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不被祝福的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章

不被祝福的我 竹中语 3667 2003.09.19 12:08

    不久,黄明辉退伍了,我觉得,我的寂寞也应该不见了。

  有一天,黄明辉问我,“云妮,我们订婚吧。”

  “嗯。”我没有反对。

  他看了我的表情,带著询问的口气,“你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太快了吗?我知道我还没有经济基础,可是,我们--”

  “没有,我没有不高兴。我--今天有点头痛。”我打断他的话,不忍看著他那么焦急地解释。

  真的,我的头正在痛,心里也觉得怪怪的。

  所以,我们彼此算是有了约定,不过,我们订婚的事并没有积极进行,反正,我们两个人都忙著找工作。

  倒是妈妈催我,“你们到底决定什么时候订婚?”

  “不急嘛,我们两个都还年轻!”

  “趁现在年轻,再过两年就不年轻了,”妈妈关心地说,“妮妮,你长的高,看起来容易显的老。我看,还是先订婚比较好。”

  “妈--”我呼出求饶、不耐烦的声音。

  “好好,不说不说。真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妈妈看著我摇头,叹气。

  我在想什么吗?应该没有。好久以来,我一直让自己不想,已经不想了……

  ※※※

  后来,在我的生日里,表哥给了我祝福。当时,我的心脏不知道应该如何跳动,才可以让那颗心平顺下来。

  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很热闹。

  不但表哥和魏文莉来参加,黄明辉也带著他爸爸妈妈过来。我知道,他们说是来庆祝我的生日,其实是来跟我爸爸妈妈讨论订婚的事。老人家们,一致希望我和黄明辉能够先订婚,然后再择期结婚。其实我和黄明辉倒是不那么急著结婚,因为我们还没有经济基础。

  我没有意见的,就让爸爸妈妈安排好了,只是心里不太愿意这么匆促就决定。

  ※※※

  “云妮,你今天好漂亮,就像新娘子一样。”魏文莉轻叫著。

  大概是我身上这套淡粉红的旗袍,衬托出我比别人高的身材,才让魏文莉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不过,我不太喜欢这件衣服,总觉得太红,太拘束了。可是,妈和黄明辉都要求我穿上它,因为这件衣服是黄明辉的妈妈送的。

  “我也这样觉得,云妮今天很漂亮,很像女生。”表哥也跟著起哄,对著我作个鬼脸。

  “哥,你在取笑我!”我瞪表哥一眼。(太多人在旁了,不然,我一定狠狠地搥他。)

  “不是吗?黄明辉,还是你行,把我这个小表妹变得这么温顺依人。”

  “表哥啊,”黄明辉,嘿嘿乾笑两声,“你们只看到她温柔的一面,在没有人看到时,云妮她--”

  我悄悄的,不是很用力地捏了黄明辉一把。

  “唷!”黄明辉故意叫的有点大声,然后躲到表哥的背后说,“你们看,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哼,旗袍太合身了。否则,黄明辉那逃得掉?)

  魏文莉挽著表哥,微笑看著我们。她的气质和美丽,更反映出表哥的俊帅。好象是人家说的那个什么,蓬璧生辉?(乱说乱说,反正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就是啦。)

  “好了,妮妮,不要再鼓著脸了,走吧,带我们去拜见黄明辉的父母亲。不要生气,免得你等一下说不出话来。”表哥把黄明辉推回我身边。

  黄明辉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开玩笑的,不要生气。”

  “我知道。”轻声回答。

  他吻一下我的额角,轻轻的。我的脸有点发烫,因为表哥和魏文莉都在旁边。

  ※※※

  晚餐吃得蛮愉快的,父母亲们谈著我的婚事,黄明辉的嘴巴笑得很开,我反而没有说太多话。看著魏文莉偶尔替表哥夹著菜,觉得表哥他们很幸福。

  妈妈看了,对著我说,“妮妮,你怎么没有照顾一下明辉?你看人家文莉多么体贴你表哥。”

  “喔。”我有点愣愣地应了一声。

  不过,黄明辉的反应倒是比我还快,他早已替我夹了我喜欢的东西,放在我的碗里了。

  “谢谢你。”我小声说。

  黄明辉咧嘴笑一笑,两个妈妈都在旁边点著头。

  坐在黄明辉旁边的表哥,看了我一眼,轻拍黄明辉的肩膀说,“黄明辉,有你照顾妮妮,我很放心。”

  妈妈也说,“是啊,这丫头,长的这么高,这么大,有时还真是需要有人照顾她呢。”

  (妈在说什么嘛?这么多人在这里。妈跟表哥一个样子,总是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小女孩。)

