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负重前行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121 2019.06.21 14:00

  世上纵有千般好,不如亲情伴在身。

  刘老二一家三口温馨的生活,虽然平淡却足够幸福安稳。

  他们没有为什么伟大志向,也没有什么惊人成就,可如果能相伴相依一生,又何尝不是圆满的一种呢。

  顾晚风低头吃饭,并不言语,默默听着三人的对话,一言一语无一不透漏出亲情间的温馨感。

  哪怕言语间都透漏出一丝对于陈无士要离开边镇的遗憾,但彼此之间的言语却都是在相互安慰。

  对于亲情,这无疑是顾晚风十几年来无比渴望的事情。

  人非草木,皆有父母生人。可是他却从未见过自己父母,直到如今他连自己的出生都一无所知,这也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他不想逼离青阳说出这个消息,因为他明白,如果不是心有苦衷,以他们的关系也不会藏着不说了。

  想到这里,顾晚风的情绪便有些低落。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有没有可能再度见到自己的家人了。

  而这也是他真正想要下山,走遍天下的原因。

  如今离青阳不在了,是生是死顾晚风不清楚,也没人清楚。

  也就是说,他唯一的亲人可能都已经不在世间了,这对还只是少年的顾晚风来说,是非常残酷的事情。

  可是他却又不得不接受,因为木已成舟,谁都改变不了。

  一顿饭结束,一桌四人的情绪可谓是顾晚风来到边镇之后,吃的最低沉的一顿饭了。

  以前的饭桌上无一不是欢声笑语,今天却变成了唉声叹气。

  就如同陈无士所言,天下并无不散之宴席。

  他本就非边镇之人,更非边镇能留下之人,这些孩子能够得到陈无士的教诲已然很幸运了。

  在陈无士的影响之下,小镇每个人的思想都有所改变,哪怕刘老二从小大字不识的人,现在也堪堪可以读书写字了。

  这是边镇的幸运,而陈无士就算是离开,同样是边镇的幸运。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陈无士或许不是真龙,但也绝非池塘能够留下的。

  边镇这个地方,甚至连池塘都算不上,实在是偏僻到无人前来的地步。

  也只有像陈无士这种不在乎远近,不在乎地域,不在乎贵贱,心存教化,一心传播知识的人才会来到这里。

  只能说,方才和陈无士的一番对话,是真正震撼了少年的心。

  一个人的心有多大,那么他的世界才能有多大。

  顾晚风一直认为自己不争不抢,也没有太大的欲望。

  唯一想做的便是练好手中的剑,走遍大好河山,然后再寻找自己可能还存在的家人。

  除此之外,并无他念。

  许多少年都是立志要做那统领万军,威风凛凛的将军;也有少年想要成为逍遥四海的游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同样有少年想要成为一方富甲,一辈子荣华富贵。

  这便是人各有志,天各一方。

  每个人的想法都大有不同,顾晚风的想法就很简单,在太平的世道中,有一方田地足矣。

  他一直不懂,原来他活在的并非现实,而是书中。

  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不过是梦幻泡影罢了。

  直到陈无士的三两句,说出世间现状,才令顾晚风大梦初醒。

  如今这大好河山,河山虽是河山,却并非是大好。

  许多人被逼无奈,大胆之人亡命成匪,投入绿林。

  而更多的却是没有胆量的寻常人,他们无法逃脱被奴役的命运,别说活的安稳,甚至连口饱饭都吃不上,连个好觉都睡不成。

  吃不饱饭,生不安稳,这哪里是太平天下,简直比乱世更令人心寒。

  他也能明白,为何陈无士要选择颠簸一生,不顾一切要去天下四处传播知识了。

  如果一直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天下将会变成无知的天下,而人也会变得更加无知,甚至会退化成更原始的状态。

  越是如此,顾晚风就越是感到陈无士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从未有人让他去肩负重任,他也并非大秦朝廷中人,却是他自己将担子担在身上,负重前行。

  他负的重,是中原百姓的重!是天下贫苦人的重!更是无数亡魂的重!

  战争之下已然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拥有多少的亡魂。而他们的内心,无一不是希望天下早日太平,家人能够拥有一个安稳的环境生存。

  没人喜欢战争,战争只是无奈之下的拼死一搏罢了。

  吃饱穿暖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却如此的难以实现。

  朝廷的不作为,甚至是助纣为虐,实在是令人心痛。

  可哪怕背负此重,顾晚风却不见陈无士的脊梁有丝毫的弯曲,反倒无比挺拔,无比伟岸。

  再重的担子,也压不倒他陈无士。

  也是此时,令顾晚风突然想起那背脊总是佝偻的离青阳,总喜欢一个人喝闷酒,说一些很奇怪的话。

  按理来说,一个剑客的背脊不该如此佝偻,似乎天在压着他的身躯,让他无法挺直。

  剑客本就该有斩杀一切的态度,心中无所畏惧,才能一往无前。

  更何况离青阳这般绝世剑客,他本应该是傲如苍鹰,如远山上冰雪般寒冷的人。

  但最终为何变成了一个酒鬼,终日不修边幅,以酒为伴,背脊越来越弯,眉间也越来越愁。

  以前顾晚风从未想过究竟为何,因为他不懂。可如今他却突然想起,觉得有些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离青阳每次和他叙说一些故事,他是真当成故事来听。

  有时候也会气愤填膺,恨不得提剑杀他个片甲不留,可那毕竟是故事,当不得真。

  可如今看来,或许这些故事并非是假的。也许,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吧。

  甚至,可能他的人生就掺杂在那些故事之中……那些他曾经嘲笑过,也曾经愤怒过的故事中。

  只是……难道离青阳的身上,真的背负着不为人知的重担?一个很重很重的担子。

  否则,又有什么能够让一个剑法超然的剑客,不知不觉的腰背佝偻起来呢?

  就在这时,刘家小店内突然袭来一阵冻彻骨髓的寒风,令屋中的刘家三口不由都是一阵寒颤,心道这天居然又冷了许多。这才十月多的时间,却要比往常腊月更冷,看来得多再多穿件衣服了。

  而他们却没注意到,独自坐在一旁的顾晚风眼神是越来越奇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