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如梦幻泡影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298 2019.06.22 14:00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人活在这个世上,十有八九是不如意的事情,想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很难。

  离青阳笑看命运,因为命运随时都在改变,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如何。

  或许今天的你还富甲一方,但明天的你可能就会四处乞讨,为一口饭而卖命。

  这不是玩笑,这是事实。

  哪怕强大如汉国,还不是一夕一朝之间全城被屠?

  而汉王交代他离青阳的事情,他又何曾有一日敢懈怠。

  他答应过汉王,一定要让顾晚风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他不会告诉顾晚风他的身世,只希望他能安稳的活下去就好。

  若是真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也是很久以后了,或许到时他也就不会争了。

  甚至许多时候,离青阳和顾晚风说一些故事,就是想让顾晚风觉得这些人为了点蝇头小利,而去争名夺利着实可笑。

  可是很多事情都背负在他的身上,所以他很累……真的很累。而他的背越来越弯,不是他想弯,是真的直不起来。

  终于他决心放手一搏之后,他的背才终于直了起来,笔直的站在了江湖人的面前。

  一剑打开天门,成为江湖传奇。

  离青阳剑开天门之事,顾晚风不知,边镇远离江湖纷扰,就算偶尔听到一些江湖故事,也只是一些琐事罢了。

  只有等他真正踏出北州,踏入中原大地之后,才能知道的更多。

  对于离青阳的苦心,顾晚风一概不知。他就像是温室中的花朵,永远不知道外界有多艰险,只道温室中便是天下。

  书中描述的,大多数都是好的。

  坏的,他们不写。

  饭后刘老二他们坐在一旁闲聊,而顾晚风则是独自一人坐着运转功法。

  并非一定要盘膝打坐才可运转功法,其实走路干活都可以修行,只是相对来说运转的速度会慢上很多。

  毕竟自主运转和主动修炼是不同的。

  此时的顾晚风就在默默修炼着内功,运转着体内的大周天,内力再缓慢的增长着。

  以前的他修炼功法之时心情都是很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

  可今天却不同了,如今顾晚风心思极乱,运转功法的同时思想却飘忽天际。

  有些事,就像是隔着一层很薄的窗户纸。

  当戳破了这层纸之后,所有的过往都如同影片一样呈现在脑中,顾晚风觉得很熟悉,可却又感觉很陌生,似乎一切都变了。

  很多事情的复杂性,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

  想象一样,你从书中或者听说的那些故事,是真事而并非捏造的,甚至和你还有关联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甚至很多时候,顾晚风还大肆嘲笑出来,觉得这个世上怎么有这么笨的人,做出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可如今他突然联想到陈无士的所作所为和心中愿望,这些说出去可不就是令人嗤笑的吗?

  世人只会认为陈无士愚蠢,而极少有人才会觉得他是伟大的。

  想要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这显然是不可为之事。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可不登高山,不知山之高;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不真正接触到他们,永远不知道他们内心有多么强大。

  顾晚风没有想到,有些事情看似没有关联,但却实实在在的可以联系起来。

  他现在已经完全无法理清自己的大脑,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身体内的气息更是无比激荡,脱离控制。

  要知道他现在是在练功,可练功之时却三心二意,甚至已经控制不了体内的功力,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此时的他,居然有了些走火入魔的倾向。

  顾晚风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不为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态,但却是大错特错。

  这如梦幻泡影般的心态,又怎能当真?

  尤其是想到离青阳那张遍布皱纹的脸,想到离青阳边饮酒边道来的故事,想到自己没心没肺的嘲笑以及离青阳的苦笑,他就觉得心中愈发愤怒。

  顾晚风怒的是自己,他居然……嘲笑的是离青阳的过往!

  他嘲笑的,可是养了自己十六年的‘父亲’,可是教导了自己一切的老师。

  他怎么可以嘲笑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离青阳心里要承受的,又是多大的痛苦和压力啊!

  他的年纪应该和陈无士相差无几,可两人若站在一起,却又是两个世界的人。

  离青阳本应该也是如此的顶天立地,身形伟岸才对,要知道他可是剑客!一个极强的剑客!

