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也曾登过高山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2267 2019.07.14 14:00

  越是内心平静之人,便越是强大。当外界事物已然无法触碰到他内心深处之时,他便已是无敌于天下了。所以,只有心中强大那才是真正的强大,面对死亡毫无畏惧,面对一切都将会漠不在乎了。面对这样的人,大多数人都会感到一种源自于内心的恐惧,因为他对一切都是漠然的,都是无情的。

  陈无士是这样的人却又不属于这样的人,可以说他的内心已经强大到一种让人惊骇的地步。这可以是实力高强带来的自信,也可以是知识渊博,游历之广所带来的自信。人一旦有了绝对的自信,那么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够保持着绝对的淡然。

  只可惜顾晚风知道,陈无士并非是没有破绽。他自身的强大是毋庸置疑,可毕竟也只是独自一人。他将目光,将梦想放在天下,放在百姓,这就注定了他无法成为一个逍遥天地的人。看起来他很轻松,可实则他内心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这大概也是为何他会甘愿从京城离开,继续行他这遥遥无期的教化之路。

  在这一点上他又不如离青阳了,因为离青阳就是这样一个逍遥自在的人,这天下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拦他的脚步。唯一的,那便是顾晚风了,一个如同他亲儿子一般的人。可是最终,他还是抛下了顾晚风,独自一人去开那天门。从古至今,开天门者少之又少,能成功者寥寥无几,就算成功也都是一去无返的结果。所以从他决定好的那一刻起,这就是一条不归路,无法回头之路。

  看着面前的陈无士,顾晚风的眼前忽然一阵恍惚,感觉瞬间多出了一个人影。这是一个在相貌上、气质上乃至于实力上,都不输于陈无士的人。他们两人相邻而站,一个环抱持剑,一个背负木剑,尽皆望向天空,似乎天上有什么极其值得他们关注的事情。同样的是,两人的背脊都是一样的挺拔,胸膛都是一样的开敞。

  顾晚风的心跳居然开始剧烈的跳动,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人的身影,他也不会忘记这个身影便是自己一步步看着佝偻下来的,头发也是一天天愈发苍白的。这个人就是他的亦师亦父之人啊,也是养了他整整十七年的人啊。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挺拔的背影,因为这才是一个绝世剑客的背影,这才是属于剑魔的风华。

  当初离青阳跟他说过自己被江湖人称为剑魔,顾晚风还笑了许久,觉得剑魔这个名讳不适合离青阳,毕竟他又不是魔又怎么能称为魔。可他不知道的是,离青阳只有在他的面前不是魔,可他在外人面前就是真正的大魔头。谁见到他不会害怕?他的剑下,可没有不能杀之人。

  “师父……”顾晚风不自觉的喊出了声,眼泪更是夺眶而出,哽噎道:“师父,你终于回来了……”

  话音刚落,这道身影便转过身来。这张面孔已经不再苍老,皱巴巴的皮肤也都消失殆尽,苍苍白发也已经变得黝黑发亮,似乎整个人再次的升华了一般。这个面孔,顾晚风是如何都不会忘记,他可以忘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唯独不能忘记养他育他的离青阳。

  可还未等顾晚风说些什么,这道身影便冲他微微一笑,随后更是如同泡沫一般瞬间消散于天地间,无影无踪。

  顾晚风顿时愣在了原地,伸手似乎想要抓住这消失的泡沫,可却只是无用功罢了。那泪水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他的思想。原来师父没有回来,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罢了,不过都是些梦幻泡影,转瞬即逝。

  可他不知道,刚才就在他看不见的角度中,陈无士冲着那消散的身影面带微笑,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在向其示意。

  顾晚风还是不能理解何为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都在乎于内心,在乎于思想,在乎于自身。刚才那道身影,究竟是不是梦幻泡影并不重要,而在于顾晚风能否理解。此时的他以为都是幻想,或许等他有一天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会明白这并非是他幻想出来的了。

  陈无士转过身来,看向呆立在原地的顾晚风说道:“风儿,就如同我之前所说过,人生之事总是离奇诡异的。你无法掌控下一秒,也无法掌控上一秒,因为变化总是超出计划的。我今天便要离开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学习能力很强,我能教你的不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将来在外,一定要记住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不过你更要记住,一切事情皆以自己性命为主,若当真遇见你的性命不保时,什么江湖道义,什么礼义廉耻都可以抛诸脑后。你和我不同,你的路会很艰辛,所以一定要活着,并且好好的活下去。”

  陈无士此言,无异于再给此时的顾晚风当头一棒。他还沉浸在离青阳消失的身影中,可还未转过头来,陈无士居然也要如此突然的离开了。这两位师父,本该是毫无交集,可却因顾晚风有了一丝相连。世间因果很是奇妙,谁也无法参透。

  只是对于陈无士的话,顾晚风有些无法理解。在他心中,陈无士从不是自私的人才对,可为何如今却让他以自己的性命为主,甚至可以不顾一切道义廉耻。

  看出了他内心的疑惑,陈无士摇了摇头道:“风儿,你要知道,人只有活着才能有无限的希望。你称我一声先生,那我也收下了你这个弟子。作为你的师父,定然不希望你出事,更希望你能够做出一些事迹来。无论是为师如今的话,还是当初说过的话,你定要铭记于心。你可以当做是我的私心,因为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顾晚风怀着悲痛的心情,沉重的点头道:“先生的话,弟子必将永生不忘。”

  陈无士欣慰的笑道:“为师也曾登过高山,俯瞰过世间。也曾临于泰山小天下,掌控世间局势。可最后我却只喜爱站在大河边,也不钓鱼,就只是看着,你知道是为何吗?”

  顾晚风摇头道:“弟子不知。”

  陈无士说道:“自然是在看水了。为师要学习水源,来陶冶性情,修养心性。它周流世界,滋润万物,德行如君子一般。我希望你能有一天明白真正的上善若水,那并非只是那一招一式,当你真正明白之后,便不会再拘泥于招式变化之间了。为师不要求你一定要做个君子,但却希望你将来一定要有一颗君子之心,这样才不枉费你多年来养成的赤子之心,也不会枉费这半年来为师的教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