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奇怪的铁匠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222 2019.07.02 14:00

  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精力充沛的年岁不会再重新来过,就像一天只能有一个早上。年轻的时候要勉励自己及时努力,否则岁月是不会等人的。

  顾晚风知道自己只有半年的时间跟着陈无士学习,所以他需要紧紧抓住每时每刻。自从和陈无士交流过后,也算是彻底坚定了顾晚风想要跟随他学习的心。半年之后他就要离开,更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见,这让顾晚风更加勤奋努力。以前埋藏在心中的许多疑问,也都渐渐的迎刃而解了。

  跟着陈无士学习,顾晚风感受到的是身心上的修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在陈无士的身边,顾晚风觉得自己的内心愈发平静,仿佛连最后意思的焦灼都消除了。最后也忘记了所谓的半年时间,只是静下心来学习知识。

  这段时间来,他依旧寄宿在刘老二的家中。早上会去小店里帮忙,临近中午的时候刘杜鹃都会来找他学武,甚至到了后面,镇上的许多少年和青年都跟着刘杜鹃一起想来学习,对于这点顾晚风是来者不拒,只要想学的他都愿意教。当然,时间只有半个时辰,中午忙完之后顾晚风是要跟着陈无士学习的,而这个时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

  在学习的时候,刘杜鹃也会经常跟着顾晚风一起,美名其曰是也想和陈师多学习学习知识。

  顾晚风能够感觉到陈无士的教导和离青阳那强硬的态度完全不同,他的态度很温和从不会勉强别人去做些什么。可顾晚风在面对他的时候,却始终不会出现逆反的心理。在顾晚风十三四岁的时候,他曾经很多次的和离青阳吵过架,因为他很讨厌离青阳总是逼迫着自己做些什么事情。对他来说,能够这么多年来始终坚持不懈的打磨基础,其中一半是他靠自己的意志力,另一半便是离青阳的狠心了。如果没有离青阳的强硬,也许顾晚风根本就坚持不下来。

  而陈无士和离青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他永远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从他嘴中说出的话就仿佛是至理名言一般令人信服。没有一丝强迫性,也找不到丝毫逆反的心里。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陈无士这般永远温和的态度,脾气再暴躁的人都找不到生气的机会。再沸腾的热水迟早也会变凉,可如果一直浸满在温水中,那便会被温水同化,一样变得温和起来。

  最近顾晚风练剑的时候都有一种被同化的感觉,也是这个时候顾晚风才意识到陈无士的恐怖之处。他能够在无形之中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令你防不胜防。以往顾晚风的剑法一直都是很极端的锋利,他练剑的方式也同样是极其的极端。别看只是简单的挥剑,可当他真正全力挥出的时候,这把剑就可以斩断一切的根源。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极其偏执,一旦动起手来那是一往无前的锋利。可如今的剑法中却少了一丝锋利多了一丝柔和,没有那以往的偏执。

  这两个月来,陈无士虽然没有指点过顾晚风剑法,但却多次观看顾晚风练剑。他能够看出,顾晚风的剑法其实是用来杀人的。

  没错,顾晚风虽然没有杀过人,可他的剑法的确就是杀人的剑法。简单,却又恐怖。当剑速快到一定程度之后,便是封喉无血。但这个剑法却从来没有派上过用场,同时也是只得其形不得其意。因为顾晚风的心中没有杀意,而杀人的剑法又如何能没有杀意?

  陈无士一眼便看出这套剑法的不俗,绝不是寻常人能够教出来的剑法。在这点上就能够看出,顾晚风的师父极其不同,甚至可能是一个超级强者。不过他没有把思绪放在这上面,而是在考虑如何让顾晚风的剑法能够有所更改。至少要符合他现在的心性,否则一旦走了出去,手上又要沾满鲜血了。

  对陈无士来说,这个世上如果能够少点鲜血那便少点好了。他实在不愿意再看到世界再有过多的杀戮,可有些时候这个世界偏偏又喜欢跟他开玩笑。

  其实如今剑法的变化对顾晚风来说是有好处的。至刚易折,上善若水,这才是最接近道的一方面。这世上不是没有固执到极点的人,但这样的人却往往走不了很远,而且最后也是不善而终。

  对于这点顾晚风没有什么心思,因为他练剑只是为了练剑,不是为了杀人。但是不是为了救人,他其实也不明白。甚至顾晚风都不知道自己第一次拿起剑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他只知道,从自己记事开始,就是打心眼里喜欢手中的这把剑,哪怕它很破旧,哪怕它很迟钝。

  不过说到这把剑,顾晚风便想起了前两天的一个事情。

  其实他早就知道,在边镇的最边缘处有一间铁匠铺,不过他只是路过几次,从来没有进去过。铁匠铺如果放在中原里是随处可见的,因为如今的大秦重武,那么武器绝对是重中之重。可在边镇就不同了,边镇这种小地方根本就用不上武器,因为在顾晚风来到这里之前根本就没有人会武功,也自然用不上武器。那么铁匠铺的存在,顶多就是打造打造菜刀之类的器具。

  顾晚风也问过刘老二这家铁匠铺的情况,但他却是听的一头雾水。按照刘老二的话来说,这个铁匠铺的铁匠其实也是个外人,不是边镇本地人,大概是在十几年前来到的边镇,来到这里之后自己找了个地方开始整日打铁,他们去找这个铁匠说话,他却永远不搭理人,只是埋头打铁。

  这个人是个怪人,因为他的铁从哪里来的没人知道,火为什么永远都不会熄灭,他打的铁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又为什么一直都在埋头打铁更没人知道。最后大家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身体壮硕的聋哑人。因为他听不见也说不了话,但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就直接去找他,他居然也会帮忙。

  就好比你家的菜刀迟钝了或者坏了,你把菜刀放在他的面前,第二天他就会在原来的位置上放一把崭新的菜刀。他从来不需要什么报酬,小镇的人却也不是受了恩惠不回报的人,便经常往他那里送一些采摘下的新鲜蔬菜。

  于是这种场景就这么持续了十几年,一来二去小镇的人也就习惯了这个聋哑大汉的存在了,慢慢也将其当成了自己家人。

  可就在前天,顾晚风遇见了这个聋哑大汉,并且这个人还开口跟他说了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