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莫莫寒情艳阳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防色狼

莫莫寒情艳阳天 奋青小才 2097 2019.07.17 00:00

  寒冽从来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对于莫婷这种行为不是很能理解。既然不是亲生母亲,没有血缘牵绊,而人家又理直气壮地做了初一,我为何不能做十五。

  “她对你并不好!”

  莫婷往寒冽怀里靠了靠,平静地说,“她对她自己的孩子很好!”

  纵然她精神状态不好,纵然她发了疯,可她依然清晰地分辨出谁是她的孩子,她需要对她的孩子好。

  宁要讨饭娘,不要做官爹,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吧。

  与她那位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相比,她的这位便宜母亲已经很可爱了。至少,母亲在她尚未能自食其力的时候,没有让她饿死。

  养恩总比生恩大。

  寒冽轻轻抚摸着莫婷的秀发,不再言语。

  当一个人可以笑谈伤疤的时候,要么是十分豁达,要么是已经痛到麻木。

  无论是哪一种,其中的过程,都不会愉悦。

  “莫莫,你有我!”

  -------------------------------------------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寒冽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幽怨地盯着窗外的星空恨恨地委屈地,唉!

  谁能想到,曾经游戏花丛中的翘首,也会有如此落魄的时候。

  如此的夜色,那样的情景,他就是一只发春的猫儿,也能爬上莫婷的床了吧!

  可是,可是,就在他们情不自禁的时候,他肚子竟然咕噜咕噜响了,顿时旖旎暧昧的气氛全无,尴尬到死!

  莫婷忍住笑,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你想吃什么呢?”

  还吃?他吃了自己的心思都有了!

  “糊涂面吧!”

  “嗯!”

  大好时机啊,就被一碗糊涂面打发了。

  然后,他们就这样恢复了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尽管,寒冽竭力否认,可是热爱八卦的人们,执着地否认他们是单纯的恋爱关系。

  比如,现在。

  寒香雪窝在他家的沙发上,枕着他家莫莫修长的大腿,看着一本言情小说,期期艾艾的抹眼泪。

  天色渐晚,吃过晚饭,寒香雪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

  而他家莫莫一边看着文件,一边任由寒香雪枕着她;似乎,她把寒香雪当成了一只娇养的猫。

  曾几何时,妹妹是他的掌上明珠;可现在,妹妹就是那几百瓦的电灯泡。

  寒冽第N此看表,眼看指针欢脱地跳到了十。

  咳咳……

  寒冽轻咳了两声。

  沉浸在小说情节中难以自拔的寒香雪,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哥哥的异样;反倒是莫婷把目光从文件移到寒冽的脸上,就见寒冽对她一阵挤眉弄眼。

  莫婷好笑地摇摇头。

  腹黑的寒冽是万万不会想到,寒香雪这个小妮子就是莫婷九曲十八弯地请过来的;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莫婷还有点怕的。

  经过昨夜似是而非的暧昧,莫婷有点怕,她怕寒冽今晚会再接再厉拿下她。而她在昨夜差点失控后,对自己的自控能力打了折扣。

  看来干柴烈火这种事情,最保险的方式,就是得在旁边放上一盆水;而寒香雪最合适。

  寒冽想求得莫婷的帮助,显然是与狼共舞,基本没戏。

  在莫婷表明袖手旁观之后,寒冽只好硬着头皮直上。

  寒冽将钻进书里的寒香雪,挖出来,“雪雪,天晚了,你明天还有课,我送你回去吧!”

  寒香雪看了看表,十点了,确实有点晚,“没事,我明天没课!”

  “没课也不行,你得早点睡觉。熬夜容易变老,长皱纹的!”爱美是所有女人的本能,寒冽一招不成只好使出杀手锏。

  杀手锏果然有效。

  寒香雪立刻坐起来,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莫姐姐,你面膜放哪儿了?我得赶快敷一片。”

  “茶几,左边的格子里。”

  寒香雪穿上拖鞋,急忙去翻。

  看着寒香雪竟然认真地敷起面膜,寒冽内心几乎要抓狂。

  以后,他一直觉得有一个纯洁如纸的妹妹很幸福,可现在他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涂抹几笔。

  “雪雪,太晚了,你回家去敷吧,好吗?”隐晦不成,只能直给了。

  寒香雪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寒冽先生,你是在赶我走吗?”

  寒冽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缺根筋的小丫头终于听懂了,他却忽略了寒香雪并没有喊他哥。

  果然,精虫上脑的人,智商几近负数。

  没有说话,就默认了。寒香雪恨恨地想,她是单纯但又不是傻,她哥还真以为她不明白呢!

  她的这个哥哥就是一个大色狼,怪不得,今天莫姐姐那么隐晦地邀请她来小住呢,原来是防色狼啊!

  保护莫姐姐,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毕竟,这只色狼是她家的。

  寒香雪站起身,摆出一个高贵的姿态,居高临下地对寒冽说,“寒先生,在你发表意见之前,请你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寒冽不解,这个小妮子又想作什么妖,难不成是看上了什么,想敲诈他。

  “你不过我莫姐姐包养的一只小狼狗,”寒香雪骄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而我是莫姐姐尊贵的客人!”

  “所以呢?”说他是小狼狗,寒冽压住怒气,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亲妹妹,亲的,亲的,不能发火;否则她向太后哭诉,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要走也是你走!”寒香雪气冲冲地对寒冽喊道,然后扭头问莫婷,“对吧,莫姐姐!”

  莫婷对寒香雪表现满意极了,连连点头,“对,对,我家雪雪说得对!”

  有了莫婷的认可,寒香雪气势更盛,盛气凌人地对寒冽说,“听到了没?”

  寒冽认栽地点头,“听到了!”自家养的傻妹子,自己受着吧!

  寒冽心思一动,颇为谄媚地说,“雪雪,你是老大,哥的房间让给你睡,好吧?”

  “这还差不多!”寒香雪嘴角的笑都快绷不住。

  莫婷看到寒冽眼角一闪而过的狼光,暗叫不好,“那你睡哪儿呢?”

  寒冽有点委屈地道,“我先睡客厅吧!”

  客厅是公共区域,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于行动。

  寒香雪对于自己成功地将自己色狼老哥赶到客厅,颇为得意,轻轻摸了摸寒冽的头,学着寒父的腔调,表扬道,“阿冽呀,孺子可教啊!”

  这下,轮到莫婷哭笑不得了。

  果然,人太单纯了,真的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