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幻之盛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另类结局(改

幻之盛唐 猫疲 2444 2004.02.11 22:29

    第三章、另类结局

  拣来的这个小丫头是个公主却是我没想到,当初带了一群部下象撵兔子一样,把零散的乱兵赶的到处跑,冷不防被一个草从中窜出来柔软的的小东西给缠住大腿,实在下了一大跳。却是个灰头土脸的小丫头,泪痕上还粘着土粒,小衣裳挂的一条条的,叫人好生怜惜,哀哀戚戚的叫了一声“哥哥,救我”。

  兵变一起,还好心惊胆战她机灵钻在草里躲过好几伙乱军,结果整天死缠着她的的杨喧就因为跑来不及在她面前被杀红眼的乱军活活刺死,“阿爹,我好痛,我不想死啊” 杨喧垂死的掺呼尤在耳边。若不是本以死透的杨喧,血泪横流的爬起,奔了几步又被追砍成肉泥的耽搁,怕也难得幸免的。只是惊骇的六神无主,只敢躲了一角低泣。

  好不容易钻出来撞上了一队看起来不那么凶神恶煞的,本能抱住一个看起来最有无害安全感的人,却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人那时露出的最最温柔的笑容“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了人”然后她一头栽在他肩上嚎淘大哭起来。那一瞬间他二十一岁,她十二岁。

  这也是公主,我案自郁闷中,我带了这一班人亲自上阵,我不是没有想过英雄救美什么,救个的公主成就一段佳话。可救了个看起来还要十几年才能有结果的小丫头,着实失望的很。不过聊胜于无就是了,老鼠虽小总也是肉,不知道能换得多少好处。“没事了,没事了”我努力挤出金鱼佬骗小女孩的笑脸唧唧呱呱的摸着脑袋安慰下来,又取了干脯份子,哄喂的她不再惊惶,把头埋在我怀里抽泣着。

  周围的喧闹慢慢稀疏了下来,还有灰头土脸的乱兵拔除了衣甲陆续被押送出去,事情看来差不多了,我抱着小丫头,带了一群抗猪带羊的军官,赶紧靖见皇帝去了,顺便也见见我想象中的那位。

  才到行宫就感到一股悲呛的气氛,还有隐隐饮泣嚎哭声,小丫头似乎感到什么跳下来像兔子飞似的窜进去,然后里面惊呼尖叫哭成一片,我们的进来又让里面的惊呼尖叫乱成一片,可以看到许多太监模样的人吓的到处乱跑一边还喊“乱军冲进来拉”又有摔倒抱头的,哭喊慌乱成一片。

  此时临时行宫林外远处的空地却是人山人海,先前被打的到处跑的文武百官也夹挤在饿了好几天的士兵中争抢饭食的场景巍为壮观,什么朝廷礼数,官家体面都丢到一边去了,衣冠绶带也扯的挤的七零八落,可是哪抢的过身强力壮的士兵,还好事先交代了往锅里添水熬成薄粥,避免了这些饿昏头的人饥不择食,没有节制的撑死,显然全军的炊具都出来煮还不够用,还有等不及的就干脆领了粮食用自己头盔盾牌之类的家伙另煮去了,更可笑的是有人把庙里的香炉也给抄出来。

  于是另一项奇景诞生了--草地上几千只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锅”摆开阵形,炊烟滚滚好不壮观,还好留守的副将韦韬尊照吩咐,留出几大锅粥才让那些挤不动抢不到的王公大臣勉强裹腹一番。

  当我看见这群女人后,第一个想法就是暴蔹天物啊,要么那些天杀的古代文人雅士的审美观出了问题,要么就是古人画技太糟糕了,不然流传后世的仕女图怎么把一个个风华绝代的绝色佳人硬是给画成所谓的头尖足小臀大腰粗身的所谓梭子型富态美人。

  特别是攀在那个的老皇帝肩上的依稀隐有泪迹非常有韵味存在,尽管风尘仆仆,衣裙素简,浅袖明黄绣衫沾上不少尘土,身上的珠环缀饰也断的断掉的掉的差不多,但美人就是美人,无论是岁月还是风尘,也却难掩却那冠绝后宫三千佳丽的绝世容姿,眉如春山,巧盼巧兮,丰润无暇、你一切可以想象到的最好的形容词,动人心魄的让人无法呼吸的美,绝对是那种让男人一见忍不住拼命打破头也抢到手,深藏起来,用一辈子看也看不够,嘶守不够,宁愿奉上一切最好的东西换取她一个笑容的女人中的女人,什么叫做倾国倾城,一个轻微的表情就让人热血沸腾赴汤蹈火或失魂落魄的极品尤物,才知道为什么号称开元盛世的玄宗皇帝会死心塌地的恋其一生。

  胜景当前,不禁想起后人评述的种种,他们的之间毫无疑问是难得的患难真情的,又极为难得的有共同对音律的爱好,本来可以成为一段佳话,的只不过但是这种故事发生在帝王家就变成了最大悲剧,甚至是以整个天下兴亡做为代价,何况纠缠的是天下第一人哪。

  自古越伟大的皇帝也是往往越是最无情的人,当感情延伸到对国家的政治决断上,就变成了一种灾难。

  历史中感情丰富的君王好象都是没有什么好结果,不是昏君就是亡国之君(如南唐后主李缢和小周后)。纵然唐明皇年轻天纵奇才英武盖世,文治武功创造一代盛世,到老来也难逃为情丝纠缠,疯狂的爱上自己的儿媳,“春xiao帐暖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进而就这样断送了一代盛世江山。。。。

  还有现在正是夏末,那些薄薄的春袖外面的浅露出来象明玉一样的部分,更引人浮想联翩那浸润在温滑清澈的水泉中的那番风情形。。。。的不由让不由我直楞楞盯了半天,正在胡思乱想的当儿,感觉有人使劲拉我的手指,原来是小丫头洗梳换了件湖黄裙衫,腰束的细细的,在脑后挽了两对小小的双环芫又是另一番韵味,两只大大的眼睛正扑哒扑哒瞪着,似乎对我死瞪着的表情很不高兴的样子。

  “咦你流血拉”我才注意到自己鼻子酸酸,热热,居然让我YY的流鼻血啦,真是失态,还好皇帝现在胃口正好,没空注意,而杨太真似乎对初次见到她而失态见的多了,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却也不以为意,浅浅一笑,却也让人顿时如沐春风,不可避免的感到揣着个小兔儿似心跳蹦哒过速,乖乖好厉害。

  此时,外面又是另一番情景,千军万马煮食吃变成了千军万马如厕去,这些天来只进少的可怜水煮麦皮豆梗只类,吞的太猛,可怜的肠胃一沾荤腥不来稀才怪。最惨的还是那些王公大臣和他们的眷属跑的没军兵快,风水宝地都让人给占了,只好舍近求远,好不容易找片林子,却是蹲满熟人,实在急不可耐了,也只有把那些仪态行止规矩都扔到爪哇去了,用衣围住,连面目都省的掩,权做相互不知,就地解决。还有来不及的找就一泻千里的,只好半途折返偷偷溜往河边去。一时间树林草丛间扑哧不断,臭屁如雷,硬是将好好的一大片地面弄的流浆满地,臭不可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