:“在下姓蓝,小字阿琪。这是我陈师妹,公子叫她阿珂便是了。”

  年轻公子欣然道:“原来是阿琪姑娘和阿珂姑娘!在下姓郑,草字克爽。二位姑娘以寡敌众,面对恶霸丝毫不惧,以理力争,实在是女中豪杰。今日得见,当真是生平幸事!”

  听了他的话,陈柯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公子,你……你就是郑克爽?哪位郑克爽?”

  公子笑了笑,说道:“父王乃大明延平郡王,在下郑二便是。”

  阿琪听了,连忙拉着陈柯站了起来,躬身上拜:“原来阁下是延平郡王二公子?恕我们姐妹不识高人,多有怠慢!”

  阿琪并非是那种趋颜附势的女子。但是台塆延平郡王,乃是大明忠义,反清雄主,作为汉人没有不礼敬的道理。

  郑克爽也连忙站起来,左右扶住了陈柯和阿琪,说道:“二位姑娘快别如此!身在江湖,不要太拘泥了。”

  陈柯却是惊讶大于尊敬。

  公元一六七零年,郑克爽应该刚出世才对,当然不同位面的世界有些偏差也是可能的。毕竟这个世界有了阿珂,而且今天才刚满十三岁而已。

  “郑公子,敢问贵庚?”陈柯和郑克爽虽然不熟,但面对大明的郑小王爷,却是多了几分亲近感,起码不认生了。

  郑克爽也看见陈柯一下就大方了许多,显然也很是高兴,说道:“在下虚度十八个寒暑,不知痴长姑娘几岁?”

  陈柯说道:“今天是我十三岁生日。看公子气度不凡,一定身怀绝学!我们师姐妹身在乡野,见识短浅,一直想有机缘向高人讨教,没有想到今天居然遇上了郑公子,真是福分。”

  郑克爽连忙说道:“姑娘自谦了。讨教二字,在下愧不敢当,不过互相切磋交流,却是万分荣幸!”

  阿琪倒是没有想到,一向闷葫芦的师妹今天居然这么兴奋。就因为是过生日?她看着师妹和郑克爽的样子,琢磨着八成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当然,这只是阿琪的想法。陈柯对郑克爽的确有好感,但绝对不可能是那方面的。

  一方面,郑克爽是个人物,起码他掌握的台塆是一片真正的基业。

  如果去台塆造返,比呆在家里空想要现实得多。

  另一方面,就算去不了台塆,郑克爽也是师承名门,学过很多上乘武功。

  这和九难师父教导阿琪阿珂的武功可不一样。

  陈柯对鹿鼎记了解不深,但知道九难教给弟子的武功绝非上乘。既然身在江湖,总要有自保的力量,陈柯可不希望再发生今天这样被人围殴的事情。

  因此听了郑克爽愿意交流,陈柯顿时大喜,说道:“真的?要是能得郑公子指点,当真是我们姐妹的造化了。”

  郑克爽的确有这么点对上眼的意思,说道:“岂敢岂敢,在下只是学过一点防身技艺,武功粗浅。不过在下的师父,当真是绝顶人物,阿珂姑娘恐怕也有耳闻!”

  “哦,愿闻其详?”陈柯也不着急,静静等着郑克爽酝酿情绪。

  果然,郑克爽被陈柯一吹捧,情绪很快就起来了。

  他说道:“在下一共拜过三位师父。第一个师父,乃是武夷派高手,此人姓施名琅,人称‘海霹雳’。不过施琅叛国投敌,在下早已不认他这个师父了!”

  “施琅?就是原本在国姓爷麾下效力,后来反叛大明,投效清庭的二鞑子施琅?”

  陈柯当然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况且他个人对施琅的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郑克爽明显被带动了情绪,一拍桌子,说道:“不错!这个狗贼,郑某终有一日,要将他千刀万剐,方泄我心头之恨。”

  陈柯也学着他拍了一下桌子,附和道:“说的是!不过……郑公子以前随施琅学艺,他的武功高强吗?”

  郑克爽长吁了口气,说道:“施琅乃武夷派第一高手,不光武功高强,而且善打海战。他投效清庭,吾消彼长,对台塆威胁甚大。”

  陈柯也应道:“是啊,我虽然不懂军国大事,但在江湖上还是颇有耳闻的。”

  心想:这郑克爽还真上道!陈柯琢磨着,怎么能自然一点,打听武夷派有什么武功秘籍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