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一剑刺向太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398 2019.06.13 14:37

  平凡和伟大的差距在哪,这始终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伟大的人其实也平凡,因为心系天下,胸怀宽广,所以伟大。

  平凡的人也伟大,一方福田,皆在方寸。种得一方田地,养得一方平安。

  没有平凡的经历,就不能产生伟大的成就,只有却身处地的感受平凡,才能走向真正的伟大。

  古圣人庄子曾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他拒绝了楚王使大夫的邀请,宁愿放弃做楚国的宰相,而只愿做个平凡人。

  很多人不能理解,宰相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庄子为何会拒绝。

  这就是世人与庄子的差别,能够坚守住自己的内心。

  庄子曾把自己比喻为一棵树,一棵坚守自己心灵的树。

  而只有做个平凡人,才能真正坚守自己的心灵。如果他当上宰相,便不再平凡,那他还能做一棵坚守心灵的树吗?

  对于伟大平凡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而是在于行事,也在于内心。

  大智若愚便是如此,平凡的生活中能够拥有足够的时间来三省吾身,使自己能够拥有锐利的眼光和更加睿智的头脑。

  生活的本质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消耗,没有足够的自我来维持漫长的生活,就会很快厌倦生活。

  尤其是那种日复一日的生活,你会觉得每一个微笑,每一个手势都似曾相识。

  你遇见的每一件事好像都曾见过,生活成了无聊的循环,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重复,无穷漫长。

  但如果有了足够的自我,你会发现一切都不同了。

  我们没有办法决定自己在哪里出生,也不能决定谁会离开,谁能留下,甚至能做的决定很少很少。

  当时代的车轮碾过,谁都无法螳臂当车,但每个人做出自己的选择尚有腾挪的余地,可以为自己作出选择。

  顾晚风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也一直过着很平凡的生活。他没想过成为伟大的人,因为伟大需要放弃很多。

  他只想就像现在这样平凡着,练剑看书,然后走出去看看,看看这个偌大的天下。

  书中的世界太大,也太神奇,描绘的事物令顾晚风一直都很向往,但他知道自己还没能力下山之前,却也不会高瞻远瞩。

  所以顾晚风一直在努力充实自己,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些事情,不亲眼看看,总归是一个遗憾。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两者皆有才能组成真正的人生。

  这十几年来,他从来的生活都是极其单调,连色彩都是单调的极致,白色的世界给人带来的感觉只有寒冷。

  没感受过阳光的人,永远不知道阳光有多温暖。哪怕书中描写的再完美,依然不知道。

  如今他下山了,当真正站在朝阳下练剑的时候,顾晚风感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希望和未来。

  每天的朝阳,代表着是无尽的希望,代表着新的开始。

  一瞬间内,顾晚风感觉自己停滞许久的剑术居然又有了些许的提升,心境的改变让他的剑术也变得更加圆润。

  虽然现在的提升还小,但他相信持之以恒会将这细微的改变彻底的扩大起来。

  挥剑的速度依旧很慢,追求极致的稳定,把力量控制到微毫,每一次都是用劲全身的力量。

  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的刺激体内的筋脉和肌肉,把身体的每一寸力量都掌控好。

  兵器,手足之延伸。想要练好兵器,首先要能够掌控好身体的力量,如此才能将手中武器发挥到极致。

  练武不能着急,要讲究水到渠成。就如同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火候到了,功夫就练成了。

  所以顾晚风能用十年的时间打磨基础,练习最基本的肌肉锻炼,拳术和剑术也都是最平凡无奇的。

  可最平凡的,往往也是最难练就的。江湖上的那些绝学武功,无一不是从基础秘籍翻新更改而来的,一切都无法脱离基本。

  真正的打好了基础,才能走的更远。

  顾晚风很钟爱剑法,所以他对剑法的野心很大,他不想只学别人的剑法,而是想终有一天能拥有一个自己独创的剑法。

  创新都是很难的,江湖中武功秘籍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真正出名的功法却并不多。

  否则也不会总出现为了一本武功秘籍,便闹的整个江湖血雨腥风。

  不知不觉,顾晚风站在这里已经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很短,但此时的顾晚风早已是满头大汗,甚至连手臂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人可以偶尔的紧绷身体,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但如同一直都保持紧绷的状态,便会很累很累。

  更何况要把力量控制在微毫之中,传递在剑上,再以极其稳定的状态挥出,这对身体的要求是非常之高。

  他每挥出一次剑,都是对自身体质极限的一种挑战。

  此时的朝阳已经不再是刚刚之前那般只有微茫了,如今已经开始变的耀眼,令人无法直视,照耀在整片大陆之上。

  顾晚风一剑再度挥出,更像是刺向太阳。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小镇每家每户都已经深入骨髓的作息时间,所以这个时间大家便都开始起床洗漱,准备劳作了。

  最先从屋里出来的不是刘老二,反而是刘杜鹃这个小姑娘。

  带着丝丝倦意从屋中走出,看着黄泥院内朝着太阳站立的少年,刺眼的阳光令她有些睁不开眼。

  刘杜鹃就这么看着少年,顶着阳光,满头大汗,却依旧孜孜不倦的朝着天空挥出手中之剑,一次又一次。

  不知不觉,她竟有些痴了。

  在她眼中,顾晚风本身就长得清秀,此时专注练剑的模样,又更加在她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象。

  只是挥剑的速度这么慢,能有什么效果呢?而且,看他的样子还很吃力。

  刘杜鹃稍微靠近了一些,好奇道:“顾晚风,你这是在干嘛?是在练武吗?”

  顾晚风没有回头,也没有点头,目光依然专注,回答道:“练剑。”

  刘杜鹃瞪了瞪眼睛,似乎想看出点什么,问道:“可是你这样的速度练剑,有用吗?能练出什么啊?”

  顾晚风回答道:“有用,这是我多年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练剑方式。”

  刘杜鹃俏丽的点了点头,说道:“哦,那好吧。看你这么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顾晚风回答道:“不用,一会就练完了。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一个时辰是最好的时辰。”

  刘杜鹃不懂这些,但也读了点书,知道一些知识,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继续练着,我去做饭。待会让你尝尝我做的粥。”

  顾晚风呼了口气,说道:“那就多谢杜鹃姑娘了。”

  刘杜鹃开心的笑了笑道:“你果然记住了我的名字。以后叫我杜鹃吧,大家都这么叫。”

  顾晚风说道:“好。”

  于是姑娘往隔壁的炉灶走去,开始生火做饭。少年继续练剑,一剑一剑刺向太阳。

  阳光照耀在两人稚嫩的脸上,一个目光坚毅,一个笑面似花。

  如诗如画,令人痴迷,与阳光相伴,以黄泥为景,场景似乎定格在这一刻。

  平凡而耀眼,应该描述的就是这般场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