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成败皆是命

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九月二十玖 3437 2019.06.05 15:36

  青天大陆,极北和极南的交界之地,有一片天寒山脉。

  无数雪山接踵而立,绵绵长长。远远望去,其间仿佛流溢着袅袅颤音。

  从未停止的白雪更是给之套上一层神秘薄雾,朦朦胧胧,无法看清。

  其中一座山峰雪山,更是头顶苍天,似乎是撑住了这个蓝天。

  不论远观近望,这座雪山都是王者一般,气势磅礴,银光灿烂,犹如一条银色天龙横亘天际。

  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来形容此地,再合适不过。

  极北之地又称为极寒之地,寒冷的温度根本没有可以生存的空间。

  这是一个由白色铸就的世界,没有任何生机,只有淡漠的白色。

  可凡事总有例外,没有例外才是最大的例外。

  这句话是老酒鬼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如果真的没有例外,那我又是什么。

  例外嘛,总是与众不同的。哪怕不显赫,也总得是个不合群的。

  同样,所以例外总是格外的刺眼,异常的刺眼。

  乞讨要饭的乞丐堆里,一个衣着鲜丽的富贵公子。

  糜烂不堪的妓女群中,一个守身如玉的美丽女子。

  他们总是不合群的,也是被这个环境所排斥的。

  顾晚风站起神来,他穿着一袭青衫,显得异常的显眼。

  虽说这件青衫并不奢华,甚至还有点破旧,因为上面满是补丁。可毕竟是青衫,是青色,不是白色。

  他身上的青色仿佛是这个世界中除了白色以外唯一的颜色。当然,如果他的头发也是青色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只可惜,他的头发乌黑靓丽,哪怕一丝的青色都没有。就这样,十分随意的散落在背后,纹丝不动。

  白色、青色以及黑色,组成了这个世界的颜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要知道,屋内的一切早已经被冰雪覆盖。唯一例外的就是那张低矮床了,那是顾晚风每天睡觉的床。这张床和顾晚风一样,都是例外,全体上下都透着青绿色。床体是由离青木构造而成,床褥床榻都是青色,也是天地间最美的颜色。

  顾晚风很喜欢青色,就如同他很喜欢剑一样。

  同理,他很喜欢剑,就如同他很喜欢青色一样。

  但要问他更喜欢哪个,他不会回答。

  因为这是个无聊的问题。

  从窗户的缝隙看向窗外,看着那片片巨大的雪花,顾晚风的脸色平静无波,安静而又平和。

  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纷纷扬扬。随着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

  任何人面对如此场景,你问他是什么感想,他只会说一个字——冷。

  如果还要他说一个字,那才是美。

  美一定是在冷的后面,只有当人舒适了才会考虑除自身外的其他。已经冷的说不出话来了,谁还有心思去欣赏那美景。

  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谁都知道那一刻非常美,可谁又敢驻足欣赏呢?还不是转头就跑,生怕晚上一秒性命不保。

  当然,这种极冷的情况下,却有人早已经习惯,顾晚风就已经习惯。而这种美,看多了也就不美了。

  唯一可惜的是,这屋外的雪和骤降的温度再冷,都不如顾晚风的心冷。

  他知道,老酒鬼可能回不来了。

  但他却则只能站在这里,望着窗外的雪,静静的看,静静的等。

  他还记得,一天前老酒鬼站在他的身前,若无其事的跟他对话。

  还是那一身破烂衣衫,佝偻着老腰,左手拿酒壶,右手执赤剑。

  离不开酒,也离不开剑。

  这身穿着他看了整整十五年,因为顾晚风的记忆只有十五年,两岁之前他还没开始记事。

  两人站在风雪中,寒风萧瑟,冷冽孤寂。

  一人体型消瘦,像个柔弱书生。一人背脊佝偻,像个年迈老人。

  顾晚风语气平淡道:“你会死的。”

  老酒鬼笑了笑,洒然道:“这世上何人不死?”

  顾晚风问道:“你真不怕死?”

  老酒鬼咧了咧嘴道:“怕,当然怕。这世上又有何人不怕死?”

  顾晚风不解道:“那为何还一定要去?”

  老酒鬼抬头望天,片刻后道:“为了那点念想。”

  两人同时沉默,只是安静的听着寒风在耳畔呼啸。

  许久,老酒鬼说话了,语气平静无波,似乎在叙述别人的事,淡然道:“老酒鬼这次估摸着是回不来了,你小子要是真有良心,有空就给我捎点酒喝。下面没酒,也闷的慌,活不自在。”

  顾晚风苦笑道:“活不自在?活着才行。”

  老酒鬼离青阳咧着嘴露出一嘴磕磕绊绊的黄牙,脸上的褶皱更是被狠狠撕扯开来,像是一匹陈年的麻布,笑着道:“十年过去了,人生有几个十年啊。这些年,为了这一步,我挑战了无数人,但始终无法悟透这最后一层。不悟了,也不想悟了。这一次,不再为了别的,就为了我自己,为了心底的那点念想。我知道这辈子酒喝不够,剑也练不完,既然就到这了,索性不练了,不如去看看。我是真想看看,那传说中的天门究竟是何物。开成,便成了。没开成,也成了。风儿,你懂吗?”