  陈无士心系天下,负重而行却未弯腰。

  那离青阳呢……他背负是究竟是什么?

  迷茫、不解、疑惑以及愤怒等等各种情绪瞬间交织在顾晚风的大脑中,瞬时间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极其混乱的状态中。

  无数种负面情绪不知从何而来,就如同蛰伏在他体内的猛兽,在这个薄弱的瞬间猛然跳跃出来,给予他致命一击!

  终于,脱离控制的内力在体内瞬间爆发了。

  顾晚风再也无法抑制,猛地吐出一股鲜血,血液喷洒而出,整个人直接跌倒在地,昏厥过去。

  同时,一股极其剧烈的狂风骤然从顾晚风的身体爆发而出,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波浪扩散开来,瞬间就将屋中的桌椅板凳全部掀飞!

  刘老二稍微离的近了些,整个人直接如同被剧烈撞击一般,狠狠的倒飞出去,撞击在墙壁之上。

  刘婶和刘杜鹃震惊的看着已经怒发狂飞的顾晚风,她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实在是太过于突然。

  亏得刘老二身子骨还算硬,而且并没有受到很强烈的冲击,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也看向顾晚风的位置,惊骇莫名。

  刘杜鹃见刘老二马上爬了起来,并无大碍之后才放下心来,然后看向因吐血而跌倒昏厥在地的顾晚风,着急喊道:“风哥哥,风哥哥,你怎么了!”

  只是顾晚风已然昏厥,并无法回答小杜鹃的问题。

  刘老二这时又尝试着往前走去,想去把顾晚风给扶起来,可结果却是根本无法前进,只会被狂风越吹越远,阻隔在外。

  要知道,刚才爆发的那股能量狂风并未因为顾晚风的昏厥而消散,反而有着更加狂暴的迹象。

  周围的镇民都因为这巨大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围在小店外。刚才那一屋的桌椅狂飞落地,发出巨大的声响,这要是听不见那才是怪事。

  黄诚老大爷离得最近,冲着刘老二喊道:“老二啊,发生什么了?小风这孩子是怎么了,为什么吐血了倒在地上?你们快去把他扶起来啊!”

  隔壁的裁缝店的梁大妈扶着黄大爷,一脸急切的说道:“发生了什么?小风这……还有这风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走不进去啊!”

  老许也是急忙跑上前来,想跑到顾晚风的身边把他扶起来,但一个力度没控制好,顿时被狂暴不断的风给掀翻了,整个人直接摔了个跟头。

  但他丝毫不管,起身之后还想往顾晚风身边跑去,被刘老二及时的拉住了。

  刘老二也非常着急,但他现在也毫无办法,只能拉着老许说道:“不要冲动,我们现在过不去。我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稍微再等等看,看看这风会不会自己消散。”

  刘杜鹃站在刘婶的身边,着急的眼泪都已经流了出来。如果不是刘婶一直抱着她,她都要冲过去了。

  这一个月来,顾晚风的礼貌善良和知书达理早已经被大家所接受并喜爱。

  这样一个对待每个人都非常的礼貌客气,而又温润如玉的少年,又有谁不喜欢呢。

  只可惜,此时的顾晚风早已经因为无法控制体内狂暴的力量导致晕眩过去,不省人事,并不知道大家为了他如此着急。

  随后小镇许多人都赶过来想要帮忙,只是他们都是普通之人,根本无法靠近顾晚风。

  “这怎么办啊!小风这孩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老天爷啊,这么好的孩子可千万别让他出事啊。”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这样……”

  “咳咳咳……孩子,你可不能有事啊!”

  “黄老爷子你可千万别着急,小风这孩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出事的!”

  “对对,这孩子心性这么好,一定不会有事的。”

  每个人都在替顾晚风祈祷,他们如今连靠近都无法靠近,这已经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而且每个人都没有离开,全部围在刘家小店的门外,看着昏厥在地上的顾晚风。

  只是没人知道,这个时候的顾晚风体内已经非常糟糕了。

  如果不抓紧时间救治,真的可能会走火入魔,到时候就回天乏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