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幻之盛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逆流”?“顺流”(改)

幻之盛唐 猫疲 2704 2004.02.11 22:28

    第二章 “逆流”?“顺流”

  计定马嵬变 原为一只猪

  “不会把”我深感到事态严重,赶紧让人给这韦见素包扎。

  本来这批粮草牛羊自当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我很及时下令就地杀羊造饭,饱餐了一顿的士兵喜笑颜开中气十足,倒是很快就在一处小坡赶上了大队人马踪迹,却发现外围居然一个警哨也没有,临时各营驻地也静悄悄门可罗雀,正感奇怪,却也不感懈怠。交代部队留下小心戒备,忽然听到里头却隐隐喊骂喧天乱轰轰的,赶紧带了几名军士过去,却撞见一群士兵骂骂咧咧的追打一个紫衣的文官,有人认出道是本朝之副相,中书省右扑射韦见素韦老大人,方寻思这副相也是颇大的官也,怎么落到这德行,又有人凑上说起此人官声还不错,好象还是留在后队的那位副将韦韬的家中尊上。

  这才赶紧让部下驱拿救了下来,一问那被打的头破血留的韦见素,方晓得知军种逢有大变,杨氏一族已被杀的差不多了。现在士兵不是去围攻行宫,就是到处诛杀与杨氏有关王公大臣。

  “不会把,居然遇上了著名的马嵬之变”我大吃一惊,一时间竟是热血冲头,竟然能够撞上这著名的历史大事件。心潮澎湃之下,再详问韦见素原因,才知道那位大名鼎鼎的大奸臣杨国忠的死因居然是源自一只猪。

  原来几天连续逃亡,士兵已劳累不堪,又正值七月,天气炎热,将士沸怨,不愿前行,侍从搜罗附近的所有村庄,才找到少许食物和仅有一只猪,正好有吐番使节来,自然拿来招待,但那个杨家的厨子处置不当,被饥肠漉漉军士给抢了,杨家卫士杀了几名士兵才夺回来,又引起其他士兵愤慨,当杨国忠和外国使节吃的满嘴流油才出来制止,结果引起士兵的更大愤怒,众军之中,不知谁说了一句“杨国忠与吐番谋反”,再加有心人从中煽动,长久的积怨一暴发出来,一拥而上就把他剁成几块用枪挑了示众。冲动止下的士兵自知必死,索性一做二不休,当场连韩国夫人和其子杨喧被射成刺猬,又煽动更多的人四下扑杀杨国忠族人和朋党来,几位带兵大将也弹压不住,而底下一般军将对杨氏早就颇有不满,根本阳奉阴违的不愿制止,导致兵变失去控制,演变成全军暴乱,连御史大夫魏方这样比较有正名的臣子试图制止,也被暴怒怒的军士乱刀砍死,连其他的王公大臣也受到池鱼之灾。

  倒是韦见素不顾脑袋还在渗血拉住我袖子,声泪具下道,“梁将军请发兵救驾呀”,然后一股脑栽到地上,看在是我那位副将老爹的分上,嘱咐好生看护后。就赶紧带了群亲信的军校赶进去,却四下一片狼藉,到处是追打拖曳的喊骂和惊呼声,驱散了几股乱兵后,到了临时行在的驿所,结果发现临时行宫外以被成千上万气势汹汹的军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根本进不去,不时爆发出呼喝震天,本来象征天子威仪的旌旗帏仗华盖车驾倒了一地,满地任人践踏。场面极是混乱

  不由得我苦笑起来,看这规模人数,好是一番权衡踌躇,不得不承认我这点人根本不够看,凭我的资历更不如那些领军大将,而调来部队镇压这些乱兵,势必造成死伤无数,也未必有胜算,

  却又心潮澎湃思绪滚滚,没想到真是中了大奖,如果。。。也许发达的机会也在眼前了,难以言语的激动禁不住心中的兴奋,想到可以见到历史传说中的绝代人物,古代四大美女饿,我就忍不住想咧嘴呵呵大笑了起来。