  “我懂。”顾晚风抬起手中的剑,有些事不论成不成,都成了。

  只要迈出那一步,只需要一步,成败皆是命。

  “好小子,老酒鬼这辈子是大事没做成,小事也不想做。要说最有成就的事,还得是有你这么一个徒弟。我能教你的都教了,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你也别拦我,我这次哪怕失败,也要让某些人看一看,迈出那一步有什么可怕的。他们不来,我来!”

  说着,离青阳又灌了一口酒,豪气冲天道:“有些事,总得有人做!”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顾晚风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柄赤红色的剑,和老酒鬼的手中剑一模一样。

  他当然知道,老酒鬼已经半只脚踏入那个境界十数年,一个恐怖的境界。

  顾晚风知道自己距离那一步还有很远很远很远……但他相信,终有一天他可以。

  “给我来一口。”顾晚风从离青阳手中抢来破酒壶,仰头便喝。

  酒壶是破酒壶,但酒却是好酒。酒壶虽破旧,却也一滴不漏。

  这酒是老酒鬼自己酿的,把天山上的雪化了,加入此地独有的雪梅,以老酒鬼独特的酿酒方式,再埋它个三五年,最后出来的雪梅酒味道可谓极佳。

  酿酒配方是怎么来的,老酒鬼只说是家传的。但说不定,是以前从某家某户里顺来的,不过顾晚风可是把他这酿酒秘方给套到手了。

  喝下一口,一股醇馥幽郁、浓厚香韵的味道,似有一股炽热划过胸腔,又有一股冰凉透过心脏。

  顾晚风跟着老酒鬼喝了这么多年的酒,早就爱上了这个味道。

  “我走了。”离青阳挥挥手,转身离去:“多酿点雪梅酒等我,说不定还能回来。”

  顾晚风看着他的背影,那佝偻的腰不再佝偻,而是越来越直,越来越直……

  直到消失在视野的最后一秒,已然成为了一柄冲天的剑。

  那是一柄精气神凝聚的虚剑,但当虚剑化实的那一刻,他便成功了。这是天下所有练武之人共同去追求的境界,一步天涯一步深渊。

  顾晚风叹了口气,这次老酒鬼真是孤注一掷了,连破酒壶都留下了。虽说这一次是老酒鬼是去追求剑道,但如果老酒鬼真的回不来,自己说什么也要有点作为。

  这个江湖有些人,有些事,他虽没亲身经历,但却身同感受,因为那是老酒鬼说给他听的。

  可惜自己剑法还不够,而且山上只能再待一年了,因为山上仅有一年的存粮了。

  顾晚风不怕等,他很有耐心,非常有耐心,这是他这么多年最骄傲的事情了。

  哪怕是老酒鬼在这方面,也不得不佩服他。有耐心的人很恐怖,因为他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些事得有人去做,有些人也得有人去杀。老酒鬼想做却没做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做。

  自己没杀过人,真不知道杀人的时候,自己能不能下的了手。万一,下不了手又该怎么办……

  救人剑还是杀人剑,老酒鬼摸索了一辈子也没搞懂。

  屋外的风越刮越大,越大越刮。

  顾晚风脸色如同一汪枯井,没有丝毫变化,似乎他的表情就不会有变化。

  他当然不是这样,只是心情不好,自然笑不出来。但要让他哭,他却也哭不出来,只能是这样面无表情。

  推开紧闭的木门,一股狂风从外席卷而来,伴随的还有密集的雪花。如此狂暴的风,依旧没能让他的脸色发生丝毫变化,唯独他的右手紧握了一下。

  他的右手一直握着剑,一柄藏在剑鞘里的剑。只不过这柄剑似乎有些年头,又或者是被人遗弃了很久的旧物。

  因为不论是剑柄还是剑鞘,早已生满了锈迹。而剑身则是藏在剑鞘中,无法参透。

  哪怕如此锈迹斑斑,他也是从不离身。

  来到屋外,便是一圈栅栏,他所居住地方不过是一间破旧茅屋,在狂风的侵袭下苦苦支撑。

  这间茅屋早就被风雪覆盖,就如同一间冰雪造就的房间。不过看似脆弱的茅屋,顾晚风却从不担心茅屋会被吹倒,因为这里是老酒鬼亲自搭建的。

  老酒鬼是什么人顾晚风从来不知道,但他只知道,他是自己的师父,他叫离青阳。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便是自己的父亲了。

  雪越来越大,密集的大雪中只有一道孤立的身影,背脊直挺,如同雪中苍松,挺拔矗立。

  当这些雪花落在青衣上时,却丝毫没有停留在其上的意思,而是悄然滑落,坠落地面。

  在雪地中站立许久的顾晚风,身上依旧干净一片,没有丝毫雪花。

  顾晚风抬头望向天空,这时终于能够看见他的眼睛。

  这是一双如剑般锋利的眼睛,若与之对视甚至能感受到剑意的刺痛。

  只要看到这双眼睛的人,就知道他一定是一个剑客,而且是一个不凡的剑客。

  不过今天,这双眼睛似乎产生了些波澜,不再只是有剑的锋利,而是多出了一些其他。

  失落,遗憾,自责——以及一丝期待。

  (第一卷相对平淡,各位看官莫着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