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以有涯随无涯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610 2019.06.20 14:00

  听到陈先生的话,顾晚风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

  阳光带起细长的斜影,青衣少年越走越远。

  只是陈无士这三个字一直回荡在顾晚风的心头,他知道这个名字将来一定会响彻世间。

  初次见面,只觉得是一个气质出众的教书先生。

  可如今却着实不同,拥有浩然正气,又岂是常人?

  顾晚风唯一想不通的是,为何他偏要自己每日酉时去听他说书,跟他学习。

  毕竟自己跟他非亲非故,两人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自己也是偶尔会前去私塾,听一会教学罢了。

  普通孩童学习的书籍知识对顾晚风而言并无作用,他脑袋里的书籍知识太多了。

  也就如同陈无士所说,看的书虽多,但却未精。

  他是典型的贪多嚼不烂,多年来没有人能教他学识,只靠自己上下摸索。

  甚至最后连书本都被他翻烂,将内容铭记于心。

  或许正因为如此,起了些爱才之心吧。

  顾晚风并非觉得自己是才,否则也不会看了许多书,但许多知识都停留在表面了。

  但在这里,他读的书却是最多的了。

  而那些书,他并未带下山来,全都堆积在山上茅屋中。

  这回去短短的路途中,顾晚风思绪万千,想了许多事情,却发现一件都未曾想通。

  直到刘家小店之后,他才有了些许的明悟。

  世人都道无知好,因为至少无知不用考虑太多事情。

  可一旦知之,很多事情就截然不同了。

  此时正是饭点时间,刘老二、刘婶以及刘杜鹃早已坐在桌前等候顾晚风。

  见顾晚风低头从远处走来,刘杜鹃站起身喊道:“风哥哥快点,过来吃饭了!”

  听到刘杜鹃的叫唤,顾晚风才将混乱的思绪甩开,快步走进屋中。

  刘婶微胖的脸笑起来眼睛都眯在了一起,看着顾晚风道:“坐吧风儿,饭给陈先生送去了?”

  一月的时间,他们之间已经很熟悉了。每日相见之下,称呼也从小风变成了风儿。

  这是将顾晚风当成了自家人来看待,而顾晚风也没有抗拒之意。

  风儿这个名字,离青阳可是叫了整整十六年。可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听人叫过了……

  顾晚风坐下,接过碗筷,有些失神的道:“是,已经给陈先生送去了。”

  女人心思细腻,刘婶立刻发觉顾晚风心思不对,连忙问道:“风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刘老二和刘杜鹃一个男人粗心,一个年纪尚浅,都没看出什么问题,很疑惑的看着刘婶,为何会如此发问。

  顾晚风也是一愣,想来应是自己喜怒形于色,都放在脸上,被刘婶细心发现了。

  毕竟只是少年,涉世初浅,不太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

  在山上也好,在离青阳面前也罢,他不开心便是不开心,开心便是开心,一目了然。

  可离青阳也跟他说过,下山之后万事藏于心而不表于情,千言匿于魂而不表于口,万不可被他人看穿心思。

  否则会被人耍弄于鼓掌之间。

  刘婶当然不会戏耍他,更不会害他,只会关心他。

  但同样,这也是顾晚风的一个警钟。因为他更清楚,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对他不利,但唯独离青阳不会。

  所以离青阳的话,他始终放在心上。

  见顾晚风低头沉默,没有回答,刘婶更加确定一定是出事了,便有些着急的道:“风儿,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我跟你二叔一定会帮你的。”

  这时候刘老二也发觉不对劲,跟着点头道:“是啊风儿,有事说出来,二叔一定会帮你的。”

  刘杜鹃也跟着凑热闹道:“我也是我也是!风哥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顾晚风很是感动,恢复了心情后说道:“并非是因为我的事,而是陈先生的事。”

  刘老二疑惑道:“陈先生怎么了?难道是我做的饭菜,不和他的口味?如果是这样的话没关系,大不了换个人做饭就好了,这点小事我们还是能做到的。”

  顾晚风摇头,叹气道:“倒不是因为饭菜不合胃口,而是陈先生还有半年就要离开小镇了。”

  “什么?!”刘老二和刘婶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陈先生要离开了?”

  顾晚风点头道:“是,陈先生亲口说的。”

  刘老二失神的说道:“难道是我们哪里做的不好,令陈先生不喜了吗?没了陈先生,孩子们怎么办……”

  吃饭读书这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生活状态,小镇如今吃饭不成问题,可读书却是问题。

  没人不想读书,没人想当一个大字不识的人。

  陈无士来到小镇之后,小镇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改变。镇民们不论男女老幼,在文化学识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他是真正的做到了教化一方,一个人影响了一个小镇的学识。

  刘婶也是无力的说道:“有了陈先生,孩子们才能学习。可除了陈先生,又有哪个教书先生愿意来这里呢……”

  刘老二看着顾晚风,着急的问道:“风儿,陈先生有没有说因为什么要离开?如果是我们做的不好,现在改还来的及吗?”

  “陈师为什么要离开啊……我舍不得陈师……”刘杜鹃情绪低落,眼角泛泪,“难道是我们太笨了,令他失望了吗?”

  从陈无士来到小镇教书的第一天,刘杜鹃就是第一个到达听课的学生。她对于学习的执着,超过很多男生。

  顾晚风也没想到,他们居然把问题都想在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做的不好,一直在想着什么事情做错了。

  这点,倒有曾子吾日三省吾身的意思。

  可是陈无士这般心胸宽广之人,又岂会由个人喜怒来决定事宜好坏。

  只要他想教书,哪怕小镇的人都来驱赶他,他一样不会离开。

  这是一个师者的心志,坚如磐石,绝不可摧。

  陈无士是意在天下四方,教化各地百姓,将学识传播四海,鼓吹八荒,这般志向太过于宏伟,甚至顾晚风都不愿陈先生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庄子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人生短暂,以自己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做着无限的志向,这是伟大的也是美好的。

  所以顾晚风认真的对刘老二和刘婶解释了一番陈无士的追求,这才让刘老二他们放下心来,并非是他们做的不好。

  只是如此一来,他们更没有机会留下陈无士了。

  因为他们是尊敬陈无士的,既然这是陈无士一生之追求,更不可能阻止他。

  顾晚风见三人都沉默下来,只能说道:“二叔,婶婶,杜鹃,先吃饭吧。木已成舟,这半年来让孩子们多多学习。等陈先生离开之后,如果不嫌弃,我也可以承当教书先生,来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当然我没有陈先生那般学识渊博,教的知识属实有限。”

  但是,对小镇的孩子们来说,能读书识字已经很好了,更大的知识便喜欢自己摸索了。

  离青阳就是这么教他的,而顾晚风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去教孩子们。

  听到顾晚风的话,刘老二点了点头道:“陈先生大志,我们应当支持,这件事我会和大家说清楚。对风儿你我也放心,对孩子们来说只要能读书识字,已经很好了。而且,陈先生让你去他那学习,你可得好好学,千万不要辜负了陈先生的一番好意。”

  刘老二如今是把顾晚风当成自家孩子看待,自然是希望顾晚风能更好。

  顾晚风点头道:“放心吧二叔,我会的。抓紧时间吃饭吧,都要凉了,最近天可是越来越冷了。”

  刘老二点头道:“恩,吃饭吧。”

  音落,四人开始吃饭。

  这里虽有阳光照射,但毕竟温度很低,刚才还热腾腾的饭菜如今已经只有一丝温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