  周边众人不由大惊,俱想坏了,莫不是这位大人帝驾蒙难忧急过度得了失心疯,这可如何是好,正在面面相揆间。又是一阵轰天震想的叫喝声,打断了我的浮想联翩 “大人吾等当如何是好”,却发觉他们眼色惊异的具望着我,显然也对当前的情形不知所措。

  我突然灵机一闪当下终于有了决断,率众赶还军中,下令旗号官摆开阵势将敌军来犯的号角擂鼓弄的震天做响,又让士兵将活羊支起连皮毛一起猛火烤的油滚滚的,连同找来所有大锅用猛火炒的新鲜的大麦、鲜豆焦糊糊滚烟的,让滚滚浓烈香气随风四溢,顺势飘散到那些乱军头上去。

  许多乱兵听到警号,还是习惯性的赶忙回防,于那些正在兴头上的交错冲撞在一起,顿时混乱起来,又闻到食物飘香更是觉得饥渴难耐,多日空腹一下子爆发出来,更始丢下兵器甲仗,头也不回,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狂奔而去。

  我分兵两部一部看守分派食物,一部分派做数十队四出恢复秩序,自己也亲自带了一队士兵,连杀了十几名乘机企图强暴女眷的家伙,又连打带砍驱散许多伙乱跑乱蹿还不肯放手的乱兵,而食物的香味也缓解许多人狂乱紧张的情绪,被吸引了许多过去,总算逐渐控制了局势。

  而另一个地方,行宫内,历史中的那位大名鼎鼎的唐明皇却似老了许多,与杨太真相拥而泣,沉浸在一片生离死别惨淡中,缄默不语却哆哆嗦嗦的用筋骨毕凸的手,轻抚同样不再年轻却风华依旧爱人的秀发,还是下了那个痛苦的决定,看完玉人为自己最后的一舞后,相互搀扶来到马道口北墙,轻轻转身掩面,对那伴随多年低首哽咽不成声的高力士,默默的挥下那极是沉重的手,由高力士强忍泪,唤来身后两名身强力壮的小宦人牵了一条素绢缓缓而上,那杨太真声嘶泪竭,已哭不出来,唯断断续续轻泣“请。。。。。上保。。。重!妾确有负。。。。国恩,死也无。。。。。恨了!只求。。。让妾死。。。。。在佛前。。”

  明皇黯然,本已是枯竭的泪腺又滚热起来,却还是不敢回头,仅轻叹“愿卿。。。善地投生”这话毕,却似是耗尽了他全身的气力。

  遂由高力士领至佛堂前梨树下,忽然听到外头金鼓大作,将士骚动,还道乱军鼓躁,大惊失色却不知,此时行宫外发生戏剧性的一幕,刚才还群情激昂的成千上万士兵,发生了骚动开始散去,然后忽然有人闻到肉香肚子“咕”了一声,然后是无数个肚子齐刷刷的腹鸣如雷,相视苦笑很有默契的象潮水一样轰然退的干干尽尽,只剩下几个声嘶力竭劝的口干舌燥收效甚微的文武官员,跟傻子一般还在那里面面相暌。半响才明白发生什么事却松了口气,几个文官体弱的已是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地上却是累的不想起来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白绫,杨太真心中倒是没有多少波澜了,对那个兄长的死,她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听到自己那些姐妹的死讯,也未太多悲伤的感觉,自己得到上天的眷顾已经足够多了,当那位至尊愿意用携带的所有宫中珍宝获取自己的一条性命的请求再次被那些烦躁不安的臣子们拒绝之后,她就对自己的命运早有了心理准备。

  心若死水踏上春凳,在两个年轻力壮的内侍扶持下,挽上梨树的素缄已套上玉颈,正待收紧,忽然一个小小的人影飞窜进来,泪汪汪的大喊一声“皇娘娘,不要死啊。”一把紧紧抱住她哭的跟泪人似的,众人惊呼“殿下”,竟是失踪的月月,大家总道她还在外头乱军中生死莫策,好生担心却无能为力。也顾不上什么一把抱这却也是痛哭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