  “对啊,辛太太,他们两个人感情这么好,我知道虽然有点太急,黄明辉的工作也还没有稳定,但我觉得可以让他们先订婚。”黄明辉的妈妈说。

  妈妈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这两个年轻人,嘴里讲了好久,就是没有什么动静,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我看我们替他们决定好了。”

  “妈--”我抗议。

  “妈,拜托你们不要管我们的事情,我们有我们的计划的。”黄明辉看了我一眼,也跟我站在同一战线。

  两个妈妈同时摇头。

  最后爸爸妈妈们有了初步的结论,他们要求,我们两个人最慢在年底以前订婚,结婚的时间可以日后在讨论。

  就这样,晚餐在爸爸妈妈们的欢笑声中,还有我偶尔脸红的情况下,画下一个完美的句点,至少,老人家们都很开心。

  黄明辉在帮忙收拾餐桌时,偷偷在我的耳边说,“云妮,你今天害羞的样子,最温柔漂亮了。”

  (好像我平常都是不温柔不漂亮似的。真是不会说话!不过,他这样子说,我听了,还是蛮受用的,脸有点发热。)

  吃过饭后,爸爸拿出他那珍藏的XO,请大家品尝。我替爸爸准备了花生豆干鱿鱼丝,让他们下酒。黄明辉也跟著我忙里忙外的,好像这也是他家一样。

  表哥和黄明辉各领了一小杯酒,我们女孩子都很淑女地拒绝了。魏文莉倒是亲密地坐在表哥的身旁,轻沾了一点点表哥杯里的XO。她的眉头微皱,反而平添了一分抚媚。

  “云妮,你要不要也试试看?”黄明辉把他的酒杯端到我的面前来。

  我摇头。我想,我的眉头若是皱了起来,就真的是东施效颦了。

  大家酒足饭饱以后,等到要切蛋糕时,每个人都喊著太饱了,包括我自己在内。只有这两个年轻的大男孩催著我这个寿星,“赶快切蛋糕!”

  我不得不记住这个生日,因为有这么多关心我的人来为我庆祝,我怎能不满足呢?

  那个晚上,我还记的表哥送我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张素描,表哥在金门当兵时画的,他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来跟我一起欣赏。最近,表哥太忙了,没有太多时间画画,他才想到这张画。

  “妮妮,如果你觉得素描太简单,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可以再画一张油画给你。”

  “哥,我喜欢。”真的,我真的喜欢。

  接过了那张素描,我看到我自己从画纸上没有色彩地反射回来。

  然后,我跟表哥道谢,然后,我轻轻放下那张素描,带著笑容,然后,我转身走进了浴室,然后--在浴室的镜子里,不知不觉的,我看著自己的眼泪掉了下来--我想,那应该是高兴的眼泪,应该是高兴的。

  不是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大家都来为我庆祝。每个人都来,包括表哥和魏文莉。

  我也记得,切蛋糕后,我自己一个人不知不觉来到阳台。我用手指挑著蛋糕吃,好像小时候吃零食一样,舍不得马上把它吃完。

  不知道表哥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旁,他用他的手指为我擦去我嘴角的奶油,那时,我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还有喝过XO的酒味。

  表哥跟我一样,他的身体靠著阳台边,看著外面,不知他的眼光放在那里?他说,“妮妮,现在有黄明辉照顾你,我就放心了。我祝福你们两个人。”

  我听了,叫声,“哥--”却没有说什么话。

  “什么事?”表哥轻声问我。

  也许是蛋糕太甜,晚风太冰的关系,让我说不出话来;有点尴尬。

  “哥,”我胡乱找话题说著,“你素描上的人,比我漂亮。”

  “傻丫头,她就是你。”表哥伸手摸一下我的头,这次我不再躲开。

  几乎就在那瞬间。

  “啊,妮妮,对不起,我忘了我的手上有你的奶油,抱歉,沾到了你的头发。”表哥叫了出来,赶紧用他的袖子替我擦头发。

  “哥,没有关系。”我细声说。

  我看著表哥著急的表情,任由他擦著我的头发……

  (如果是这样,如果就是应该这样。)

  我在心里问著我自己,却永远不会有答案。

  我希望我不会想,不会作梦,不会有感觉……如果就是应该这样,我多么希望我不是我,多么希望。

  ※※※

  表哥祝福我的声音,还留在我的心里,被他的大手摸过的头发,好像已经很难再疏理清楚。

  我知道,表哥一直很关心我,我也知道,表哥觉得黄明辉会给我幸福,他能够保护我,照顾我。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

  我想,我应该感到很高兴才对。我不是告诉过我自己吗?但愿,表哥过得幸福,只要他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