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小僧开挂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丹中阴魂

小僧开挂了 古休 2276 2019.07.12 18:13

  禁制后,别有洞天。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别院,顶上雕刻仙鹤、麋鹿的金漆牌匾衬托塌了大半的阁楼,牌匾上依稀只认出最后一字是“阁”,其余两字不可辨认。

  “真是奇异的别院,还没入门,那芬芳就主动运行真气,比石阶上还舒坦,分明这里的灵气不如那里充足。”陈凤舞耸着兔子一般的鼻尖嗅了嗅,那芳香可真清甜,不似月季、牡丹,也不似梅兰。

  “丹香。”林肃蹲下身在灰烬中抹了一点粉末,揉搓一番,“应该是储存丹药的地方,这股丹香有些年头了,参杂太多污秽,毒性远比一般的丹药大,尽量屏息避免吸入丹气。”

  “丹药不是储存的越久,效果越佳吗?”陈凤舞好奇。

  林肃不禁扶额苦笑,“你从哪儿听来的荒谬言论,简直无稽之谈。无论任何丹药,刚出炉的一定比好几年的旧丹功效要好。保存的再好,只能保证流失的药效慢些。当然,如果有人拿洞天福地把丹药当祖宗一样供着,这话当我没说。”

  上古野史中有记载,南海某个炼丹大族曾将一处灵气浩瀚的洞天福地改造成储存丹药的洞府,百余年后,一颗稀世宝丹诞生灵智,可与人沟通交流,引一族人顶礼膜拜。

  当时那个时代,称之为炼丹师的鼎盛时期,修士不如丹珍贵,丹药可入洞天福地,人却只能风餐露宿。

  “这里的灵气也很充沛啊!”

  “灵气充沛,阴气更盛,这才是我担心的事。”林肃低声道:“人在阴气中洗礼可入魔,丹在阴气中亦可成魔。每种丹的功效大抵是不同的,长期于阴气重的地方保存,丹药唯恐失去了原本的性质。”

  阁楼中人不少,六扇门的人也有几个。严狮见着悠哉悠哉走来的林肃,笑着打招呼,“林老弟,你也来了,嘿嘿,这地方可是道观的炼丹、储丹重地,有不少人捡到了呢。”

  林肃朝严狮拱手,“严大哥,您不会也捡到这里的丹药了吧?”

  严狮嘿嘿地笑,从怀中轻轻掏出一瓶泥土色的丹药,说道:“老哥运气不错,跟着这般小崽子捡了几颗,你是炼丹宗师,帮老哥鉴定一下这丹药有何种效果。”

  “义不容辞。”

  捏着一颗丹嗅了嗅,刮下指甲盖的粉末,各种草药名称陈列心底,“百年人参,雪灵芝,冬虫夏草,凝气果,凤尾花,紫薇灵草,嘶,八瓣仙莲?”

  “怎么样?”严狮满怀期待。

  林肃道:“以炼制丹药的草药作用来看,这丹药大概类似于少林大还丹,或许提升的功力不如大还丹,也是不俗的。”

  “大还丹?”严狮咧咧嘴笑的褶子乱颤,“运气,运气,老夫一把年纪,早就没了潜力,没想到临了老朽,还能捡到几颗添功力的丹丸,许是老天爷怜悯。”

  他伸手过去接,林肃却把瓶子往后一收,“林老弟,你这是?”

  林肃说:“严老哥,这瓶丹药小弟打算拿一枚做个实验,回头小弟给您炼制一炉同样提升功力的百草丹作答谢。”

  严狮犹豫了片刻,咬牙决然道:“林兄弟客气什么,区区一枚丹药您拿去就成,老严虽然抠门,一颗丹药还是……”

  “这个实验或许真关系到您甚至这地方所有的丹药。”林肃谨慎地说。

  严狮这会儿不说话了,一颗丹药他心里都滴血,如果真把所有丹药都拿了去,估计就算是再大气,他也忍不住发火。那劳什子的百草丹怎么能和道观里丹药相提并论,论炼丹,道家才是祖师爷。

  林肃只手捏着达摩掌,两根手指捏着丹药,眉毛一冷,手指中的丹药无声无息捏的粉碎,不少人心里暗骂一句败家子,这一颗丹药价值千金啊。

  丹药一碎,一个乌漆漆没有身体的影子逃也似的从粉碎的丹药里飞出,不要命地向黑暗掠去,达摩掌化掌为爪,把那只逃命的阴魂摄入掌心。

  “果真如此。”林肃呢喃,对严狮道:“些许衍生智慧的阴魂在此地阵法破了时藏入丹药中,盼着有人吞下丹药,它们即可顺势侵蚀人体精神魂魄,从而鸠占鹊巢,反客为主。”

  严狮听闻,吓的手上的瓶子差点就掉了,皱纹眼角抽了抽,这玩意儿感情比砒霜还鹤顶红啊,要是不听劝吞了这东西,后果不敢想象。

  众人瞅瞅林肃手上的阴魂,又瞥了瞥自己手上的丹药,毛骨悚然。

  “林兄弟,这,这……”

  林肃摆摆手,“无碍,只是阴魂居住在丹药中企图害人,小弟这就消了丹药中的隐患。”

  盘膝念往生咒,三遍下来,隐在丹药里的阴魂化作一缕青烟,褐色的丹药多了几分亮泽,“里面的丹药种类不同,食用时需分辨一番,最好放置在阳光下曝晒几天,消消晦气。”

  严狮连声感谢,其他人纷纷走上来请林肃消除丹药里的阴魂和阴气,后者冲闷闷不乐的陈凤舞无奈地摊摊手,以示歉意。

  陈凤舞莫名其妙地哼声,在人群里呼唤陈骁的名字,并没有发现陈骁和陆天。这时有人对她说,“小姑娘,别叫唤了,这道观诡异的很,禁制多且不说,异度空间也多不胜数,方才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从其他空间误踩禁制移动到这里,你找的人说不准并不在这里。”

  超度众多初生的阴魂,林肃的善恶值小小地增了一波。有位知恩图报的侠士奉上一本残缺的书籍,“多谢林少侠出手相助,否则我们不知还有多少人因此丧命,这本书籍是在灰烬中捣出来的残本,请林少侠勿要推辞。”

  推辞,是不可能推辞的。

  版本什么的好说,有光幕辅助,就算十不存一,一个呼吸也能完整无缺。

  这是一本道教盛行的《丹经》,勉强剩下三成辨认度。阁楼废墟里的丹药给他们搜刮一空,有价值的东西扫荡的完全,要不是有人好言相劝,牌匾都让人拆了。

  默默记牢《丹经》的内容,100善恶值补全,林肃的大脑里显示一本经书的全部文字,就可辨认的部分,以善恶值补全明显也是有微小修改。

  《巽风十二卷》同样如此。

  光幕的效果拔群,他不认为是光幕在修复功法、丹书时出现纰漏,或许只有功法、丹书本身存在瑕疵可以解释。

  “禁制又出现了。”

  只听一声呐喊,拥挤如蚂蚁一般的人飞速向禁制移动的方向奔跑,林肃二人在严狮开道下一个箭步钻进去,他却诧异地发现和陈凤舞、严狮走散了。

  这是一个特别的空间,除了他没有别的人,蒙蒙雾气遮掩,他的感知范围缩小到方圆一米,视线也仅能模模糊糊看见三米以内的东西,在这里,他和瞎子没有两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