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放心他没事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158 2019.06.23 14:00

  顾晚风多年来看似心境平和,实则和身处环境以及修炼功法有极大关系。

  天寒山上万物平和,入眼之处皆是同色。没有欲望,也没有需求,是个世外之地。

  加上他所修炼的功法乃是道家功法《十二叹》,养气功夫也都是跟随道家一说。

  而道家功法又都讲究修身养性,认为大道无为,主张道法自然,对心境要求也是尤为明显。

  正是因为这总总原因,使得顾晚风的心境一直都很平和,从未有心魔一说。

  不争不抢,无欲无求,真的就是好事吗?

  物极必反,一个人没有欲望没有追求并非是好事,反倒是一件坏事。

  如若不是他真心喜欢练剑,以顾晚风这不争的性子,也很难去专心致志的把剑练下去。

  可喜欢不也是欲望的一种吗?正是因为喜欢,顾晚风的心中有了些许的欲望,想要将剑法练的更好。

  只是顾晚风这种修炼的方式,表面看上去无碍,实则是将内心的许多阴暗面都强压了下去。

  可压下去,并不代表它就真的消失了。

  反而这些阴暗面会彻底的蛰伏起来,在某一个契机给你致命一击。

  人之初性本善和人之初性本恶,这两者之间本就有着一个微妙的平衡,谁也无法得出最终的结论。

  可同样,欲望和争斗也是人类走向繁荣最关键的一点。

  如果失去了这些,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又在何处?

  顾晚风的经历可以说是一张白纸,他的知识要么是从书中看到的,要么是从离青阳嘴中听到的。

  除此之外,他已经没有其他获得知识的来源了。

  所以他的内心其实就是很透明脆弱的玻璃,轻轻一碰就碎了。

  恰好,陈无士的话就是这个契机,让他了解到了一些他从未了解的过的事情。

  往往许多事,看着毫无联系,相差十万八千里。可神奇的事,他们在某些方面居然真的有共通之处。

  顾晚风一时之间大脑的思绪太多,无数的记忆如同浪潮一般一股接一股的涌上来,扑打在他的脑海中。

  随后更是因为怒极攻心,彻底导致体内筋脉混乱,功力倒逆,才有了如今这个状况。

  如若不是顾晚风的基础很扎实,多次磨砺筋脉导致体内筋脉宽广坚固,没有被汹涌的内力所给摧毁。

  此时他的内力就像是被堵在大坝后的潮水,一旦决堤,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不尽快加以制止,他的筋脉尽毁便是早晚的事了。

  混乱的内力不停的冲击着他体内的筋脉,顾晚风的耳目口鼻开始一齐流血,真正的五窍出血。

  不远处的镇民们也看到了这个情况,都急的团团转。

  刘老二他们也知道不能等下去了,卯足了劲想要盯着狂风的侵袭去把顾晚风抱出来。

  可结果依旧是失败,狂风已经席卷在小店内的每一个角落,狂暴的如同一个小风暴,将屋中的一切都桌椅都绞的七零八落。

  伴随着这样的节奏下去,风暴只会越来越强大,然后将小店内的所有物品都绞成碎片,最后连顾晚风都不例外。

  没有人会心疼那些桌椅板凳,锅碗瓢盆,他们现在一心只在已经五窍出血的顾晚风身上。

  现在他的周围已经侵染满地的血液,光是这一点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小镇的每个人都怔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根本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眼看着顾晚风就要死在他们面前,每个人都无法保持平静了。

  场面开始混乱起来,大家齐心协力想要冲进风暴中心,但他们毕竟只是普通人,哪怕拼尽全身力气依旧无法靠近分毫。

  甚至许多人被这变得更加狂暴的飓风给掀飞出去,狠狠摔落在地上,半天没能起来。

  最开始刘老二收到冲击的那股力量还算是最小的,毕竟只是突然爆发出来。

  但随着时间的转移,这股力量就变得愈发强大了起来。

  眼看着顾晚风的血越流越多,所有人都开始变得绝望起来,他们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救得了顾晚风。

  小镇的每个人都是纯朴善良的,哪怕此时不是顾晚风,而是一个刚来小镇的人,他们都会竭尽全力去救治的。

  在这里,人命真要大于一切。每个人的生命,都很重要!

  “大家稍安勿躁,且让一让。晚风不会有事的,交给我就行了。”

  就在大家急躁不堪的时候,一个铿锵有力却又温文尔雅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能在这吵杂的环境下,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这个声音,小镇的人非常熟悉。这两年,他们可没少听他的教导。

  瞬间,大家吵杂的声音都禁止了下来,转过身看向一身水墨色儒服的陈无士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阳光似乎认准了他一般,照射着他的身影,正午的阳光带出一道斜长的影子。

  “陈先生好!”

  小镇中的每一个人对陈无士都很尊重,先是问了声好。可毕竟现在情况紧急,大家还是没能忍住。

  “陈先生来了,那您说小风没事,那应该是没事了吧!”

  “陈先生快救救小风吧,他现在留了好多血。”

  “是啊陈先生,快救救小风吧。”

  镇民们你一句我一局,场面顿时又吵杂了起来,但大家的心意却都是善良的。虽然显得很混乱,但也是彰显出大家格外焦急的心情,毕竟顾晚风的血如若再这么流下去,那可真是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了!

  虽然陈无士在他们眼中是一个教书先生,可刚才陈无士的话他们可是记在心上。

  陈先生可从不会骗人,既然他的话说出口了,那一定会做到。

  不论陈无士是否真正的做到了言行合一,但至少在镇民的眼中他就是言行合一。

  “陈师,你快救救风哥哥吧。他……流了好多好多的血!真的好多的血!”刘杜鹃跑到陈无士的身边,已经哭成了一个小泪人。

  她从未见过那么多的血,平常就算收个小伤也只是稍微流一点点血,哪里有五窍出血这般恐怖。

  而且这血还是从她风哥哥体内留出的,她甚至觉得风哥哥就要这么理她而去了。

  陈无士带着一脸微笑,和蔼的摸了摸刘杜鹃的脑袋道:“小杜鹃又长高了呀。你就放心好了,我说你的风哥哥没事,他就一定没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