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观雪亭内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188 2019.07.17 14:00

  陈无士的离开对于小镇来说是非常大的损失,但却其他地方百姓却是一大福音。哪怕大家再是不舍,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只是对于陈无士的突然离开,大家也都是抱着疑惑的。毕竟他离开的很是突然,甚至一声不响,让人很是纳闷。

  然而就在刘杜鹃刚刚赶到私塾门口的时候,其实陈无士早已经来到小镇十里外的一处荒凉小亭内了。

  这座小亭在此荒凉已久,破旧不堪,但却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观雪亭。周围永远都是被白雪覆盖,小亭就像是雪中君子孑然独立在此处,格外不凡。

  而陈无士便安稳的坐在亭内石凳上,面前石桌上放着的则是那消失的漆黑古琴。他闭眼冥思,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些什么。

  周围的风雪依旧呼啸不停,但温度显然要比小镇高了些许,越往外走便越是暖和,所以很少有人会往这寒冷的地方走来。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周围风雪似乎变得更加的急躁起来,小亭远处的官道上开始出现阵阵马蹄声,在这人迹稀少的地方应该不会有马出现才是,可今天却出现了。而且出现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匹,而是整整百匹!

  白色的世界里突然涌进了大量的黑色,陈无士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那百名身披黑甲的军队,就连坐下马匹也是全副黑甲,他们就像是黑色洪流一般缓慢的前进着,马蹄声娓娓而来,像是预谋好了节拍,听不出丝毫破绽。就这样近了,更近了。他们走的每一步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单从声音上听,就像是百马合一。

  在黑色百骑的面前则是由五匹金色铠甲的骏马所组成的大型马车,马车全是红木造就,以金色为主调,红色为辅调,尽显豪华。在阳光的照射下,金色的光芒刺痛着人的双目,不过这对陈无士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连太阳都无法刺痛他的眼睛,更何况是这小小的马车。

  黄金马车的左右侧有着两匹赤红色骏马,左边是一位全身黑甲,手持重刀的将军,而右边这是一位身着红色大袍,腰佩细剑的俊秀男子。

  一路行来却无一人说话,场景很是萧瑟。黑甲将军手中轻松提着一柄百斤重刀,身下坐骑依旧稳稳往前踏步,他一言不发都能给人一种身经百战的感触。而那位红袍男子则是不同,他虽也不言,但手中却始终拿着一柄折扇。一路来只顾着欣赏这把折扇,仿佛这是天下最美的物品,脸上露出喜爱的神色。

  他们距离小亭越来越近,陈无士却纹丝不动,脸色也没有一丝改变,就这么静静的在小亭内等待。他知道这是谁的军队,自然也知道他们来此究竟为何,所以他选择提前来到此处等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很快这黑甲军队就来到了观雪亭外,黑甲将军微微抬手,喝到:“肃!”

  “肃!”百骑同时高声喝喊,周围山林震动,风雪瑟瑟。百名铁骑瞬间停止,声音、步伐极其统一。周围又瞬间陷入诡异的安静,没有一人说话。

  “咳咳……已经到了吗?”片刻之后,马车内传出一个青年的声音,语气有些虚弱道:“这鬼地方是真他娘的冷,早知道就不听老家伙的亲自跑来了。”

  黑甲将军纵马来到马车面前,朗声道:“世子,他就在前面。”

  另一侧的红袍男子未曾开口,也未曾抬头,依旧摆玩着手中的折扇,不亦乐乎。

  青年在马车中叹了口气,随后又开怀笑道:“果然,师叔就是师叔,什么都瞒不住你啊。哪怕是找人屏蔽天机,却都被你发现了。”

  马车的扯帘被人掀开,从中钻出一位裹着厚厚棉袄的青年男子。只见此人的脸如同雕刻一般五官分明,极其俊美。外表看起来放荡不拘,眼里却不时闪过精光,还有最深处的冰冷孤傲。看起来他的脸色略微苍白,可两侧太阳穴微微鼓起,一看便是个内家高手。

  “陈师叔,好久不见。”青年看着观雪亭内的陈无士,咧嘴一笑道:“陈师叔你知道的,我从小最怕冷了,可你却偏偏待在这寒冷之地,可是要冻死光儿啊。”

  陈无士的目光总算是有了细微的变化,出声道:“我以为他会亲自来找我,却没想到是你来找我。”

  卫光将身上大袄又裹了裹,然后迈下马车,缓步朝陈无士走去,边走边道:“光儿只是许久未见师叔了,想念师叔了。不然我何必不远万里,来见您呢。您说是不是?”

  说完,卫光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只是一阵寒风刮过,他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陈无士摇了摇头道:“想我?你卫光是什么性子,我能不知道吗?既然你天生怕冷,就该在家里好好待着,不该来这里。你父亲来了都无用,更何况是你?”

  卫光点头却没有答复,而是自顾自的走到陈无士的对面石凳上,稳稳坐下。

  红袍男子此时总算是放弃手中的折扇,看向陈无士和卫光的方向。他的眼中满是警惕之色,右手已经悄然放于腰间,随时准备出手。

  任何时候他都可以无动于衷,唯独在世子安危受到威胁的时候不行。陈无士的实力太强,如果他一出手,他们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于难。但既然选择来了,就早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可他们能死,世子决不能死。

  “师叔,又何必如此固执呢?父亲知道你的愿望,也知道你这一生都将教育放在第一位,所以他是真心想要帮你的。有我们的帮忙,对你的圣道一定有极大的帮助。”卫光耸着身体,尽量让自己更暖和一些,说道:“父亲的苦心师叔一定能够看的出来,你来帮我们,我们也可以帮你,这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更何况,我们本身就是一家人啊。”

  陈无士依旧摇头道:“我的路由我自己来走,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无道杀意太重,野心极大,我和他注定走不到一起,还是不要勉强的好。”

  卫光依旧笑嘻嘻的神色,没有因为陈无士的拒绝而有丝毫变化,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父亲这个人的,不达目标不择手段的。之所以我会来这里,也是老家伙给我的一个任务,让我务必将陈师请回去,如果完不成这次任务,我世子的地位可就不保了。所以这次,请陈先生不要令我为难,否则我可能会做出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