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莫莫寒情艳阳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衣冠禽兽

莫莫寒情艳阳天 奋青小才 3113 2019.05.28 07:06

  寒香雪天之娇女,从小就享受父母的溺爱,哥哥的宠爱,幸运的是,寒香雪本性很好,所以没有被宠坏;因为,从小就有,寒香雪一直觉得这一切的爱都是理所应当。

  直到今天,她见识过了莫妈妈的无情和残忍,她才明白,她父母和哥哥给予她的爱是多么珍贵。

  在回家的路上,寒香雪把自己准备买化妆品、包包、衣服的钱都拿出来,给哥哥、妈妈、爸爸、分别买了一件礼物。

  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给家人买礼物。

  一进门,寒香雪就给爸爸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香甜的一吻。

  “妈妈,我爱你!”

  “爸爸,我也爱你!”

  然而,她的爱意如一声惊雷响彻在寒家别苑上空,吓得寒爸寒妈瑟瑟发抖,赶忙将还在外面鬼混的寒冽叫回来。

  寒妈,“宝贝,你不是要和哪个坏小子私奔吧?”

  寒爸,“还是你在外面闯了什么祸!”

  因为敌情不明,无论寒香雪如何苦口婆心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寒爸寒妈坚决不接受寒香雪的糖衣炮弹。

  寒冽开着自己新提的跑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院子里,急吼吼地推门。

  老爸老妈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就说他妹妹抽风了,让他赶快回来。这可是把寒冽吓坏了,雪雪除了娇气一点,其他都很好,怎么会抽风呢?难不成,是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那可不行,谁敢欺负他寒冽的妹妹,他必让他祖宗十八代都后悔曾投生为人。

  寒冽一开门,寒香雪就像一只漂亮的蝴蝶飞扑进他怀里,“哥哥,我爱你!”

  寒冽呆愣地如被雷劈一样,他现在终于体会到爸妈的那句话,‘雪雪,抽风了!’

  更让寒冽惊愕地是,雪雪竟然给他买了礼物,还是限量版的真皮皮带。

  雪雪居然会给他买礼物,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啊!

  这到底是啥情况?

  寒冽一边蹂躏着寒香雪的头发,一边向父母挤眉弄眼,询问具体情况;可父母也是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完全摸不着头脑。

  寒冽定了定神,轻声问道,“雪雪,你怎么了?病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有这么糟糕和不堪吗?怎么就连最疼爱的她的哥哥,也不相信她的真情实意?

  寒香雪越想越委屈。

  寒香雪扬起小脑袋,不可置信地看向寒冽。

  看着,看着,寒香雪眼睛红了,泪珠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寒香雪虽然娇气,但是从小到大很少哭的,一来是寒香雪不爱哭;二来是寒冽从来不给她哭的机会。

  寒冽这下慌,一边手忙脚乱地哄着,一边暗自无良地想如果妹妹也能像鲛人一样,眼泪可以变成珍珠就好了。

  寒爸寒妈一看自己儿子,一回来,就把宝贝女儿弄哭了。

  立刻也顾不得什么糖衣炮弹的危险,将寒冽痛骂一顿,就把寒香雪扶到沙发上,柔声细语地哄着。

  最后还是在寒冽的迂回策略下,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原来,寒香雪就是听了舍友的悲惨遭遇,深感自己父母哥哥对自己爱的无私,于是想表示一下心中的感激。

  寒父与寒冽脸色讪讪,小人之心了不是,他们家雪雪还是很懂事的。

  而寒母听了寒香雪舍友的遭遇后,不禁落下泪来。多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有那么一个妈呀!女儿怎么了?女儿就不是父母的小棉袄了?

  “雪雪呀,听你这么一说,我觉的你舍友还真是不错。她要是经济上有困难,咱们帮帮她吧!大学的学费也没几个钱!”寒妈说。

  寒香雪甜甜一笑,挽起寒妈的手臂,“我妈妈真好,不过,不用了。莫姐姐可厉害了,她工作这几年都把学费攒出来,而且她现在还在律所工作,算是半工半读。”

  寒妈点点头,她就喜欢这种自立自强的女孩子;现在的女孩子,动不动就想找一个有钱的,然后就可以不事生产,坐享其成。

  寒妈突然想到自己的公司应该需要法律顾问,便对寒父说,“老寒啊,咱们公司今年还要法律顾问吗?如果需要,就给雪雪同学吧!”

  寒香雪一听,立刻看向寒父,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寒父有些为难,寒家的公司很大,需要处理的法律事务很繁杂;不是什么拿到证的小律师就能处理的。但女儿如此殷切地看着自己,寒父只好硬着头皮问两句,“你那舍友在哪家律师事务所呀?”

  “京华律师事务所!”

  “京华?”

