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希望不是这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离筝的苦恼

希望不是这样 会长H 2939 2018.11.12 09:23

  “这地方被炸弹袭击过还能用?”几分钟后,我们走进了被炸出了一个大洞的“离人心上秋”行会驻地。这地方看起来就像一个企业的办公楼,一楼设有接待台和座椅,大厅里因为之前的袭击落满了白灰和碎石,还有几个城防军军官在询问一名玩家爆炸发生时的情况。虽然刚刚发生了恐怖袭击,但是那些看上去像是行会会员的玩家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慌乱,而是井井有条地进行着手上的工作,或是配合城防军的调查或是使用魔法修补受损的建筑,整个行会看起来并没有因一次袭击就分崩离析。

  “不要小瞧我手下的人,他们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我们跟着离筝向楼上走去,一路上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会员并没有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任何的惊奇,虽然有几个人看了我一眼但是并没有任何表示。

  离筝将我们带到一个看起来像是她的办公室的地方,说起来这地方真的是越看越像某个企业的总部,一路上走过来如果不是那些人身上还穿着游戏里的装备而是西装的话,我都几乎自己来到了某个IT企业的总部大楼呢。

  “请坐吧。”离筝向我们指了指屋内的几把椅子,而自己则只是站在了办公室的窗前背对着我们看着窗外,“真是充满意外的一天啊。”

  “别这么着急下定论,有更多让你吃惊的东西呢。”我打了个响指示意保持隐身状态的拉娜娅解除隐身。离筝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拉娜娅脸上微微露出一些惊讶的神情:“你还有隐身保镖?”

  “事实上拉娜娅一直跟在你身边。”

  “那可真是令人意外。”离筝转过身继续看向窗外,“我想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到现在我还没有让人去把城防军叫过来逮捕你这个价值一千万的通缉犯。。。。。。”

  “告诉我我要做什么就好了。”我打断到,“想来你最近过得很不舒坦。。”

  “你还是那么洞察一切。”离筝没有转过身看我,只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说来可笑,虽然我们行会对这次袭击的方式,目标,时间甚至袭击制造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是偏偏我们却对这次袭击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发生。。。。。。”

  “为什么?”

  “很奇怪吧,但这就是没有实力的代价。如你所见,我们行会是一个组织严密架构完整的集体,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称霸整个服务器而是模拟商业活动。。。。。。”

  “模拟商业活动?”栩栩忍不住问到,“你们也是游戏工作室吗,好巧啊我们也。。。。。。”

  “闭嘴啦崽种!”我瞪了一眼栩栩然后转向离筝,“在《希望》这个平台上验证一些现实中可能要花费上千亿资金和数十年时间才能确认的一些经济学说,真是有想法啊!”

  “事实上这才是《希望》这款游戏的真正开发用意啊。不仅是经济学,我们还可以借亡灵瘟疫建立传染病的传播途径模型,借飞行魔兽研究空气动力学,甚至借国战研究未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战场态势。当然也能让一下人玩玩侦探游戏。。。。。。”说到这里离筝回头看了我一眼,让我尴尬地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希望》能获得多达七十个国家的投资吗,就是因为这不仅是一款游戏更是一个大型的科研平台,借助这个平台我们能在短短几年内就完成之前经年累月都无法完成的研究。。。。。。”

  “甚至包括高智能AI?”我小声地指了指房间内唯一的NPC小漓,此时她正依偎在拉娜娅怀里呢喃着,而拉娜娅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把小漓当NPC的样子,而是像母亲一样施与小漓关怀的安抚。

  离筝皱了皱眉:“这方面我不清楚。。。。。。不过既然要完全模拟现实,NPC的智力肯定要向正常人看齐。”

  “这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啊,你知道《希望》的服务器运算能力有多强吗?”

  “不知道。”离筝干脆地说道,“真个是真的不知道。。。。。。话说你就不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吗?”

  “你转移话题的手段一直很拙劣。”我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一点,“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人。那回到最开始的话题,你是说你们行会的情报网将袭击你们的势力摸得一清二楚但是却因为你们是个商业行会而完全无法对对方展开反击是吗?”

