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可以弹素琴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214 2019.06.24 14:00

  陈无士的话,就像是一剂强烈的镇心剂,让慌乱的小姑娘安下心来。

  “真的吗陈师?”刘杜鹃擦去脸上的泪水,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陈无士道:“陈师,风哥哥真的没事吗?”

  “有我在,你还不相信吗?他没事。”陈无士依旧一脸微笑,加上淡然的语气,瞬间就感染了在场所有人的情绪。

  众人刚才还万分焦急的内心居然瞬间平稳下来,似乎感到一股春风扑面而来,可如今可是已经十月份了。

  “大家就不用担心了,晚风的事交给我了,我保证他不会出事的。”陈无士继续说道,语气依旧温和,只是言行举止中便透漏着令人心安的情绪,大家也便都信了他的话,自觉的让出了一个过道来。

  陈无士迈步往小店内走去,那因为顾晚风体内无法遏制的内力所形成的狂暴飓风丝毫不能阻止他的脚步,甚至连牵扯都没有半分。

  他很轻松的便走到顾晚风的身边,望着地上五窍出血的少年,他伸出右手食指,凌空虚点了几下。

  小镇的众人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这小店内的那股狂暴的能量瞬间就消失了下来,而顾晚风也已经不再流血。

  陈无士弯身,轻松抱起身形瘦弱的顾晚风,转身往外走去,边走边道:“没事了,大家就先回去吧。我带他回去医治修养一番,不会有事的。”

  众人极其相信陈无士,而且这三两下的动作便轻松解决了令他们感到绝望的难题,令他们感同天人。

  在他们的眼中,陈无士就真是从天上下凡来拯救人间的圣人,似乎天塌不惊,地陷不动,任何事情在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

  这种模样,实在是深刻的印在了他们的脑海中。最关键的,还是陈无士的平易近人,有教无类。

  不论是谁去向他请教,他都会专心讲解,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看着陈无士抱着顾晚风离开,镇民们的心才算定了下来,然后便散开了回去做事了。

  这边陈无士带着顾晚风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内,他知道顾晚风体内的情况很糟糕,但还好并没有到最坏的程度。

  他刚才说的话并非是说大话,是真到不能再真的真话。如果他做不到,那他是绝不会这么说的。

  将顾晚风轻放在屋内简陋却干净的床铺上,然后默默的把了把脉。

  心中有数之后,陈无士走到一个小包裹面前,从中拿出了几根银针。

  其实陈无士的内心也是颇为震撼,因为情况居然比他想的还要好。

  刚才那般走火入魔的情况,常人其实早已经筋脉尽爆而亡。可顾晚风却没有,反而只是五窍出血。

  当然并非是五窍出血不严重,相反已经很严重了。可和筋脉尽爆而亡的情况相比,那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之所以造就这样的原因,就是因为顾晚风的基础实在是太过于扎实,体内筋脉的强硬程度也是非同寻常。

  陈无士一生见多识广,可以说他见过世间太多太多的人,形形色色各式各样无奇不有。

  但在这几十年的生涯中,他却从未见过像顾晚风这样年纪的少年,筋脉竟会如此宽大强硬。

  因为练武是一生的事,像顾晚风这个年纪能迈入一境在江湖中就已经算是天才了,而一境可远远没达到能够磨练筋骨的境界。

  一般来说,若非拥有绝世秘籍之类的人,只有达到武道三境之后,才会开始磨砺筋脉,将其扩张,拥有更多更雄厚的内力。

  可武道四境,一境难过一境,不是绝世天才便必然需要经过几十年的坚持才能达到四境。

  至于破四境,成就真正的先天,再悟三道,那更是难上加难,万中无一。

  而顾晚风是何境界陈无士不知,但他能够感觉到顾晚风体内那股浑厚的内力,实在是令人震惊。

  拥有绝世武功秘籍的人江湖上不在少数,而许多大派的亲传弟子也都能拥有一些绝世秘籍的传承,可从未有人的筋脉能扩张成这样。

  对于那些人来说,走火入魔陈无士也能将其救回来,但却并不能非常轻松。

  因为筋脉是人体血液流通的关键,绝对不能出问题,一旦出了问题,那就是关于性命的事了。

  可如今顾晚风的情况,对陈无士来说真的就是小菜一碟,只需将他体内狂暴的内力安抚下来,然后好好修养一番即可。

  其实陈无士更不知道的是,顾晚风最扎实的并非锻炼筋脉,而是一身的剑术。

  不过也没什么了,毕竟陈无士的心不在江湖,这些事他也不会去在乎。

  随后只见陈无士用银针在顾晚风身上的几个穴位随便扎了几下,然后就收起银针,自顾自的看书去了。

  这要是让别人看见,还认为陈无士是心怀不轨,想要杀人害命呢。

  可陈无士也没有办法,因为顾晚风的内力虽然狂暴,但本身的属性却是平和的,他能感觉到这隶属于道家功法。

  既然是道家功法,那就更不需要过多的什么操作了。只需要在几个穴道上扎一下,让他体内的力量暂时安稳下来,随后便无事了。

  良久之后,顾晚风辗转清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到体内一股从未有过的虚空感。

  他刚想起身,身体却使不上任何力气。

  此时的他因为出血过多,导致体内虚弱,筋脉虽然没有太大的创伤,却也要修养一番才行。

  顾晚风无奈,只能继续躺于床上,闭着眼睛回忆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自己会受伤至此。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屋外却传来了悠扬的琴声。

  这股琴声传在顾晚风的耳边,给他的感觉像月光,像流水,又像瀑布,更像春风抚过心田。

  时而琴音高耸如天中之云,时而瑟音低沉如私语呢喃,时而琴音又飘渺如风中丝絮,时而瑟音更是沉稳如松飒崖。

  高亢,低沉,平和,从琴声中顾晚风甚至能够听到一种志高意远的心境。

  瞬间他便已经知道自己在哪了。

  小镇中除了陈无士,又有何人能够弹奏出如此优美的琴声。

  此时天色已晚,有鸟儿从不远处的林间飞过。

  空中月光倾洒在小镇的每一处,繁星点缀着夜晚的寂静。

  而陈无士正坐于小屋外的地面,面前一尊古琴,正在倾心弹奏。

  这是一把连珠式的古琴,外形饱满,以黑漆面,琴漆有断纹,它是古琴年代久远的标志。

  由陈无士弹出,琴音透澈,音色极佳,是一把好琴。

  这般场景,如诗如画。

  真可谓是月出鸟栖尽,寂然坐空林。是时心境闲,可以弹素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