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说话就会死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146 2019.07.08 14:00

  镇民那边通过陈无士彻底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放下心来去做事。可顾晚风这边并不轻松,他被壮硕男子抗在肩上无法反抗,体内功力消耗殆尽导致他现在很是虚弱,而对方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直跑了得有一炷香的时间,顾晚风只是感觉自己仿佛飞了起来,耳目轰鸣,耳朵里灌进的全部都是呼啸的风声。这是速度极快所造成的。顾晚风知道,这种速度哪怕是他最快的时候也完全比不上。他没有想到,此人拥有一身强横外功就算了,一身轻功居然也丝毫不差。

  此人究竟是从何而来,为何又直直的冲着自己而来。

  很快,壮硕男子停了下来,顾晚风被从肩上举起放在了地上,他脑袋昏涨了许久才恢复过来,看向周围的环境。

  也不知道男子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地方,就以刚才的速度和时间来看,这里其实距离边镇并无太远,可是这里的环境情况却和边镇是天差之别,甚至仿佛不在一方天地。

  在九、十月份的时候,边镇已经是白日飘雪了,如今已经来到腊月,天气自然是越来越冷。小镇的一切,早已经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白雪。

  可偏偏此地却是山清水秀,身后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身前则是一条喘喘流淌的小溪,完全没有风雪的气息,更像是春意盎然的时候。

  顾晚风靠在一颗大石头上,看着壮硕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到底想怎样?你我无冤无仇,将我带到这里来要做些什么?从头到尾我就没听你说过一句话,是你不想说还是你根本就不会说话?”

  现在的他倒也是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反正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索性就躺在原地听天由命了。只是他现在又开始明白离青阳说过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这边镇如此偏远的小镇,居然都会有这么厉害的高手,他用尽自己全身的功力却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可惜山上没粮食了,否则他一定会再待上个四五六年,等着功法大成了再选择下山。

  壮硕大汉依旧没有说话的意思,而是来到顾晚风身边弯下身子,居然想要从顾晚风的手中拿走锈剑。

  顾晚风定然是不能同意,因为锈剑从头到尾他都是紧紧握在手中的,它是顾晚风最最重要的东西,怎么能让别人说拿走就拿走。

  剑是一个剑客的生命,自然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如果连自己的配剑都保护不好,那还称什么剑客,倒不如一死了之。

  “你不要妄想能够从我手中拿走这把剑,除非我死在这里!”顾晚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站了起来躲过男子的手,怒声道:“这把剑是我最重要的东西,绝对不容外人染指。否则我宁愿拼着玉石俱焚的心,也定然你不能好过!”

  说到这里,顾晚风真的准备开始拼命了。不争剑在他心里的地位是至关重要的,除了离青阳就只有这把剑了。如今离青阳不知生死,那么这把剑就已经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和他的生命息息相关。

  壮硕大汉看着顾晚风苍白的脸色居然又有回暖的气象,脸色一变,直接吼道:“千万不要逆转筋脉来拼命,我对你没有恶意!”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股震慑感,并且伴随着一层音波直接拍打在顾晚风身上,使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同时将他的动作打断。

  壮硕大汉是真的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顾晚风居然真就突然逆转筋脉了。一旦真的逆转筋脉成功,那可就神仙难救了。

  在江湖上有一种秘法,就是逆转筋脉令自己的功力瞬间恢复至最巅峰状态,甚至要更胜一筹。可是这套秘法一旦用出之后,就会筋脉尽爆,内脏衰竭而亡,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免于此死,因为这就是必死的秘法。哪怕你的筋脉再坚固,也无法抵御这逆转筋脉的后患。

  如果他不是反应快点,让顾晚风用出这招来,那他真就是回天乏术了。这一下,他也没法再继续沉默下去,也是吓了一身冷汗。

  且不说他暂时还没有确定顾晚风的身份,就是陈无士那一边他就过不去。他可是记得很清楚,这个看似只是一个书生的陈无士那一身功力是有多强,他也亲自警告过自己千万不要在边镇闹出什么事情来,尤其是对顾晚风。这要真出什么事了,他的命可就不保了。

  说实话,他自己的命其实他早就不在乎了,他之所以还一直活着,就是为了一个旨命。他不能死,因为他的命早就不是他自己的了。

  顾晚风可不知道大汉的心里活动,虽然被音波打断了举动,但他却肆意的笑了起来,说道:“原来你会说话并不是哑巴啊。看来一直不说话,就是你故意在戏耍我了?既然你对我没有恶意,那为何还要一直阻挠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壮硕男子叹了口气,语气有点生涩的说道:“其实……我不是不会说话,而是不能说话。我已经……十几年没有说过话了。”

  顾晚风皱眉道:“不能说话?是有人逼迫你不让你说话?还是你自己在修闭口禅?”

  壮硕男子摇头道:“不,都不是。是我自己不让自己说话。当我没有完成使命的那一刻,我不允许自己说话。因为说话会暴露,暴露就会死。所以,说话会死,而我不能死。”

  顾晚风闻言诧异道:“说话就会死?这是什么道理!你现在说话了,不是没死吗?”

  壮硕男子说道:“这不一样。或许,今天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顾晚风更加不解了,问道:“我跟你打了一架,然后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完成使命了?是不是太荒唐了!”

  壮硕男子沉默了片刻道:“所以我刚才才会想要拿这把剑看个清楚。这把剑的主人,就是我要守护的人。”

  顾晚风心中猛地一震,像被巨锤重击一般。这把剑的主人,就是他要守护的人?这把剑的主人,不就是自己吗!

  他想起从当初离青阳将锈剑交给他手里的那一刻也说过一句话:这把剑是属于你的,你就是它唯一的主人。

  如今将这两句话串联起来,难道之间有巧合?

  还是说,面前这个人其实是师父派来的?

  想到这里,顾晚风连忙问道:“难不成,你是我师父派来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