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上善若水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226 2019.07.12 14:00

  顾晚风愣在原地,看着猫妈妈带着小猫咪晃晃悠悠的朝着远处走去,而猫妈妈的脸上明显有着一副欣慰的表情,看来对小猫咪的表现很是满意。

  在这一刻顾晚风突然有一种母爱伟大的感触,对于他这个从未接触过母爱的人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虽然它们并非人类,可是猫妈妈的这种亲身教导的做法,却是触动到了顾晚风。

  寻常人家孩子的启蒙之人可不就是父母嘛,或许只有像他这样的另类才无法感受到这种母爱吧。

  悲伤的情绪总是不请自来,有些时候人也是足够矫情,看到一方景象能够生情,看到一处人情也会感伤,现在顾晚风就有些难过了。他也想和普通人家一样,有父母在旁,有师父教导,能够吃饭读书学习,这样的生活多美好。

  可是他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过父母的陪伴,他没有一个欢乐的童年,只有一个永无止境修炼学习的过去。如今师父也离他而去,只能独自一人下山,这种孤独感是源自于内心,别人根本无法感受。

  陈无士望着天空,耀眼的阳光根本无法令他的目光有丝毫的变动,只是就这么静静的站立着。顾晚风则在一旁低着头,沉思着什么。场面瞬间又安静下来,两人都不是话多之人,该沉默的时候自然沉默,或许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吧。

  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众人皆知,可能够做到之人却是少之又少,至少顾晚风知道自己做不到,就算是他的师父离青阳都做不到。他知道唯一能够做到的人,便是陈无士,他是真的每日都去反省自身的不足之处,然后加以改进。

  可以说顾晚风每日的功力都在长进,而陈无士却是每日的心境都在有所增长。这两者之间可谓根本不是一个层次,陈无士提升一丁点的能力也要比顾晚风如今提升一大截功力都要多太多。当人一旦迈入某一个层次之后,才会发现很多以前没有发现的东西。

  如今的陈无士就是就这猫妈妈这件事情联想到自身的教育大业上,是否能够以此来改变自己的教学方式,那究竟要如何以身作则,以身教学呢,这是他在思考的问题。而顾晚风只是感到有些震撼,震撼之后便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更多的却是随之而来的悲痛了。

  这就是两人的经历,心境以及思想的不同,一件事情所造就的结果大多是不同的,可有些时候也正是一些极其平常的事情,改变的是很不平凡的人。

  陈无士的教学一直都是跟随着古人的脚步,但很少有真正的创新所在,更是没有过所谓的以身教学。学生若有不懂的问题,他大多数也都是一字一句的解释给他们听,可如果用行动来解释是不是效果会更好一些?他不怕麻烦,怕的只是学生不懂。

  想到这里,陈无士也是灵光一闪,有很多的知识其实用语言很难去表达,那他不如以自己为基本然后做出来给学生们看,这样不就能够更加明确了当的让他们了解其中的涵义吗?这就和猫妈妈的举动是一样的,它并非是待在原地告诉小猫咪该怎么说,也并没有直接将其带下来,而是亲自上前表演一番,告诉小猫该如何去行动,瞬间便一目了然。

  小猫咪看懂了猫妈妈的举动,所以它放下心来知道并没有太大的危险,然后有模有样的模仿着它妈妈的举动,轻松的一跃而下。这就是教导的威力,让小猫咪放下了心中的恐惧,迈出了这样的一步。

  或许这一步对于他们人类来说不过就是极其简单的一步,可对于小猫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于是有幸成为小白鼠第一人的便是站在一旁的顾晚风,正好他今天来的够早也遇见了这样的一幕,这第一个感受的自然是他了。

  不过顾晚风对此可没有丝毫的抵抗,甚至能够成为陈无士手下第一个体验之人他还倍感荣幸。毕竟这种关乎于教育的事情,有幸参与者那可是少之又少了。

  原先陈无士只是在言语上告知顾晚风的剑法有何不足之处,要如何进行改变,但今天他直接削了一柄木剑,亲自将剑法展示出来。

  练功讲究一个意境,哪怕顾晚风的悟性的确很好,可真要单单只是从言语中就能够找到自己的不足也实在太难,毕竟有些话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有当陈无士亲自将剑法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顾晚风才是真正的恍然大悟。

  这一招真可谓是进可攻退可守,攻有余退有势。

  同时顾晚风也是在内心感叹陈无士的强大,他居然真的能够将自己的剑法展现出七八分相似,若非他没有心法配合,这剑法真就是一模一样了。

  这是很恐怖的记忆了,能够将他人的武学套用过来并且如同真的一样,谁敢遇见这样的对手?

  而且如今陈无士可不仅仅只是模仿,而且还是加以改进,使得一剑接连一剑之间,能够感觉到一股连绵不断的磅礴力量,甚至顾晚风在面对陈无士的时候,就好像在面对一个阴晴不定的大海。时而平静无波,时而波涛汹涌,令人防不胜防。

  这种意境更是建立在顾晚风原先的剑术上又加以改进,更加的变幻多端。要说以前是寒芒一点产生极致的速度,一往无前。那么现在就可以随意的进行转换,一剑无法制敌之后不会和原先一样破绽大开,反而就如同一波接着一波的浪潮可以抵挡对方的攻击,从容退开。更甚者,还能将如同前浪后浪般一股一股的继续攻击,连绵不绝。在这样的大势之中,甚至还要去防备那突如其来的寒芒一点,如若防守不慎,便是一剑封喉。

  陈无士所改进的剑法其实并无杀招,可顾晚风的这套剑法却是杀人剑法,两者一相映衬便变得诡异莫测了。

  而顾晚风也不愧是剑道中的天才,陈无士仅仅亲自演练了一遍,他就记得八九不离十了。

  本身便是他所修炼了多年的剑法,再加以改进也不会脱离其宗,所以顾晚风上手极快,真正的水到渠成。

  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加上陈无士的亲自指导,使得顾晚风的进展速度极快。等最终练完收剑之后,已经是数个时层之后了,此时都已经来到午时吃饭的点了。

  顾晚风收剑之后,朝着陈无士抱拳弓腰道:“多谢先生指导,学生莫不敢忘。还请问先生,这一招名叫什么?”

  陈无士背持木剑,风轻云淡道:“此招名叫,上善若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