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莫莫寒情艳阳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曾经的爱情

莫莫寒情艳阳天 奋青小才 2029 2019.07.05 00:00

  同是一个明月夜,几家欢喜几家愁。

  寒冽这里兴奋地像得了狂犬病的狼狗,而杨帆那里只剩下借酒浇愁的忧伤。

  西门贺无论是为了哥们义气还是暗自的情殇,舍命陪君子的勇气是必须的。

  酒对杨帆而言,是唯一的解药;奈何,酒过愁肠愁更愁,一杯过后还有楼!

  杨帆对着酒杯里透明的液体,笑得很灿烂,就像初见莫婷一样。

  ------------------------------------

  那时的杨帆还不是此时的杨帆,没有扬子集团太子爷的身份护身,他只是一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孱弱男孩。

  好看,有时候是一种罪,一种诱人犯罪的原罪。

  那是夏季一个炎热的夜晚,他家教回学校途中,被一群小流氓调戏。

  他挥拳相向以自卫,奈何,武力值过低,换来的是更为猛烈的侮辱,甚至连自己腰间的皮带都快保护不住。

  在他即将丧失男人尊严的时候,莫婷犹如天神降临人间,行云如水的身手,眨眼间,就将那群混混摆平。

  在他还呆愣的时候,莫婷拉住他的手,驾着风儿逃掉。

  那种御风儿而行的感觉,无数次,出现在他在异国他乡的梦中。

  在他累的时候、难过的时候、悲伤的时候,安慰着他、鼓舞着他。

  从那天起,他舍下他外语系才子的面子,鼓起勇气追求莫婷;结果,他发现莫婷真的很忙,忙到他怀疑莫婷是不是不需要休息。

  杨帆在跟了莫婷一个星期后,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喜欢莫婷的人很多,比他优秀的有不少,可是忙到头晕转向的莫婷对此一点都不知情。

  在所有人还处于观望状态的时候,杨帆开始粘人状态,只要不是上课,他一定出现在莫婷身边,怒刷存在感。

  莫婷远没有别人以为的那样清冷,不,清冷是清冷,但不是冷情。

  还记得他粘了莫婷一个月,莫婷终于注意到他。

  “同学,你为什么总跟着我!”莫婷问。

  苦等了一个月的机会,终于来了,杨帆又怎么能放过呢!

  “因为我喜欢你!”

  莫婷大惊,她脸上的错愕和难以置信,杨帆至今都记忆犹新。

  “你喜欢我?”

  “是,我喜欢你!”

  莫婷纠结地抓了抓她的短发,踱了几步,似乎被一个道难解的数学题困住,百思不得其解,郑重地问他,“你怎么会喜欢我?”

  杨帆:“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

  莫婷低下头,边往前走,边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人喜欢我?”

  杨帆追上去,“怎么就不能有人喜欢你?”

  莫婷突然停下,像看怪物一样看杨帆,“你的口味也太重了!”

  杨帆被噎得目瞪口呆。

  莫婷看了呆呆的他几秒,又埋头向前走。

  杨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伸手拉住莫婷,“那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吗?”

  “当然答应,有人喜欢还不答应,难道要等到孤独终老啊!”莫婷用一种这还用问的眼神,看了一眼杨帆,然后问道,“男朋友,你叫什么?”

  杨帆顿时犹如万箭穿心,想吐血三升,最后,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杨-帆!”

  “哦,我记下了,杨帆!”莫婷认真地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杨帆有些发懵,快步追上去,问,“你干什么去?”

  莫婷:“打工!”

  杨帆:“我陪你!”

  莫婷又停下来,郑重地看着杨帆,“要我做你女朋友,你不后悔?”

  杨帆心想,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杨帆举手发誓,“绝不后悔!”

  --------------------------------------------

  可最终,是他先反悔了。

  他享受了别人的羡慕,莫婷的照顾,可他却在莫婷最需要他的时候,放手了。

  杨帆眼含着泪,问西门贺,“西门,我是不是特别不爷们?”

  西门贺咕咚咕咚将一被白酒喝光,借着酒劲,喷着酒气,骂道,“帆子,这话我憋在心里很多年了,今儿,你既然开口问了,我就说个痛快!当年,你那事办得,真TM的不是人!作为你哥们,我都替你臊得慌!”

  “可是,可是,当年……”

  西门贺又闷了一口酒,继续骂道,“可是个屁呀,你这个小白脸,就是没担当!说白了,就是怂啦!一个农村大妈就把你吓怂了!”

  西门贺借着酒劲,啪啪拍了杨帆的脸,“你脸皮也不厚啊,你是怎么好意思,一回来就向人家莫婷求婚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谁都哈你啊?你以为你扬子集团很牛气啊?你以为,你以为……你谁啊?”

  西门贺的酒量一向不太好,絮絮叨叨还没说完,就倒在桌子上,打起了酒呼。

  杨帆眼中的泪,再也含不住,顺着他俊美的脸颊,滚流而下。

  “是啊,我是谁啊?”

  ----------------------------------

  那年,六月,他们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

  杨帆准备很久,他要向莫婷求婚,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多么幸福,多么浪漫啊!

  他把这个想法说给舍友听的时候,可是挨了一顿狼揍。

  这狗粮撒得满满,太虐单身狗了!

  可是,话说完的第二天。

  学校门口,就来了一个疯婆子,撒泼打滚,一哭二闹三撞树,要求莫婷跟她回家,给莫婷的弟弟说媳妇。

  那是杨帆第一次见到莫婷的母亲,也就是他未来的岳母;可面对那个面目狰狞,头发蓬松,老手干枯,指甲缝全是黑色泥垢的老妇人,杨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万万没想到,莫婷的母亲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疯婆子。

  杨帆的母亲是一个优雅的知识女性,而他家的亲戚、朋友,也都是极有教养的。

  莫婷的母亲,在A大上演的那一幕,着实刷新了杨帆的三观。

  看着莫婷的母亲,那粗大的手掌,连掐带拧地殴打着莫婷,杨帆竟然有些怯。

  想要上前,可那疯婆子一扭头,对上那疯狂的眼神,杨帆就像中了定身术,动弹不得。

  从疯婆子污言秽语的咒骂中,杨帆听明白了,疯婆子是冲莫婷打工积攒的学费来的。

  她要莫婷回家,给莫婷弟弟,娶媳妇、买楼房、找工作……

  扶弟魔,如果莫婷屈服了,恐怕就得做一辈子扶弟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