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莫莫寒情艳阳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快不行了

莫莫寒情艳阳天 奋青小才 2208 2019.07.29 00:00

  在童话故事里,结尾都是王子和公主结婚了,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仿佛,婚姻是最幸福的结局;可是莫婷却很明白,婚姻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原生家庭给孩子造成的烙印,很多时候,是需要很长一顿时间来愈合的,有的甚至是一辈子。

  寒冽是聪明的,且精于人情世故,他似乎看穿了她,看穿了她自信深处的自卑。所以,寒冽给了她足够的包容。

  婚后第二天,莫婷调整好情绪,买了礼物,和寒冽一起回了寒家。

  寒冽看到莫婷不要钱似往后备箱搬东西,嘴角抽了抽,还是忍住了。

  还好,还好,他没有岳父、岳母需要侍奉,否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如此中二。

  算了,反正礼多人不怪!

  寒母在屋里收到门卫的电话,高兴地直接迎了出来;害得寒父想要树立一下父亲的威望都不得行。

  寒母高高兴兴的拉住莫婷的手,看到,莫婷给她准备的礼物,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倒不是她没见识,而是莫婷的这份心。

  初见莫婷,寒母就对她喜欢得不行,那时莫婷还和欧洲莫家没瓜葛呢;如今,虽然没有认祖归宗,但是这大把大把的好处就来,Lily集团竟然亲自登门,邀请他们家合作,请他们家作为Lily集团在中国的合作人。

  只这一下,寒氏集团在行业里的地位和影响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票子、面子更不知道赚了多少。

  尤其是她,在那堆豪门贵妇当中,更是有面子到不行;想当初,不知道有多少人明里暗里地笑话她,笑话寒家,说什么她家寒冽,好好的总裁不当偏偏自甘堕落去当小白脸,还是给一个一穷二白的乡村野丫头做小白脸,脑子坏掉了;连带着她,都挨了不少冷言冷语。

  可那回儿,她怎么说来着,对了对了,她说,若倾我寒家所有,能聘莫婷为妇,便也是值了。她说完这句话,那时大家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而如今,他们个个巴巴地带着厚礼登门拜访,好话说得天花乱坠,阿谀奉承得她都快吐了。中心思想,只有一句话,姐姐您眼光真好,以后还望提携。

  别看她们笑着,夸着,但她们心里的醋味早就瞒不住了。不就是嫉妒他们寒家找了一个好媳妇吗?

  哼,之所以没有把他们轰出去,就是看到他们那副阿谀奉承的嘴脸,真解气!

  寒母起初得知,莫婷是欧洲莫家嫡亲女儿时,还有一些担心;莫婷这境遇说是穷人乍富也不为过,就怕莫婷性情会因此有所改变;可今日一见,寒母悬着的心算是落了地。如今的莫婷依旧是她喜欢的那个莫婷,宠辱不惊,通晓人情世故却不市侩,身上那股子淡然的劲儿依旧在。

  寒母拉着莫婷说话,嫌寒冽碍眼,便将寒冽、寒父一同给轰了出去。

  无奈,如今,他们家是母系社会,男子没什么地位。

  “莫莫,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婚礼准备在哪儿办?”证都领了,这接下来就该好好操办一下婚礼。

  莫婷脸色有些尴尬,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却是两家人的事,这婚礼之事,真的应该提前与寒冽父母沟通一下。

  “阿姨,您看我们能不能迟一些再办婚礼?”

  寒母一愣,随即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歉疚地说,“对不起啊,我太喜欢你,一听说,你和寒冽领了证,就高兴地晕了头。你母亲刚过世,确实不宜操办婚礼。”

  寒母能如此通情达理,莫婷是感激的,“谢谢,阿姨!”

  寒母调皮地向莫婷眨了一下眼,拼命地暗示些什么,“婚礼可以不办,可你现在再叫我阿姨,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莫婷眨了眨眼,笑道,“是呢,谢谢,妈!”

  “真乖!”寒母乐呵呵地从手腕上褪下一只羊脂玉的镯子,戴到莫婷手上,“这是寒家的传家宝,寒冽的奶奶传给了我,如今,我传给你!”

  这玉镯一沾肌肤,莫婷就知道价值不菲,这玉镯估摸着已传承千年,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

  寒母与莫婷聊得很欢乐,可等晚宴间,寒父却与莫婷发生了一点不愉快。

  一场家宴进展得很温馨,如果寒父没有在席间,问那个问题的话。

  寒父问,“莫莫,你婚后对工作有什么打算吗?”

  莫婷:“这段时间积累的工作很多,可能需要忙一阵。”

  “嗯!”寒父,“你是还打算继续做律师吗?”

  莫婷点头,“暂时是这样的。”

  寒父闷头吃了几口饭说,“集团的法律事务很繁杂,一直缺一个得力的人处理,如果可以,你看你能不能过来帮几天忙?”

  寒父话说得委婉了一些,但是莫婷听明白了,寒父的意思是不希望莫婷婚后继续做律师了。

  律师这个职业,乍一听很高大上,但是说到底,还是服务行业,提供法律服务的行业。

  对于寒家、莫家,这种人家,总是不够体面的。

  寒冽自然也不傻,忙打岔说道,“爸,莫婷这么优秀,咱们集团那点小事,莫婷当个法律顾问单位处理了就好。”

  莫婷淡淡一笑,似乎没有领会到寒冽的苦心,对寒父说,“爸,让我考虑一下。”

  寒父赞许地点点头,他就喜欢莫婷这几点,聪明、懂事、明理。

  晚饭过后,莫婷没有留宿,而是和寒冽一起回到自己的小窝。

  莫婷他们一走,寒母就掐了寒父一下,“你这是干什么?活该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得像我一样,在家相夫教子,不能有自己事业吗?”

  寒父哄了好半天,才把愤愤不平的寒母哄好,“夫人啊,这些话,你以为我不说,莫婷就不会考虑吗?她可不是咱家那个愣头青!”

  回来的路上,寒冽小心地偷看莫婷的脸色。

  莫婷很平静,看不出喜悲,这才让寒冽心惊肉跳。

  “莫莫,你别生气,咱爸思想有些陈旧,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你别不要我,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莫婷看着寒冽紧张的样子,有些想笑,刚想说些什么,突然电话响了。

  电话一通,电话那头的人急吼吼地说,“姐,哥快不行了!”

  莫婷头嗡一下,“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飞机一落地,刚要去医院做了一个检查,哥就突然发病了,快要不行了。”莫念辰坐在救护车上,紧紧握住莫思辰的手,听到莫婷的声音,眼泪伴着他发抖的声音落下来,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哭。

  就算是送别母亲,都没有如此悲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