  寒父与寒冽互看一眼,京华律师事务所可是整个京师乃至是全国最厉害的律师事务所。

  而能进京华律师事务所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就算是京华一个小小前台,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雪雪的这个舍友不简单啊!

  寒氏集团曾与京华律师事务所有过合作,其中一个女律师给寒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舍友叫什么名字?”

  “莫婷!莫愁前路无知己的莫,婷婷玉立的婷。”

  寒父眼前一亮,竟然真是她,对了,京华律师事务所据说只有她一个人姓莫,“你那个舍友,不错,你可以和她多多接触!”

  寒香雪笑着嗯一声。

  寒冽惊奇地看向寒父,他老爹可是极其严厉的人,几乎不怎么夸人的,“爸,雪雪那个舍友很厉害吗?”

  “很厉害!如果雪雪不说,我是绝想不到她是从那样的环境长大的。我还以为她是从哪个隐藏的书香门第出来的呢!”

  寒母也感兴趣了,“这么优秀?”

  寒父点点头,“那丫头别看年纪不大,说话办事都非常老练,言谈举止都颇有章法,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拿捏的刚刚好。而且,那丫头言之必有物。我曾和她谈判过,她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敢疏忽,因为她的每一个字都有含义;是一个少见的厉害角色。”

  “言之必有物!”寒香雪突然想起,那日在宿舍门口遇见莫姐姐,莫姐姐看了一眼刘耿云的背影对她说的那句‘你的这个朋友有些与众不同!’如果,莫姐姐言之必有物,那么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寒香雪这个小脑袋从小就不怎么用,当然也轮不着她用;有什么事,哥哥都帮她解决了。

  寒香雪对寒冽勾了勾手,寒冽了然。

  兄妹俩找了借口就上楼了,而寒母还在让寒父讲莫婷的事,可怜的寒父,他与莫婷也接触不多好吗?

  “说吧,这么神神秘秘的,什么事?”寒冽直接问道。

  寒香雪嘿嘿一笑,“哥哥,莫姐姐曾说过,我的一个朋友有些与众不同,你帮我查一下我的那个朋友,好吗?”

  寒冽一愣,雪雪最讨厌他们干涉她的私事,尤其是查她的朋友。

  “你今天是怎么了?”

  “爸刚才不是说,莫姐姐言之必有物嘛,我就想知道莫姐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且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当时莫姐姐的眼神和语气都有些怪怪的,好像是在提醒我什么。”

  “行,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刘耿云。”

  “男的!”

  “嗯!”寒香雪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朋友?还是男朋友呀?”

  “哥!”寒香雪拉起寒冽的手,撒起娇,不让他刨根问底。

  寒冽心下了然,看雪雪这个样子,十有八九就是男朋友。他最近实在是对雪雪太疏忽,她交了男朋友,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还真得感谢雪雪的那个舍友,刘耿云,好样的,他一定好好地查一查。

  这一查不要紧,寒冽手撕了刘耿云的心都有了。

  这刘耿云的风流史都快赶上他了,女朋友多还不算,这家伙压根就知道雪雪的底细。

  靠近雪雪,也是有谋划的。

  他喜欢的根本不是雪雪,而是他们家的钱;当然,若是他能一心一意地喜欢雪雪,对雪雪好,就是他为了他们家的钱,只要雪雪喜欢他;寒冽也就忍了,反正他们家别的没有,钱有的是。

  可是那家伙居然有暴力倾向,他的历任女友都被他殴打过。打女人的男人最没品,他决不许这种人靠近雪雪。

  寒冽在气自己对雪雪疏于照顾关心的时候,也恨上了莫婷;那个莫婷怎么那样,既然能说出那样的话,想必是知道刘耿云的底细;既然她知道刘耿云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不和雪雪直说;如果,不是雪雪突发奇想,要他去查,那后果,寒冽简直不敢想。

  他无法想象雪雪被那家伙伤害后,他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的事儿。

  寒冽将一个档案袋放在寒香雪的面前,里面是刘耿云的详细资料。

  寒香雪打开后,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浑身一阵恶寒,我的天,刘耿云长得人模人样,说话也是那般柔声细语,怎么能这般暴力阴险。

  寒香雪把档案袋扔到桌上不敢再看,一张照片从档案袋里滑出来。

  寒香雪瞄了一眼,捡起来仔细一看,照片上是刘耿云宿舍的集体照,这本来没什么。可是和刘耿云勾肩搭背的那个男孩,寒香雪在和刘耿云舍友们吃饭的时候并没有见过;但是这个人寒香雪认识,就是那天骑自行车撞倒她的人。

  一下子,寒香雪全明白,这一切都是刘耿云设计好的。

  有些人面如冠玉,头戴帽冠,身着锦衣,内里却是禽兽,不,禽兽不如!——寒香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