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星空璀璨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520 2019.06.09 12:28

  天门,谓北极紫微宫是也。

  北极紫微宫在道家中又被称之为中天北极紫微太皇大帝所居之所,乃帝王之门。

  无论是离青阳,还是各大门派掌门、长老,包括遍布云山上下的江湖人士,他们都从未见过天门。

  这从来都是在传说中的神秘之所,今日出现在众人眼前,真叫人无法置信,这天地间居然真有此神秘所在。

  难道跨过这道门,真的能够羽化飞升,登极成仙?

  数百年来,只有两位经天纬地之天才打开了这传说中的天门,而今日再又添一员!

  望着凌空而立,站在天门前的离青阳,众人眼中有着说不出的震撼和崇拜。

  武林中人,都在追求各种武林秘籍,神兵利器,为了破四境,成三道,成就绝世高手。

  这已是他们的最终梦想,但殊不知真的绝世高手,他们所追求的早已不是民间利益,而是真正的破镜。

  天门出现,这是众人亲眼目睹的,做不得假,这就说明离青阳真正的走在了许多人的前面。

  其实在暗中,有着无数的隐世高人也在默默观察着,当天门真的出现在世人眼前之时,没人知道他们心里作何感想。

  真正的绝世高手,都是隐而不露,追求那武学的最高境界,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

  离青阳也是这几年才骤然出现在江湖之上,主要原因便是剑道遇到瓶颈,想要更进一步。

  相比于所有人的震撼不同,只有离青阳自己清楚,这一步果然太难,难倒了无数的绝世天才。

  别看他现在看似状态不错,可刚才那一剑却已经用出了他所有的精气神,现在这一刻他早已是强弩之末。

  而且,天门其实并非真正的开启,而是属于半开的状态。

  不过却是被离青阳真正的从虚空中斩了出来,露出了它那绝世的姿态。

  只可惜,并不能维持多久,而离青阳并不能真正的踏入其中,现在的他能否继续的活下去,也是一个问题。

  天门的出现,那剧烈的压迫噶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离青阳的心脉,他知道想要踏入这个门,太难。

  但那又怎样?这世间,能逼出天门的又有几人?

  离青阳从不认为自己是天才,反而他的天赋其实并不好,和那些真正的绝世天才比要差了不止一筹。

  但今天站在这里的是他,一剑开天门的也是他!

  天赋和努力,向来不成正比。

  他练一年的剑,不如那些天才练一个月得到的成就高。

  但没关系,笨鸟先飞这一直是离青阳的信念。

  既然他活了下来,那就不能白活。

  望着面前耀耀生辉的天门,离青阳笑的很张狂,今天不论是生是死,我也要试试。

  这半开的门,也足够了!

  一剑在手,天下何事不可为?

  踏入天门,够了。

  于是原本内力已空,而导致面色苍白的离青阳,脸色居然再度红润起来,周身也的衣袍也再度鼓荡起来。

  这说明他的内力居然又再度充满全身,当然并非他的功力真可以瞬间回复,否则他早已经天下无敌。

  而是他真的开始拼命了,不死不休。

  顶着无尽的压力,离青阳浑身都在颤抖,整个人就像是一柄朝天而立的剑锋,然后缓缓向前踏出一只脚,内力的激荡声已然是雷声阵阵,轰隆作响。

  在众人的睹目中,安静的天门中突然散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光芒,瞬间照射在所有人的眼中,造成了短暂的失明。

  数秒钟之后,当众人的视线恢复之时,空中早已没有了天门的踪迹。

  而如同剑仙般凌空而立的离青阳,也消失不见。

  ——————

  九月初九,云山之巅。

  剑魔离青阳,一剑,开天门!

  这件事早已成为了传说,成为了无数江湖人士口中相互传递的话题。

  而剑魔的威望,早已经超越了剑神洛九千,成为众人心目中最强的剑客。

  只是那天之后,离青阳却离奇的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并且再也没有出现。

  如今一年已经过去,也丝毫没有离青阳的消息。

  而更多的人则是愿意相信,离青阳是越过天门,羽化成仙了。

  但具体究竟如何,也没人能说个大概。

  而就在同一天,秦大帝秦归海宣布闭死关,不破境不出关,传皇位与大皇子秦王权。

  这可谓是彻底的震撼了整个天下人,秦归海居然放弃了皇帝的高位,选择闭死关!

  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他的举动,却是彻底带动了整个江湖练武修炼的狂潮。

  剑魔开天门,秦帝闭死关,随后更有无数的大人物宣布闭关修炼,使得江湖愈发沸腾起来。

  引起了一度的练武狂潮,大秦本就是以武为尊,此后更是狂热起来。

  无数年轻的天之骄子也接踵而至,出现在江湖之中,行侠仗义。

  整个江湖,因为离青阳和秦归海两人彻底的动荡了起来。

  只可惜了一直等待在寒山的顾晚风,却再也没能等到这个邋遢的老酒鬼。

  他可不管这个江湖如何,他只在乎老酒鬼能不能回来继续喝酒打屁了。

  在这渺无人烟的寒山之地,顾晚风仅靠着最后的干粮撑过了一年。

  老酒鬼始终没有出现,他便离开了这待了整整十七年的地方。

  没有了老酒鬼说话打屁,本就喜爱沉默的顾晚风,整整一年没说过话了。

  他的世界里,只有看书,练剑,然后继续看书,练剑。

  老酒鬼没有回来,这是最糟糕的结局,顾晚风自然难过,他早就将离青阳当成自己的父亲看待了。

  他从来没有下过山,自然也没有接触过人,唯一接触的只有老酒鬼。

  除了老酒鬼的那些藏书,他没事还会和自己聊一些江湖过往,倒也知道了一些人物,一些事迹。

  包括他的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当年的风花雪月,说起来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而且还有炫耀的意思,他脸皮可比那城墙还厚。

  当初为了一个风月女子,他也曾横眉竖剑,盛气凌人。也曾夺人所爱,风流倜傥。

  离青阳年轻时候算的上是一代天骄,和现在的邋里邋遢可极为不同。

  类似于这种故事,顾晚风十几年来几乎没有听过重复,这说明离青阳的过往的确很丰富。

  他问什么,离青阳都能够回答,但独独对自己的身份和家人只字不提。直到现在,顾晚风也只知道,自己是个汉国人。

  除此之外,他一概不知。

  但家人是否还活着,他还有哪些亲人,老酒鬼从来不会回答。

  一遇到这个问题就逃避,直到最后顾晚风也放弃了,老酒鬼虽然话多,但嘴却实在是严。

  现在老酒鬼不在了,山上也没有存粮了,顾晚风也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要说他不想离开那是放屁,在这个鬼地方带了整整十七年,再让他待下去,恐怕也得疯了。

  于是少年穿着略微泛白的青衣,带着一件换洗衣裳,拎着一柄锈剑,别着陈旧酒壶,彻底的离开了这里。

  少年走了很远的路,从天亮走到天黑,再从天黑走到天亮,直到下一个月亮出来的时候,顾晚风才总算走出这天寒山脉,看见一个小镇。

  对小镇的第一眼感觉,就是很破旧,很多房屋都是由泥巴堆砌而成,外围的黄土院墙都比较低矮,顾晚风觉得孩童都能轻松的跳过去。

  当然,这里再破旧,也比自己住的茅屋要好。不过那整日摇摇欲坠的茅屋,却也坚持了许多年。

  望了望天空,此时天色已晚,星空璀璨。少年迈着脚步,走进了小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