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莫莫寒情艳阳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寒冽,药丸!

莫莫寒情艳阳天 奋青小才 2235 2019.06.19 00:00

  春节过后,很快就开学了。

  吴黎明发现,不过只过了一个寒假,寒香雪与莫姐姐之间的关系亲密了不少,这让吴黎明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萧筱姿劝她不要多想,其实萧筱姿想说她们本不是一类人,可这话萧筱姿没法说。

  她们不是一类人,她自己又是哪类人呢?

  一开学,大学生活照旧过下去。

  每天早晨与床作斗争,“本宫真的不能离开本宫心爱的床,经过我们日夜厮磨,早已人床一体,难舍难分。若要强行将我们分开,那就让我去死吧!”

  到最后,死是死不了的,该起床的仍旧得起床。

  起床之后,就面临这一日三餐的大问题,早晨——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似乎无饭可吃,却顿顿得吃,为了不饿死,她们可真的愁死了!

  这些鸡毛蒜皮般被无限放大的烦恼,在莫婷离开后,地位大大下降。

  开学后,莫婷的工作日渐繁忙;有时候,接连好几日,莫婷加班到深夜,只好住在办公室。

  莫婷的房子就买在她单位附近,装修好后,散了一段时间的味儿。为了节约时间,莫婷向学校申请在校外居住。

  这事儿若是别人申请恐怕不容易批,但是莫婷的申请上午刚一递上去,当天下午就批了,并通报了学校门卫。

  一个宿舍,四个女孩,提前吃了散伙饭。大家哭哭笑笑,吵吵闹闹,莫婷说欢迎她们随时去她家做客。

  但是,大家一次也没有去过。她们都知道,莫姐姐是真的很忙。

  宿舍里没了莫姐姐,原本的平衡便被打破,渐渐地开始不和谐。

  萧筱姿照旧隔三差五地不回宿舍,虽然理解、同情,但是大家还是心生芥蒂。

  一日,萧筱姿从外面回来,口渴,喝了吴黎明杯子里的水。那是吴黎明最爱的杯子,两人先是口角冲突,后来发展到肢体冲突,最后惊动了学校。

  因为她们属于不同的院系,被一并送到了教务处。

  教务处的老师劝她们,不过用了一下杯子,女孩子不是连衣服都可以互相借着穿的吗?言外之意,是在指责吴黎明小气儿。

  吴黎明委屈地梗着脖子,说,“别人用过我可以再用,但是她用过的东西,我可不敢用!”

  当时,萧筱姿的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我会赔你的!”说完,便哭着就跑出去了。

  萧筱姿的事儿,教务处老师多少有些耳闻。为了脸面,别管是学生的还是学校的,此事,也就没有再深究。

  此事一过,宿舍的氛围就更紧张了。

  一日,吴黎明告诉寒香雪,她要转宿舍了,申请递上去,学校考虑再三,终于给批了。

  寒香雪很难过,“那我怎么办?”

  吴黎明拍了拍寒香雪的肩膀说,“你家有实力,你让你家人和学校说一下,也调宿舍吧!”

  说完,吴黎明拉着行李箱就走了。

  寒香雪不明白,为什么过了一个春节,好多东西就变了。吴黎明和她不再像以前那般亲近了;萧学姐倒是没有多少变化,可这才是最让她忍受不了的。

  这若是搁到以前,吴黎明要申请调宿舍,她绝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可是现在,吴黎明要搬走了,才告诉她。

  很多东西,走着走着就变了。

  寒香雪也搬走了,但她没有再住校。

  很多人说,上高中,一个班的人你都熟悉;上大学,你最熟悉的只有你的舍友。

  失去的感觉并不好,防止失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得到。

  寒母让她回家住,寒香雪却坚持不同意。没有办法,寒母只好在A大附近,给她买了一栋小公寓。

  寒香雪没课的时候,就去律师事务所找莫姐姐。

  帮莫姐姐打打杂,或者跟着莫姐姐去法院开开庭,再或者听其他律师聊聊案件。

  偶尔,莫姐姐不忙的时候,她还能去莫姐姐家蹭一顿饭。莫姐姐的手艺简直了,棒呆,五星级饭店的大厨都比不了。

  于是乎,莫婷的办公室几乎成了寒香雪的自习室。

  每个月,除了莫婷给她发的实习补贴,还有她哥给她的经济援助。

  理由嘛,呵呵……

  自从除夕夜后,她哥就对莫姐姐展开了异常猛烈的攻势。

  鲜花、礼物都是俗物,但是,俗虽然俗,可是寒冽却每天成堆、成堆地给莫婷送。

  寒香雪无语了,“哥,我莫姐姐是仙女一般的人物,你这些招也太俗套了啊!”

  寒冽却说,“凡人要想娶到仙女儿,就得先让仙女染上人间的烟火气儿,要不,娶到了,也留不住。”

  要说,她哥也是花丛中的老手,玩浪漫、玩氛围,都是他最擅长的。

  可是一对上莫姐姐,她哥以往追女孩子的那些招数全不会了,竟然做用最俗套的方式去追求莫姐姐。

  送花、送礼物、接莫姐姐上下班、送早点、请吃饭……

  屡屡碰壁、却永不言弃。

  看得寒香雪直摇头。

  最近,她哥终于转换策略了。

  寒香雪冷眼一瞧,差点没晕倒。

  合着,她哥开始使用死皮赖脸的策略了,这还是那个花名在外的寒少吗?

  莫姐姐在单位,她哥就找各种由头和莫姐姐谈案件,说要委托莫姐姐打官司。

  寒香雪都在想,他们家公司的法务,现在肯定很开心,光拿钱不干活,哪怕是有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她哥都跑来咨询莫姐姐。

  下了班,她哥也不闲着;隔三差五,她哥总能攒出各种莫姐姐无法拒绝的饭局。

  要论人脉,她哥人脉之广,在京城几乎无人能及。一个律师,人脉也是异常重要的。

  就算莫姐姐淡薄名利,不想与她哥纠缠;但是她们律所主任,每天乐得跟弥勒佛似的,也不允许啊。

  利之一字,从刀,从禾;以刀断禾,便可从中获利。

  好在,莫姐姐明智理性,不讲株连,并没有因为她哥的无耻而迁怒于她。

  然而,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这几天,寒香雪明显感觉到,莫姐姐的怒气值快要爆表。

  今天早晨,莫婷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对寒香雪说,“寒寒,寒冽最在乎什么?”

  寒香雪想了想,说,“我们家的男人都很大男子主义的,我哥尤甚。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最在乎面子,他常说头可断、发可乱,面子不能丢!”

  莫婷点点头,郑重地问寒香雪,“寒寒,如果我和你哥闹僵了,会不会影响咱们的友谊?”

  寒香雪连连摆手,“不会,不会。莫姐姐,你放心,哪怕你要杀了他,我都站在你这面,给你摇旗助威!”

  莫婷摸了摸寒香雪的头,意味深长地说,“那我就放心了!”眼神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寒香雪心想,她哥,要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