  “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拉娜娅点点头,“我最开始以为我们行会摆出完全中立的‘不干涉、不参与、不站队’三不政策,和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战斗行会划清界限就可以明哲保身,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还向我们提出了保护费的说法。我们不是没钱,但是如果低了一次头,以后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来找我们麻烦就更糟了。而我们行会里的人员全都是公司里派来的文职人员。。。。。。呃!”离筝自知失言,紧张地看了我一眼才继续说道:“总之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着许多流氓行会的威胁而毫无办法,我都快愁白头了!”

  “你自己给行会去这个晦气名字的时候就该想到有这么一天的。”我面无表情地嘲讽道,“你凭什么觉得能和强盗讲道理?我以为我们国家百年的屈辱史已经将‘弱国无外交’这个定义灌输给每一个人了呢!”

  “我也知道这一点啊!”离筝委屈地说,“但是我又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那你找我来。。。。。。”

  “我听说你变成了中国头号恐怖分子,之前你又表现出那么强的侦查能力,不如你加入我们行会当首席保安官吧!”离筝蹦到我面前兴奋地说。

  “呃!”我们在场所有人除了离筝之外头上都留下了一滴大大的冷汗。

  “请首席恐怖分子当保安官。。。。。。”拉娜娅神情怪异,仿佛在克制自己不要狂笑出来,“这个小姐姐真是心大啊。。。。。。”

  “我说了那个恐怖分子是误会,误会啦!”我暴跳如雷,现在一听到这个“恐怖分子”的名号我就来气。

  “呃,那你的意思是?”离筝还没见过我这么恼火的样子有些惊讶,“你拒绝我的提议?”

  “不是拒绝,是否决!”我将脸凑到离筝面前,“你难道除了被动防守之外就想不出别的解决办法了吗?”

  “呃。。。。。。那还请你多多指教?”

  “中立?毫无必要;屈服?简直可笑;唯有连敌人的力量和抵抗的意志一起消灭,才能做到真正的和平!”

  “你的意思是,我们打回去?”

  “是的,不仅要打,还要打到那些人不敢再来骚扰你为止。”

  “可是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啊。”离筝委屈地说,“我手下没有兵。。。。。。”

  “不是有雇佣兵吗,我记得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霜狼骑士团,看起来还算有点样子的。”

  “也没有将。。。。。。”

  “你自己不就是会长吗,带兵打仗这种事你不来谁来?”

  “可是我不会啊!”离筝理直气壮地说。

  “咳咳,那个,人家是女孩子,让她带兵打仗是不是有些太强人所难了点。”莫洛托夫提醒到,“叶岗你有什么好主意就直接说出来吧。”

  “主意我倒是有,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了。”我看向离筝,“你觉得从一个纯商业行会向一个用武力来保护自己利益的贸易联合体转变如何?”

  “呃,你是说把行会性质完全改变。。。。。。不行这个决议太多重大我一个人不能做决定。你们稍等我一下!”

  离筝快步从我们面前跑过打开办公室的门冲了出去,我们原以为她是要去召集全体员工来一次公投,没想到她只是对一名守在她办公室门口的中年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就关上门走了回来:“好吧,一切都听你的!”

  “这么快?”其他人都对这个效率表示惊讶,“不开个全体董事大会什么的?”

  “没那么多破事,现在这里我说的算!”离筝没了刚才的谨慎和迟疑,变得果断和霸气,“让绥靖政策见鬼去吧,说吧,接下来我们该向谁开战?”

  “哇,你这个跨度有点大啊。刚刚还在谈论行会改组的事情现在就已经开始选定战争目标了?”

  “我能不急吗,从进游戏开始我不是在被你欺负就是被这帮家伙欺负,现在总算找个出口恶气的机会了!”

  “被你欺负?”在场所有人除了我和离筝之外全部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噫——”

  “不是,那是意外。。。。。。算了。。。。。。我的。。。。。。”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