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莫莫寒情艳阳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新婚之夜

莫莫寒情艳阳天 奋青小才 2344 2019.07.28 00:00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那个一直挑唆莫婷母亲压榨莫婷的女人,莫大宝名义上的未婚妻,李莲儿。

  李莲儿听说,莫婷妈妈死了,莫大宝回来,心虚地不敢露面,甚至连莫婷妈妈葬礼都没来参加。

  但她后来听说莫大宝认了一个很有钱很有钱的爹,里子面子全都舍下,抱着她那一双小儿女直奔莫家,一哭二闹三上吊,说啥也要带着孩子跟莫大宝走。

  莫大宝冷冷一笑,“李莲儿,我从始至终都没碰过你一个手指头,怎么你能孤雌繁殖吗?”

  李莲儿不懂什么叫孤雌繁殖,但是也能猜到这应该不是什么好话;李莲儿不依,说这可不怪她,是莫大宝让她独守空房耽误青春,莫大宝必须得对她和孩子负责。

  莫大宝被她气笑了,“李莲儿,你我一没定亲,二没领证结婚,连恋爱都没谈过一天,你这话从何说起?”

  李莲儿仍是不依,“怎么没?你妈替你和我定了亲,结了婚?”

  “荒谬!你以为这是古代吗?这定亲结婚还能由母亲代替的?”莫大宝绷起脸,“你这么多年,挑拨了多少事儿,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从我母亲身上得了多少好处,你也应当有数。你若非想赖上我,也行,咱们经公处理,这么多年的账,咱们都一笔一笔算清楚,还有你这两个孩子,咱们也要去做亲子鉴定,也好还我一个清白。”

  李莲儿一听经公,顿时,不说话了。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虽然她说的言之凿凿,情深意切,但实际如何,她自己也明白;经公,不要说她不占理,就算她占理,现在死老太婆这回是真的死了,没人站在她这边,而莫家如今个个都是厉害角色,家大业大的,她肯定斗不过。

  有人趁机出来劝她,李莲儿也就借坡下驴,溜走了。

  一场闹剧,演了这许多年,终于闭幕。

  一切都算尘埃落定,莫家的事有了结局;莫婷也已毕业。蠢蠢欲动的寒冽,开始盘算着如何将莫婷骗回家。

  同样是从莫婷老家回京都,同样是由寒冽开着车,车子同样停在那家民政局门口。

  一切都在不言中,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火红的玫瑰,没有象征真爱长久的钻戒,我爱你,就是要把你娶回家!

  两人默默无言下了车,民政局门口,寒冽的秘书华宁拿着户口本正四处张望。

  看到寒冽,华宁连忙迎上来,将寒冽家的户口本递给寒冽,不时用眼神去瞄莫婷。

  寒冽轻咳了两声,华宁忙低下头,收敛了些。

  “没事了,你先回公司吧!”

  “是!”

  寒冽握住莫婷的手,笑道,“走吧!”

  莫婷站在原地未动,“你真的不后悔?”

  寒冽苦笑不已,“都已经到这儿了,再问后悔,可……”寒冽忽然想明白了什么,带着一丝戏谑问莫婷,“莫莫,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当然不会,我是在想,咱们的婚前协议还没签呢?”

  “不是已经签了吗?”

  “那是我准备的那份,你准备的那份还没有签!”

  寒冽一愣,糟了,他把这茬给忘了。

  寒冽忙说,“你等一下!”

  可怜的、悲催的华秘书,刚走不远,就调转车头直奔寒家,去拿那份传说中的婚前财产协议。

  唉,这豪门媳妇不好当啊!你想贪人家财,人家一纸婚前协议给你分的清清楚楚,将来一旦离婚,你原来是穷光蛋,离婚后就是蛋光穷。

  谁知,寒母一听自己多年媳妇将要熬成婆,立刻兴奋得不行,非要闹着亲自把婚前财产协议给他们送过来。

  还是寒父强把她稳住,“听华宁的意思,你儿子现在还没有把媳妇骗到手,你若这么去了,人家姑娘一害羞不嫁了,你儿子可是要哭死的。”

  寒母半信半疑,“会吗?”

  寒父加把劲儿,继续忽悠,“你想想你当年,我妈对你多好,你还不是害羞得不好意思见他们?”

  寒母很努力地回忆了一下,那会儿,她是挺不好意思的,但没有这么严重吧!

  嗯,算了,还是先让儿子吃到嘴里再说吧。

  至于婚前协议吗?寒母将协议放进档案里,交给了华秘书。

  寒父暗自松了一口气儿,心说,儿子啊,为父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自求多福吧!

  华秘书将档案袋交给寒冽,说实话,这阵子净忙着莫家的事,这份婚前财产协议他还没看过。

  寒冽背过身,想提前看一眼,万一,太过分,他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打开轻飘飘的档案袋,寒冽几乎吐血三升,这真是亲妈呀!

  寒冽哭笑不得,将一张A4纸递给莫婷。

  莫婷满眼不解接过来,一看,顿时也是哭笑不得。

  协议非常简单,一句话概括之,寒冽名下所有财产均作为寒冽的嫁妆,赠与莫婷。

  寒冽立刻狗腿似的抱住莫婷的手臂,撒娇道,“莫莫,求包养,求包养!”

  莫婷轻轻摸了摸寒冽的头,挺胸抬头,握着寒冽的手,斗志昂扬地走进民政局。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两人一人手里握着一个小红本。

  寒冽咧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笑得像一个傻子。

  “媳妇,咱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呀?”

  媳妇?是了,她现在是寒冽名副其实的媳妇,可为何这个称呼却突然让莫婷浑身不自在。

  “三年后!”

  “三年后?为什么呀?”寒冽不解,这结婚证都领了,怎么还得等三年后才办婚礼呀,难不成,“媳妇,你该不会是想和我隐婚吧?”

  莫婷赞许地说,“好提议呀,就这么办吧!”

  寒冽直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是吧,媳妇,怎么说咋俩现在也是光明正大的夫妻,再说,咱们也不在一个单位工作,隐婚,实在是没有必要吧!”

  莫婷皱了一下眉,探究地看着寒冽,“我怎么觉得,领了证后,你要求变多了呢!”

  寒冽趁莫婷不备,把莫婷手里的结婚证抢过来。

  “你干嘛?”莫婷问。

  “结婚证还是放在我这里,比较安全。”寒冽小心翼翼地将结婚证放进西服内侧的兜里。

  莫婷苦笑道,“你忘了,我说过的,我莫婷这辈子只能丧偶不能离异!”

  对哦,他把这茬给忘了;如此一来,那这结婚证用处就不大。

  寒冽挠挠头,问,“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莫婷指了指寒冽怀里的结婚证,潇洒地说,“晚了!”

  寒冽心里偷笑,却嘴欠地感叹,“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啊!”

  莫婷笑得很温柔,很温柔;寒冽却觉得,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直立起来了。

  “放心,我是律师,最讲道理了。自由是你的权利嘛,未经法定程序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你的自由,所以我自然得给你充足的自由的!”

  于是乎,结婚第一天,寒冽独自一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新婚之夜,被老婆罚睡客房,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