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不被祝福的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章

不被祝福的我 竹中语 2406 2003.09.19 12:05

    表哥入伍前,为了不影响我的联考,他提前跟我道别,就在我们小时候常去的那个小冰店。

  小冰店已经扩大了两倍,老板已不是原来的阿伯,服务人员也都变成了工读生,唯一不变的是我和表哥的回忆。

  本来我不想跟表哥单独见面,反正珍重再见已经说了好几次了。可是,我又舍不得让表哥无声无息地离开。彷佛此一别后,不知何日可以重逢?

  “妮妮,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最近你瘦了好多。”

  “我知道,哥,你也要保重。”

  沉默……

  讨厌,哥怎么不说话了?我自己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你很安静,不像以前的你,要不要告诉哥什么事?”表哥的眼神透著无限的关心。

  “没什么。”我不敢注视他。“哥--”

  “什么事?告诉我。”哥柔柔问。

  我犹豫了一下,“我会很想念你的……”我的声音变弱。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重要的事,瞧你这个表情!”他笑了,“哈,傻丫头,我还是会放假回来的啊。”

  什么表情?经他一说,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耳根发热。不对啊,我本来没有想要露出什么心事的,怎会表错情呢?

  我赶紧修正一下,用开朗的声音装饰自己,大声地说,“哥,我要你写很多信给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没问题,我还会画几张画给你,如果我有空。”

  “真的?不能耍赖喔。”我伸出小指,“来,打勾勾。”

  表哥也伸出手,我们像小孩一样打勾勾…好久没有做这种幼稚的举动了。

  一定是这场合的气氛错了,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我问起了他要好的女朋友,他说,没有什么特别的。

  他问起我,联考准备的如何,我说,还好。然后断断续续的谈话…以前,我们不会是这样的。

  又掉进了沉默……

  他看著我,好像还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但是他终究一语不发。

  我也是,觉得心里闷闷的,应该再说些什么,最后也是默默无言。

  我们离别,安安静静的离别,太安静了。

  当晚他夜车南下,我想,他一定走的有点难过,因为我没有去送他。而我自己,更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

  联考完毕,表哥入伍以后,我的精神一松懈,在家里,我生了一场大病。

  感冒得很厉害,接著转变为蛮严重的肺炎。

  我的身体虽然很难过,心里反而变得轻松。我不知不觉想到,如果我这样就病死,其实也没有太多的痛苦。

  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表哥,不能够跟他说再见。

  妈妈坐在我的床边,很担心地摸著我的额,“妮妮,你现在好瘦,东西都不吃,身体怎会好起来?”

  “妈,我吃不下。”我为妈妈,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著我?从那件事以后,你就变了。你表哥也说,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没有什么事,妈,真的。”我把头转到另一边,“我只是觉得很累,我想,是因为联考的关系。”

  “妮妮,不要骗妈妈。”妈的声音好柔,好忧伤,她的手轻轻的抚著我的脸,“妈知道,你把事情闷在心里,妈看了很难过。”

  听了妈的话,我的心头一酸,眼泪涌到了我的眼眶里,我几乎要把心里的话全部讲了出来,它压得我好重,好重。

  不过,我忍住了。因为说了,我想,只有徒增困扰而已。

  是我傻,是我胡思乱想,是我自己莫名其妙!

  忘了过了多久,大概是好几个星期吧,我的病好了;我觉得自己似乎是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爸妈也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妈妈,在我生病初癒后的一个晚上,她抱著我贴在她的胸前,流著眼泪地说,“妮妮,你叫妈好担心。”

  我叫了声,妈,抱著妈妈撒娇,把眼泪藏在心里,静静的,我没有哭。

  这场大病结束了,我长久以来的心事也忽然有了解答。

  原来,生与死其实分别不多,只要呼吸停止就进入了死亡,这次,我自己和死亡的距离似乎很接近。我的人生在追求什么?苦苦的追求就会一定幸福吗?唉,有著好多事情,是我们无法决定也无法掌握的。

  我想到,我不必觉得不安,可以永远守著我自己的秘密。就像向日葵,永远守著阳光一样。

  ※※※

  三个月后,表哥的受训告了一段落,我也上了大学。新鲜人,什么事都新鲜。

  他回来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妮妮,好想念你。”

  看著他的笑容,被太阳镀了一层健康的颜色,我也很高兴地欢呼,“哥,我也想念你啊。”

  我们两个牵著手,舍不得轻易放开,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棕黑色的皮肤,魁梧的体格,表哥比以前更健壮了。我让自己的头发拂在脸上,望著中秋的天空,没有什么云彩,蓝蓝的一片天。

  真好,我们是表兄妹!

  “哥,你大老远来看我,你请客?还是我请客?”我挽著他的手臂,走在校园里。

  “你说呢?”他转头看我。

  “嗯--”我故作考虑状,想到自己的荷包,其实早有答案,“你请。”

  “好,我请。”他咧口一笑,又顺手摸摸我的头。

  “讨厌,”我赶紧躲开,“把人家头发弄乱了啦!”

  “怎么了?怕被帅哥看到啊?”他笑得更开心,“我会向他们解释的,我们妮妮是个小美人。”

  说著,他转身对著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打招呼,“喂--”

  那男生抬头看著我们,一脸疑惑。

  我马上掩著表哥的大嘴巴,使尽所有的力气,把他拖离现场;那时,我的脸很烫!

  “哥,你欺负我!”走了几步路后,我对著他跺脚。

  “哈,妮妮,真好,你恢复和以前一样了。”他笑得很大声;我搥他,但他不躲,像我们小的时候。

  只是,我真的和以前一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